美国那点事|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纽带断裂,都怪奥巴马医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修木

2017-08-03 14: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28日是七月的最后一个周五,华盛顿有两大新闻:其一是共和党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以失败告终。其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巴斯辞职。虽说前一件发生在国会,后一桩发生在白宫,二者之间却有相当的关联,道出美国体制之下党派斗争的无奈,也显示特朗普的施政前景难关重重。
去年11月9日大选结果开出后,站在讲台前的普利巴斯与特朗普弹冠相庆的快乐时刻。
普利巴斯是连接白宫和国会的纽带
去年的总统选举,特朗普原本不是共和党建制派想要的人选,却出人预料拿下提名。国会的共和党领袖垂头丧气,觉得大选不用玩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普利巴斯却得硬着头皮陪特朗普玩下去。毕竟,全委会是选举机器,初选由它组织,筹款由它牵头,推出的候选人也理应由它协助。不管对特朗普多么不喜欢,普利巴斯于情于理都得为他帮忙。至于说帮到什么程度,又是另一回事。去年十月曝光特朗普讲下流话的录影带,选战进入最为困难的时期,共和党几乎无人出来替他说话,而据说普利巴斯私下给特朗普的建议也是请他考虑退选[1]。
大选结果又一次出人预料,特朗普竟然战胜希拉里,共和党建制派喜出望外,态度也随之大转弯。从2014年起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多数,可是国会的议案送到白宫却总是被奥巴马否决。2016年是共和党的幸运年,参众两院的多数都得以维持,特朗普又拿下白宫,共和党难得有一次全面施政的机会。
因此选后双方惺惺相惜,国会对特朗普很友好,特朗普也不计前嫌,请建制派人物入阁,普利巴斯更是当上白宫办公厅主任,位居行政当局的枢纽,负责白宫的日常运作,制定总统的日程安排,也负责总统与国会之间的协调。普利巴斯是建制派大员,在国会共和党领袖之中人脉丰厚,正好成为连结白宫与国会的纽带。上台后的特朗普雄心勃勃,要凭借共和党在国会的多数,打破华盛顿的党派僵持。双方合力推动的首要项目,是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
差劲的美国医卫制度
在发达国家之中,美国的医疗卫生制度很特别。二战之后,一般西方国家将医卫当作国民应该享受的基本权利,有的以政府强力监管医卫与保险(例如法国、德国),有的干脆直接以税收支持医卫体系(例如英国、加拿大)。美国却高举自由经济的大旗,拒绝“社会主义”,将医卫交给市场,保险与医院都以盈利为目的,形成一套极不合理的制度。
从费用来说[2],美国每年的医卫支出占GDP的比例高达17.2%,相比之下加拿大是10.4%,法国11.0%,英国只有9.7%。美国的医卫费用增速也比别人快,已成为严重的财政与经济负担。而花下这么多钱之后,美国的人均寿命,婴儿死亡率等等公共卫生指数在发达国家之中吊在尾部。最糟的是许多中下层民众买不起保险[3],2010年无医保人员占总人口的20%(约六千万人),奥巴马医改实行之后到2016年也还有8.8%。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政府有意改革医卫,却遇到巨大阻力:医卫是福利,加起来容易砍起来难;它涉及保险、医院、制药公司、医生护士,内中利益复杂。
2010年3月23日,奥巴马在民主党议员喜气洋洋的围观下,签署国会通过的医改法案。
2008年,民主党在大选中大获全胜,也是全面控制白宫与国会。看准机会的奥巴马,下大气力推动医改。他知道控制医卫成本会伤害既得利益,很难成功,只将精力放在一头:政府补贴低收入人士购买医保,扩大覆盖范围,所需经费则来自税收与规管的加强。医卫行业欢迎政府更多投入,受益的下层民众多半是民主党支持者,这样一来奥巴马至少赢得民主党议员的一致支持。共和党不难看出方案背后的政治算计,虽然很是不满,作为国会少数却无法阻拦。医改终于在2010年通过。
民主党为医改付出惨重代价
只顾一头的改革却引起社会分化。美国的中产人士大多从受雇公司获得医保,受影响不大。但是中产之中还有自由职业、小本生意人等等,需要自行购买医保。医改给下层的补贴他们得不到,保费快速上涨政府又不管,而为了扩大投保基数,医改还进一步规定不买保险者要受罚[4]。有人觉得医改照顾的是下层,牺牲的却是中产。更有人上纲上线,声称医保是个人选择,质疑政府违宪侵犯个人自由。那年夏天,民主党议员回到选区与选民会面的时候,总是碰到反对医改的人士举牌闹场喊口号,情绪激昂。
举牌抗议奥巴马医改的民众。
理论上说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实际上往往受制于情绪激昂的少数。虽然美国有两党竞争,竞选口号很是空洞,民众对政治兴趣不大,也懒得出去投票。通常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也就勉强过半,国会中期选举的投票率则难以达到40%。只要有几个百分点的选民被鼓动起来,倒向一方就足以决定胜负。2010年的中期选举正是如此,反对医改的民众算不上多数,却带着义愤填膺的情绪,踊跃投票惩罚民主党。年初医改通过,年底民主党就在选举中惨败,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华盛顿又回归党派对立的僵局。
奥巴马医改从此成为共和党的竞选招牌,每次选举都要高喊废除。2014年共和党又夺得参议院的多数。其后,参众两院都通过废除医改的议案,送到奥巴马的桌上,就是要让他否决一回,激起反医改人士的怨气。党派对立情绪激化之后,共和党处处与奥巴马为难,设下重重障碍。别说什么治国大策,就连政府最基本的职能,每年通过一本财政预算都要顶牛到政府关门甚至破产的边缘。奥巴马为医改付出沉重代价,八年任期只在前两年能做事,其后六年基本是空转。
共和党将政治当儿戏
今年共和党全面执政,终于有机会实现废除医改的许诺。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结盟,拿下这项政绩大有希望。没想到,推行医改难,废除医改也不容易。不少民众已经尝到有医保照顾的好处,废除医改之说马上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于是时光倒转,这一次轮到共和党议员回选区的时候,要面对支持医改民众的愤怒抗议。
废医改本身也是对医卫制度的大改变,从哪里下手,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同样有许多棘手的难题。前些年共和党不必担心细节,反正议案送到白宫,奥巴马肯定会否决。这一次却断不能如此粗放,因为特朗普肯定会签署。可是细节讨论起来,共和党内各派之间根本谈不拢。想起民主党的前车之鉴,共和党议员心有余悸。五月初众议院吵成一团,最后只以四票的微弱多数通过,有二十位共和党众议员投下反对票[5]。七月份轮到参议院讨论,共和党高层拿不出像样的议案,最后推出一个先废掉再说的“精简方案”,结果以一票之差败北。喊了七年废医改,共和党原来是喊着玩的。
这就是美国政治的无奈现实。以医改来说,美国不是没有经济资源、技术设施、统计数据,也不是没有管理人才,却就是无法通过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国计民生抵不住党派斗争,国会与白宫不对板,共和党与民主党针锋相对,同一政党内部也难以妥协。政客只顾自己的政治利益,口水满天飞。二十多年下来两党数次轮替,都是一个样,闹到最后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也不知道谁该为此负责。去年大选时不少人将选票投给特朗普,正是出于对两党建制派的无奈与反感。
陷在政治泥潭里的特朗普
新总统的头半年本是推动新政的最佳时期,总统挟着胜选的余威,对本党议员更有说服力。只是废医改第一鼓就没有敲响,许多共和党议员显然对特朗普不买账。废医改是党内多年的共同诉求,就已经这么难缠。以后审预算,改税制,议员们各有各的盘算,更不会把特朗普放在眼中。
在风雨中辞职走人的白宫办公厅主任普利巴斯。
普利巴斯原本是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结盟的纽带,结盟没有起到预期效果,纽带显然效用不大。过去几个月有许多关于他位置难保的传言,有的说他与总统关系不够铁,有的说白宫内部山头太多,有的说他的管理风格不够强势。但是他的辞职在参议院投票后的当天宣布,显示的是总统对共和党建制派的失望。特朗普有几分生意人的风格,拿不出结果你就给我走人。
只是,政治不同于生意。生意场上合不来可以另找伙伴,不赚钱的生意可以不做。政坛上合不来,却无法拉倒走人。进入秋季国会开始审预算,又得找共和党议员帮忙。国会正在调查所谓“通俄门”,松紧也掌握在共和党议员手中。就连医改都无法就此拉倒。奥巴马的医改还要政府往里贴钱,肯定又会引起争议。如果不贴钱导致其瘫痪,为此负责任的不会是奥巴马,而是特朗普与掌握国会多数的共和党。常有人说华盛顿是泥潭,特朗普上台时还号称要清污。不过,他很快就要体会到身陷泥潭难以自拨是什么感觉。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资料:
[1] P. Baker and M. Haberman, “Reince Priebus Is Ousted Amid Stormy Days for White House”, The New York Times, July 28, 2017.
[2] OECD Health Statistics 2017 
[3] M.E. Martinez et al, “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Estimates From the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 January–September 2016”,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4] T. Luhby, “Is Obamacare really affordable? Not for the middle class”, CNN Money, Nov. 4, 2016.
[5] T. Golshan, “It’s official: House Republicans passed a bill to repeal and replace Obamacare”, Vox, May 4, 2017.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特朗普,奥巴马医改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