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街》:不燃也不爆

戴桃疆

2017-08-08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功夫片创作的一个定律是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开场就打,是为了告诉观众没有走错放映厅;结尾通常是一场恶战,尽最大可能满足类型片观众的心理需求。
打斗场面是功夫片中最大的亮点,用网络流行话语描述优秀的战斗场面就是“易燃易爆炸”,功夫片的第二大亮点是情,可以是对抗过程中敌我两方的惺惺相惜,也可以是共同抗敌过程中产生的革命友情(以及友情升华后的爱情),更可能是为某种更高层次精神需求而产生的热情。
只是一味无情地战斗,很容易变成单纯的暴力冲击,缺乏回味;一味言情而无战斗,影视作品的题材会整个从功夫片变成言情片;二者缺一不可。
情绪高涨地战斗,才会达成漫改剧预期中“燃”的效果,如果打得无情,情感单薄,整个剧也会跟着变得寡淡无味,就像网剧《镇魂街》的前四分之一。
《镇魂街》是版权作品中十分成功的一部,漫画仍在连载中,为故事的可持续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动画改编已完结的第一季总体口碑不错,第二季估计也会很快和观众见面。
前有漫画为故事坐镇,后有动画打下的群众基础,又正值暑假期间,网络剧版本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是想要成功不是只想着如何顺应时事就可以的,作品本身也要过得去才行。
汪东城饰曹焱兵
作为一部主打“燃”和“热血”的影视作品,《镇魂街》和功夫片的内在是存在一致性的。动画尚且懂得在第一集就抓住了功夫片叙事的要素,开场不久便呈现战斗场景,点明作品特质。真人出演的网络剧,反而含蓄起来,大卖关子。
第一集开场,汪东城饰演的男主角曹焱兵从罗刹街那个种着灵槐树的院子走出来,搁下句狠话就关上门回去了,没有打,直接进片头曲了,片头曲回来,改女主角起床闹剧了。男主角的那句名言“这条罗刹街,我说了算!”也被改成了更加“霸气”的“老子说了算”。
一个毛头小子自称“老子”是要有足够的气场才能让人产生画面感的,气场不足,很容易助长一个街头小混混一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嚣张气焰,难以成就一个英雄形象。
曹焱兵是个年轻人,没有颇具历史感的铠甲武将在背后撑场面,几乎沦落成为在街头斗殴的少年。
糟糕的是,网剧版《镇魂街》终于在第六集正式派出守护灵许褚登场后,这位别称“虎痴”的三国大将变成了一个头身比例严重失调的铠甲大头娃娃,外貌又酷似美剧《权力的游戏》中人造人“魔山”格雷果·克里冈,既不威严又不可爱,战斗的姿态不燃不帅,这位守护灵有点失败。
以漫画为基准,网剧在角色设定上做了较大改动,漫画中的“王国军团”是一个西洋风格的组织,组织模式类似扑克牌,组织成员的守护灵也取材自西方奇幻故事、神话故事中的元素。
以“黑尔坎普”一角为例,守护灵是地狱的三头守门犬赛伯洛斯。网剧基本保留了这个角色整体命运的走向,安排他打倒赤炼街镇魂将左铳,后被女主角夏铃的守护灵李轩辕打倒。
但是,这个叫着西洋风格名字,有着酷似《蝙蝠侠》中反派“小丑”类似妆容的角色,守护灵却是日本战国时代萨摩藩大名“鬼石曼子”岛津义弘。
确切地说,网剧《镇魂街》站在男主角及其小伙伴对立面的是一个文化多元的庞大组织,乍一看一股东洋风味,再一看又宛若走进北京市丰台区世界公园。
组织中的女忍者服部半藏,号称是日本战国末期伊贺流忍者服部半藏的后人,穿戴打扮又有一种来自《刺客信条》的似曾相识感,而从世界公园日本馆里走出来的四不像和风组织女头目,官方角色名是——“紫薇”。
大概是因为当下的影视作品背后都是被亚文化哺育成长起来的一代,网剧对于地下世界的想象逐渐趋于一致,从《鬼吹灯之牧野诡事》中的“古玩拍卖大会”到《河神》里的“鬼市”,再到《镇魂街》里的这条“罗刹街”。最终都呈现出一副亚文化聚集地的模样,区别仅在于移植了哪种亚文化。
《镇魂街》的这条“罗刹街”有一股显而易见的香港城寨风味,街道狭窄,两侧楼高百尺,招牌彼此重叠,夜晚霓虹闪烁,行人如织,是简体字环境下的万圣节游行、旗袍装百鬼夜行。
这些对亚文化场景的肆意借用可以被理解为想象力不足的结果,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文化背书,当所有元素都有出处,就会呈现出一种卖弄文化背景的惺惺作态。而对这些文化元素毫无体系的混用,除了制造混乱,并不具备任何提升视觉感受的潜质。
在这个混乱的文化符号森林中,曹焱兵的小院子守在这条地价看上去很贵的商业街上,独门独栋,超然世外,或许世俗但绝不市井。
市井是要靠人际关系撑起来的,曹焱兵负责战斗,只和罗刹街上的恶人打,不打交道。曹家小院里的那些闹哄哄的情节设置,试图让曹焱兵、曹玄亮兄弟两个更有人情味,奈何拜打交道的“蠢妞儿”所赐,人情味变了味儿,显得傻兮兮的。
安悦溪饰演的女主角夏铃和所有男主角的设定是“快看我有多拽多炫多酷”一样,无论什么设定,都要向智商唱一曲《告别时刻》(Time To Say Goodbye),这种设定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暗讽女性,进行变相的性别歧视,而是为了凑情节中的喜剧效果,结果当然是:非常不好笑。
安悦溪饰夏铃
既想要一个有成长的女性角色,能在战斗过程中变得勇敢坚强,又想要这个女性角色具备这个可爱的特质,最终的结果就是交出一个“蠢妞儿”。这大概是国内直男作者普遍难以克服的问题,即便没有不幸落入“蠢妞儿”这个窠臼,稍不留神也会矫枉过正地奔向另一个极端——对万物生灵都没什么性趣的白莲花。
夏铃这种除了在战斗场面中拖后腿的女性角色,观众真是再熟悉不过了。除了拖后腿,这个角色在故事前期的主要任务就是腹诽男主角,对男主角拳打脚踢——这些被归为“喜剧场景”的场景本身并不好笑,塑造角色的作用还是有的,证明战斗力一级棒的“火将军”曹焱兵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痞子模样,君子肚量。
《镇魂街》最震撼的场景大多发生在守护灵与守护灵的战斗中,寄灵人的特质只是决定守护灵特质的一个方面,寄灵人与守护灵的戏份配比决定了这部剧到底能不能“燃”起来。
前六集中,剧集只有一半的重量级人物上线了,网剧慢条斯理地交代着这些角色的性格特征,过往恩怨,但又想设置悬念,保持剧情的吸引力,为后续发展埋下伏笔。
怎奈设悬念的方式用得不大妥当,设悬念其实是在充分交代过去的基础上令观众对未来的故事心生疑问,而不是藏着掖着不说,让人物处于云雾中,令观众在头脑中大打问号。
而按照当下网剧的惯例,《镇魂街》不会止步于二十四集,随着故事线不断延展,人物关系变得更加复杂,没有打实的基地很可能会在后面的叙事过程中被略过去。
虽然《镇魂街》剧中没有展示出对某种文化融贯的理解,男主角挨女主角喵喵拳之后脸上留下的红手印,也像豁出去的美妆博主进行脸皮试色,表演模式化大概已经成为行业惯例,诟病演员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特效反派砸碎动作僵化但也不打紧,剧情平淡、没什么兴奋点,但仍然是值得观众保持观望的。毕竟一旦降低期待值,辩证法视角下什么东西都是能被发掘出优点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镇魂街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