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山:三年前一片废墟,三年后百废俱兴

微昭通

2017-08-04 11:37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朱提山中,牛栏江水浩浩汤汤,带着高原荒野的冲动,在红泥热土的大地上奔涌如狂,像一条鲜活的血脉,将生命的脉动注入这古老的深山峡谷之中。

于是,山若有知,峡若有灵,绵延的青山巨龙从这脉动中醒来,龙身俯冲谷底,呼啸成风;龙头昂然抬起,形成峭壁;龙泉汩汩喷涌,福泽千里。
这是从大灾大难中奋进起身的龙头山,这也是从辉煌历史中翩然走出的朱提邑。几经历史长河的荡涤,一座银都寂灭无声,就连斑驳的银锈也日渐淡去。铅华洗尽,小镇归隐乌蒙的空山野岭,在这透着光火银华的半纸遗史上,再续传奇。
这质朴如风的山歌像一笼神秘的轻纱,就着山岚,把朱提山脉上千年的历史文化轻描淡写地隐去。然而,山风猎猎,仿佛无数采银矿工的粗粝喘息萦绕耳鬓。沿着这条清寂的山道,向大山的深处行进,历史在这里拨云见雾。
在龙头山乐马厂一带,银厂“官房”的遗迹历历可见。尽受剥蚀的石台依旧层叠垒砌;阶上石狮、石猴、石鼓风姿依稀可辨,古植“桂树”亭亭如盖,葳蕤而立。自 汉唐以来,乐马厂一直被历代官方定为贡银产地,直到乾隆与嘉庆年间,达到鼎盛时期,辉煌六十多年,余热挥散逾世纪。
财富使人热情激昂,整个乐马厂矿区会馆林立,商贾云集,马帮络绎,盛况达十万余人,在当时,俨然一座银都浩宇。先人们开矿经商,落籍耕耘,融风俗,传礼仪,孕育了睿智勤劳,和而不同的朱提山人。在此谋生的他们,仿佛进入了一个特别的时空体系——巍巍矿山为穹宇,不分昼夜地运转,雪花白银作光阴,不舍昼夜地往外溢。正因为如此,朱提银流通全国各地,一时成为高产而优质的清代官方货币。
明清小说中就常用“朱提”指代货币。就连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也有诗云:“我有双饮盏,其银得朱提”,跨越千年,仍可感受诗人手把银盏,沉靡微醉的快意。朱提银在历史上的地位可见一斑。
古老的朱提山中,一山一故事,一洞一趣闻,一水一神话,一桥一传奇。
龙泉河中,泥沙沉积,厚如历史,河水流走,璨若白银。白银既如水,便带着哗啦啦的声响,从这深山野岭中流出,随着谈天说地的马帮人和酥雅清脆的马铃声,注入到车水马龙的大千世界。从此,朱提郡县上百年的时间被定格于繁华,就连整个大清帝国都因此而沉醉在璀璨流银般的迷梦里。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清朝末年,朱提银停止了开采。从此,世人疏离,骡马倾散,朱提山满腹“才华”还未尽现 ,世人已将它忘记。上千年辉煌,朝夕间寂寂无名。龙头山成了一处世外之地。
翻过骡马垭口,一溜狭长的坝子向着山麓延展,一湾清流穿村而过,房舍参差, 鸡犬相闻,农人休憩的小广场上,一阵阵欢声笑语。
然而,2014年8月3日,一场天灾骤然降临。龙头山镇山河动荡,大地陷裂,朱提宝山如那“怀才”的英士,在剧痛中坠落。龙头山人家园破碎,举国悲恸。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第一时间作出抢险救灾的指示,举国上下,众志成城。人民政府与社会各界全力救助,在这里演绎了无数感人肺腑的故事与真情。
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医院战士谢樵,为了营救灾民,纵身于水流湍急的堰塞湖中。然而,余震袭来,大浪与巨石翻滚,谢樵被卷入漩涡,年轻的生命再也没有上岸。
为了祭奠逝者的生命,讴歌生者的精神,一座名为“青山依旧”的公益雕塑在甘家寨纪念地魏然屹立。远在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与芝加哥艺术学院的三名留学生,创作了这尊雕塑,并寄予了它守望、治愈和重生的深远意义。
千帆过尽,龙头山如壮士归来。
从新建的龙泉中学到卫生院,从回龙湾安置点到光明安置点,再到龙头山新集镇,经过三年的艰苦努力,一幢幢青瓦白墙的连体别墅,窗格隐隐,飞檐若举,沿着柏油路与青石板的街衢奔向山河田园。迎着日月星辰的流转,崭新的生活扑面而来。
龙头山的农业经济也逐步恢复到正轨。山坡上,老树挂果,新树抽芽,一片繁荣与葱茏。龙头山全镇种植核桃10.3万亩,年产值达8900多万元;种植青花椒6.5万亩,年产值达3亿元。“小小花椒树,致富大产业”,已从习总书记的指示转变成了龙头山的经济现实。
龙头山系古朱提山的一条重要山脉,其貌灵秀险峻,其形翩若游龙,腾云驾雾之势,壮若飞来。
龙头山镇位于滇东北昭通市西南部,距鲁甸县城约26公里,与巧家县隔江相望。昭巧二级公路、沙乐通乡油路穿境而过。全镇有汉、彝、回、苗等七个民族共五万六千多人在此安居乐业。
全镇境内山高谷深,山地气候特征显著,可谓是“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山巅彩云飞驰,林荫水寒;而山间峡谷地带,气候温润,野花燎烧四季,牛栏江水沸腾翻滚,仿佛时间已被煮化在这里,一时云蒸霞蔚,一时微雨乌蒙,一时碧空万里。
农人们爬上群山的斜面,在一簇簇葱绿的花椒树间采摘、忙碌。待到暮霭初歇,大幕垂落,山中归鸟依依农人们满载而归。山道渐次清寂,唯有花椒一路清香,久散不去。
盘山公路像丝带般捆扎着群山,绵延的群山之间就有了地理之外的牵连。翻过苍翠的大佛山与巍峨的尹家梁子,再翻过层叠的轿子顶,龙头山花椒、核桃、辣椒等丰富的物产就这样一座山递给另一座山,最后送达山外。
巍巍照壁之下,一路蜿蜒而来的沙坝河与龙泉河经过天生桥齐汇牛栏江,云崖水拍,飞瀑高悬。“8•03”地震形成的堰塞湖经过治理与开发,与天生桥景观融为一体,一个险秀广袤的临江公园浑然天成。
乐马厂古银矿遗址公园里,神秘的古矿洞与溶洞遍布山中。龙头山镇内,地震遗址公园、抗震救灾纪念馆、防灾减灾体验馆、朱提银文化展览馆等园馆参差坐落在青瓦白墙的民居村落间。整个小镇清泉叮咚,烟柳画桥,高山之下流水之上,一派江南水乡般的景象。
远离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来到这青山大川之间,或是聆听大佛山万亩林场上的松涛密语,又或是品尝镇上的农家风味,时间仿佛已回到过去。回到过去,一切从慢。
历史曾在这里转身,并随手关上了繁华之门,曾为昌明银华之地的龙头山,从此萧条闭塞,落寞无闻。
此后又遭受天灾,世外山乡在旦夕间灰飞烟灭。
如今,龙头山浴火重生,旅游小镇繁华落地。她前毗秀美的文屛与小寨,后邻水磨与乐红,壮美山河连成一片。将建的都香高速公路贯穿境内,将醉美滇西与神秀乌蒙穿珠串玉般连缀在云贵高原。
从此,朱提山中又添一段新的传奇。
脚下纵有千山万水,往来只在一念之间。美丽龙头山欢迎您! (来源/中共龙头山镇委员会 龙头山镇人民政府片名题写/李宪章 撰稿/马 婵 摄制/云南优视形动广告有限公司)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