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夫曼的芭蕾《罗丹》《安娜·卡列尼娜》将来上海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8-03 14: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安娜·卡列尼娜》剧照
俄罗斯芭蕾名团辈出,芭蕾明星更是不胜枚举,但真正具有革新精神的编舞大师并不多,鲍里斯·艾夫曼是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
他一手创办的艾夫曼芭蕾舞团,被认为达到了俄罗斯当代芭蕾的新高度;他善于从世界文学名著汲取情节要素,雕饰出情感炽烈的人物;他的舞蹈极重戏剧冲突,坚信舞台上如果“架”吵得不够凶、不够逼真,观众将难以全身心投入……
9月7日-9日,艾夫曼芭蕾舞团将携两部重磅舞剧《罗丹》《安娜·卡列尼娜》访沪,为上海东方艺术中心2017/18演出季揭幕。
《安娜·卡列尼娜》剧照
“哲学型”编舞家
现年71岁的艾夫曼出生于西伯利亚。虽然父母的职业跟艺术沾不上边,但从小,艾夫曼便有用身体表达情感的本能。13岁还在舞蹈学校时,他已开始编舞。
编舞对艾夫曼来说不仅是职业,更像他存在的意义,以及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如果不能用肢体表达我的情感,我不知道我的情感将如何释放。”
1972年,艾夫曼从列宁格勒音乐学院编舞系毕业,5年后创建了艾夫曼芭蕾舞团。
舞团成立以来,只排演艾夫曼的原创当代芭蕾,诸如《柴科夫斯基》《红色吉赛尔》《安魂曲》,甚少排演《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等传统剧目。
将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艾夫曼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理念。在外人看来,艾夫曼是一位“哲学型”编舞家,他关注现代社会问题,热衷探讨人性本质,习惯以“心理芭蕾”定义自己的编舞风格。舞蹈对他来说,不只是身体上的拓展,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
《安娜·卡列尼娜》剧照
重塑安娜的破碎灵魂
艾夫曼擅长从文学大师的著作中汲取灵感,他的不少作品都是基于文学作品改编,俄罗斯文学尤其有吸引力。
俄罗斯文学的精髓在于揭示人性本质,艾夫曼的创作也一直围绕人性展开,二者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
《安娜·卡列尼娜》在艾夫曼心里占了特殊位置。在这部小说里,托尔斯泰不但探讨了哲学和道德问题,也剖析了女人在情感上依赖男人的心理本质。
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她是贵族夫人,在上流社会里循规蹈矩地活着;另一方面,她又对此嗤之以鼻,炽烈追寻爱情理想,甘愿自我毁灭。
安娜性格里的悲剧性,她在理智与情感、良知与欲望之间的挣扎,灵魂中黑暗与毁灭性的一面,都让艾夫曼兴味盎然。
“无论哪个年代的读者,都能清楚看到托尔斯泰笔下描绘的矛盾情况。在这部剧里,我们把重点放在哲学和心理层面,通过造型和舞台手法,将安娜破碎崩溃的灵魂展现出来。”
艾夫曼抛开了原著中的故事副线,聚焦于安娜、卡列宁、沃伦斯基的情感纠葛,勾勒出一个因爱的激情与本能脱胎换骨的女性,亦雕刻出安娜身上两张不同的面孔。柴可夫斯基音乐的使用,更为舞剧添了一份悲悯的戏剧张力。
解除石膏的冰冷封印
戏剧或现实生活中有故事、有争议、有矛盾的人物,都会激发艾夫曼的创作欲望,安娜如此,罗丹也如此。
很多人因为复制品遍地的《思想者》知道罗丹,也有影迷通过电影《罗丹的情人》,知道了大师与天才女雕塑家卡米耶·克洛岱尔的纠葛。
1883年,43岁的罗丹在巴黎艺术界初露峥嵘。这一年,他第一次见到19岁的卡米耶。倔强、任性、才华横溢的少女成了罗丹的爱徒和创作伙伴,两年后,两人陷入热恋,并在创作上互为灵感源泉。
《罗丹》剧照
十多年中,罗丹的代表作一一问世,卡米耶的作品也毫不逊色,有些大胆突破的造型甚至让罗丹都心生妒意。无奈身为女性,卡米耶的光芒总是被大师掩盖。
世俗的偏见、艺术上的分歧、情感上的暧昧与背叛,卡米耶最终在1898与罗丹决裂,然而她再也无法从悲剧命运里挣脱开来,在精神癫狂中过完余生。
《罗丹》剧照
艾夫曼的《罗丹》便是围绕着这段艺术家轶事展开。舞剧呈现了罗丹《永恒的偶像》、卡米耶《克洛索》等作品的塑造过程,以及两位雕塑家惺惺相惜的爱情、激烈的观念冲突,尤其在舞剧后段,刻画了卡米耶刻骨的失望、走向癫狂的绝望。
罗丹和卡米耶将人体的运动瞬间冻结在雕塑中,艾夫曼的舞蹈却解除了石膏、大理石与青铜冰冷的封印,将情感洪流从雕塑中释放出来,在聚光灯下放大“人性”。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