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五行占:古时的瘟疫

俞晓群

2017-08-18 20: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班固《汉书·五行志》“皇之不极”中,有一项“时则有下人伐上之疴”,但所言为“君乱且弱,人之所叛,天之所去,不有明王之诛,则有篡弑之祸,故有下人伐上之疴。”而非“疫病”。
《后汉书》论说“皇之不极”,在目录中列出射妖、龙蛇孽、马祸、人疴、人化、死复生、疫、投蜺,其中有“疫”一项。文中简略记载“大疫”,事件,其后有精彩“注释”:
其一,安帝元初六年夏四月,会稽大疫。
注释:《公羊传》曰:“大灾者何?大瘠也。大瘠者何?大㾐也。”何休曰:“民疾疫也,邪乱之气所生。”《古今注》曰:“光武建武十三年,扬徐部大疾疫,会稽江左甚。”案传,钟离意为督邮,建武十四年会稽大疫。案此则频岁也。《古今注》曰:“二十六年,郡国七大疫。”
其二,延光四年冬,京都大疫。
注释:张衡明年上封事:“臣窃见京师为害兼所及,民多病死,死有灭户。人人恐惧,朝廷燋心,以为至忧。臣官在于考变禳灾,思任防救,未知所由,夙夜征营。臣闻国之大事在祀,祀莫大于郊天奉祖。方今道路流言,佥(qian一声)曰‘孝安皇帝南巡路崩,从驾左右行慝(te四声)之臣欲徵(zhi三声)诸国王子,故不发丧,衣车还宫,伪遣大臣,并祷请命’。臣处外官,不知其审,然尊灵见罔,岂能无怨!且凡大祀小有不蠲(juan一声),尤为遣讁,况以大秽,用礼郊庙?孔子曰:‘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天地明察,降祸见灾,乃其理也。又闲者,有司正以冬至之后,奏开恭陵神道。陛下至孝,不忍距逆,或发冢移尸。《月令》:‘仲冬土事无作,慎无发盖,及起大众,以固而闭。地气上泄,是谓发天地之房,诸蛰则死,民必疾疫,又随以丧。’厲气未息,恐其殆此二年事,欲使知过改悔。《五行传》曰:‘六沴作见,若时共御,帝用不差,神则不怒,五福乃降,用章于下。’臣愚以为可使公卿处议,所以陈术改过,取媚神祗,自求多福也。”
其三,桓帝元嘉元年正月,京都大疫。二月,九江、庐江大疫。延熹四年正月,大疫。
注释:《太公六韬》曰:“人主好重赋役,大宫室,多台遊,则民多病温也。”
其四,灵帝建宁四年三月,大疫。熹平二年正月,大疫。光和二年春,大疫。五年二月,大疫。中平二年正月,大疫。献帝建安二十二年,大疫。
注释:魏文帝书与吴质曰:“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魏陈思王常说疫气云:“家家有强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举族而丧者。”
以后诸史《五行志》均有“瘟疫”简略记载,择几段为例:
其一,《新唐书》:永淳元年冬,大疫,两京死者相枕于路。占曰:“国将有恤,则邪乱之气先被于民,故疫。”
其二,《宋史》:(一)淳化五年六月,京师疫,遣太医和药救之。(二)建炎元年三月,金人围汴京,城中疫死者几半。(三)绍兴元年六月,浙西大疫,平江府以北,流尸无算。秋冬,绍兴府连年大疫,官募人能服粥药之劳者,活及百人者度为僧。(四)绍兴二十六年夏,行都又疫,高宗出柴胡制药,活者甚众。(五)隆兴二年冬,淮甸流民二三十万避乱江南,结草舍遍山谷,暴露冻馁,疫死者半,仅有还者亦死。是岁,浙之饥民疫者尤众。(六)嘉定元年夏,淮甸大疫,官募掩骼及二百人者度为僧。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阴阳五行,瘟疫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