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一残疾小伙被出租车撞倒,司机谎称送医开至郊外对其殴打

何少梅/长春晚报

2017-08-02 17:37

字号
原本准备去购物,不料横穿马路时被一辆出租车撞伤,肇事司机一把将其拽上车,说是要去医院,却将车开往偏僻的郊外。1日,市民王晨提起自己的遭遇气愤不已:“希望警方尽早抓住这名司机,让他为自己的恶劣行径负责。”
王晨的残疾人证。 本文图均为 长春晚报 图
说送伤者去医院车却往郊外开
昨日9时许,记者来到王晨家中时,他正躺在床上养伤,他的胸部、双膝、双肘和下巴不同程度受伤。
王晨今年19岁,家住一匡街附近,十几年前,王晨被查出患有癫痫症,需要长期服药治疗。王晨平时与父亲、奶奶共同居住。父亲上班时,年过七旬的奶奶便在家照顾王晨。最近两年,王晨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在医生的鼓励下,他已经可以独自出门、做事。
7月30日11时50分许,王晨独自一人乘坐11路公交车到长白路下车,打算去东三条附近买东西。“我下车的地点不是斑马线,但是很多行人都在此横穿马路,我也跟随人流由北至南过马路。”王晨回忆,当其走到一半时,一辆沿着长白路由西向东行驶的出租车疾驰而来,“我看他车速那么快,就没敢强行过去,站在路边想让其先通过,没想到车直接朝我冲过来,我躲了一下没躲开,被撞到前胸位置后趴到了地上。”
正当王晨觉得头晕目眩时,该出租车司机下车走过来说:“走,我带你去医院。”还没等王晨答应,该司机已经打开后车门,将双腿失去知觉的王晨硬拖到了车后座上。
“去吉大一院检查一下吧。”王晨提议。可是该司机并未答话,沿着长白路行至东广场附近时,却驾车朝铁北方向开去。
王晨从小在长春长大,对市内的街路比较熟悉,他看到司机朝吉大一院的反方向行驶后提出异议。该司机却以“我回家取点钱,再带你去医院。”“我家在德惠米沙子”等理由继续朝北郊开去。
“他将车开到了快速路上,离市区越来越远。”王晨意识到不对劲,立即给父亲王长伟打去电话说明自己被撞伤一事,并通过微信将自己的位置一一发给父亲。
趁肇事司机不备,小伙拍下信息牌,经查询此车为套牌车辆。
踢伤者、抢手机、换牌照后逃离
王长伟看到儿子发来的定位位置越来越偏僻,曾经在北湖附近工作的他发现,该车已经离开了居民密集居住区,往乡下驶去。
“儿子,别慌,你现在马上将手机调至静音模式,拍下副驾驶前方的服务监督卡内容发给我,然后立即报警,让他停车。”王长伟一边在电话里叮嘱,一边报警并赶往儿子的定位区域。
“马上停车。”王晨先后4次提出停车要求,可是该司机却置若罔闻,依旧加快车速继续向前行驶。
此时距离王晨从被强拉上车已经过去约一个小时的时间,该司机在一处出口驶出快速路,朝一条偏僻的路开去,周围的建筑物和车越来越少。
“快停车,你再不停车我就报警了。”王晨再次提出抗议。
该司机闻听此言后似乎有所顾虑,约二十分钟后将车停靠在路边,打开右车门后一脚朝王晨的腹部踹去,又将其一把拽下车,嘴里恶狠狠地骂着脏话:“看我不整死你……”
见王晨跌坐到地上后,该司机又抬脚踢过来,并伸手来抢王晨的手机。
“当时我的双腿剧痛,一呼吸胸口也疼痛难忍,但是看到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知道不反抗肯定会有危险。”王晨忍住剧痛站了起来,一把将该司机手里的手机夺了回来。
王晨身高约1.8米,比该司机高出约半个头,可能是身高优势震慑住了施暴的司机,他没有再来抢手机,而是做了一个令王晨十分意外的举动。
“他背对着我,走向他的车后方,用双手将车牌翻到背面,车牌号便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号码了。”王晨说,在此期间,该司机嘴里仍然不停地辱骂、恐吓自己,直至开车离开现场。
肇事出租车疑为套牌黑车
事发后,警方和王长伟先后赶到现场。“那个地方特别偏僻,既没有建筑物,也没有人和车经过。”王长伟看到儿子伤势不重,一颗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他和朋友立即带着王晨到医院检查。
王晨在该出租车上拍下来的服务监督卡上显示:该司机名叫刘岩;车牌号为:吉AZ5220,车型为捷达;单位为:金达洲的士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办理日期为:2017年6月19日等内容。
“这张服务监督卡上的照片与撞我的那个司机是同一个人。”王晨说,该司机下车翻过车牌照之前的车牌号码与该服务卡相符,翻车牌照后的车牌号码他只记住了吉AZ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