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嵊州将建越剧小镇:以越剧的名义,构建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7-08-04 14: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浙江嵊州,山水青绿,田园清幽,流淌千年的剡溪水至今依然清澈。这里是江南人文荟萃之地,越剧之乡。百年前,中国女子越剧正是从这里起步,乘着乌蓬船沿着剡溪走进了上海十里洋场,成为了全国第二大剧种。
没人想到,就在越剧诞生的一百多年之后,在剡溪边的山水田园之间,将有中国第一个戏剧小镇在这里建起。8月2日,浙江嵊州越剧小镇正式揭开面纱,对外发布规划。不久之后,这里一片原本千亩的农业基地,将建起大大小小的剧院、戏剧工坊、工匠艺术村、戏曲博物馆乃至影视基地,并将和百亩花海果园一起,试图重新找回中国人曾经理想的“桃花源”。
在小镇揭幕当天,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戏剧导演牟森等文化界名人悉数赶来,和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亦是戏剧导演的郭小男进行了一场“小镇和戏剧生活”的对谈,他们谈到了中国人的精神原乡,谈到了中国人理想生活形态,而在这些文化人看来,越剧小镇的未来,或许正有可能找回中国人传统的生活方式,重归一种“桃花源”。
小镇鸟瞰效果图
戏剧小镇会是什么样?
作为一个以戏剧和山水为核心的文旅小镇,越剧小镇沿剡溪而建。山水田园之外,小镇既希望构建桃花源式的理想家园,也希望在这个地方打造一个世界级的戏剧生态环境,吸引全世界的艺术家聚集到这里来。
目前,越剧小镇规划了五大艺术板块。包括剧场、工坊、艺术大学、工匠艺术村、影视娱乐五个部分内容。
其中最重要的剧场部分,目前就规划设计了三大风格各异的剧场,包括晚宴剧场、经典剧场和音乐剧主题剧场。
晚宴剧场是近千人规模的圆形剧场,源于水乡社戏,观众环绕而坐,一座水上舞台位于中间。据介绍,晚宴剧场未来将有常驻演出,目前打算第一个在此上演的正是经过全新舞台技术包装的越剧经典名剧《追鱼》。而这个剧场最让人惊奇之处,在于演至高潮,剧场的一面墙将完全打开,观众将看到眼前最真实的江南山水。
经典剧场的空间也很特殊,一个舞台将有两个小剧场共享,通过一道幕分隔。届时,有可能一半舞台演出元杂剧和明清传奇为主的中国剧目,另一半舞台演出莎士比亚作品为主的外国剧目,成为一个专题性的戏剧体验场所。
风情各异的近十个小型戏剧工坊也是戏剧小镇的核心所在。小镇未来将邀请海内外戏剧、音乐、舞蹈、民间艺术等大师,来此免费实验、教学、研究、演出,尽可能地呈现实验戏剧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小镇表示还将专设一座剧场,上演并接待各种国内外濒危剧种,以此实现对传统文化的实质性传承与扶持,改善当下稀缺剧种的生存状态。
工匠艺术村落也是小镇特色,未来将邀请绘画、陶艺、服饰等艺术门类落户小镇,传承工匠精神。
此外,小镇将引进和创立国内先进影视娱乐基地,并建立戏曲博物馆和戏剧数据库。
为了对标国际标准,越剧小镇还计划以原有的嵊州越剧艺术学校为基础,打造女子艺术学校。除越剧表演做为主科教育之外,还将囊括其他艺术学科。小镇将不断邀请众多艺术大师来此免费创作生活,同时在学校进行专题授课教育。
茶肆戏园效果图
戏剧小镇未来要干嘛?
“枕边山水近,戏里日月长”,越剧小镇计划以3-5年的建设,完成这个庞大的工程。
而硬件建设同时,关于小镇戏剧和文化的内涵部分已经开始酝酿并着手实施。
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郭小男是中国最知名的戏剧导演,他用“梦里桃源,不负江南”八个字,概括了对小镇未来的期许。
对于这八个字,郭小男解释说,“梦里桃源”喻指小镇带来的新的生活形态。
“我看到上海这样大城市里,高楼耸立,一个小窗户挨着一个小窗户,为了一个小窗户,很多人可能要拿一辈子的奋斗来换,可是仔细想想,也许生活本来并不应该是这样的,且不说雾霾,且不说紧张节奏,中国人原来那种田园的、休闲的、放松的生活方式,对自然亲近的关系消失了,本该有的传统生活形态丢失了。”
“所以小镇最根本的,在于呼唤起人对于情感的,关于修身、悟道的传统生活方式。它以逆都市的人文角度,满足人们希望远离城市喧嚣,对于宁静生活的理想需要。让山水、田园、村居、戏台等元素,隐隐指向中国人心中的那个桃花源的理想。”
至于“不负江南”,则是指对文脉的延承和发扬。“中国最好的时代是宋,最好的地方是江南。它既是天下粮仓,又承载天下文化。我们这一代人对于江南的表达不应再限于‘小桥流水人家’,而应该指向不负传统、不负文化,不负先人打造出的几千年文脉的担当与创新。这才是不负江南的本意。”
在郭小男的构想中,这个小镇可能因为十个“工坊”,构建起全世界最优秀的实验戏剧、先锋戏剧基地,国际上最有品牌的大师们在此落地,科研、实验、演出、教学。未来,这里将有中国唯一也是最大的戏剧音像数据库,也会有一个中国最好的戏剧博物馆。在他看来,这些事,大城市的任何一个剧场剧团都是无法实现的,但戏剧小镇恰恰可以。
而至于邀请那些濒临灭绝的“天下第一团”等非遗剧种,郭小男表示,“做文化真的是赔钱的事儿,但是这个钱要赔,因为这个事情目前只有我们能做的,我们会用其他的方式去弥补,比方旅游、休闲、度假,酒店、农业等其他一切,尽量地去平衡资金。”
越剧和戏剧在当下的社会始终处于小众的范畴,巨资打造这样一个戏剧小镇,如何收回成本,成为不少人关心的话题。负责小镇建设的镇长杨岳表示,“对于小镇未来在文化、艺术方面的运营,我们做好了艰苦奋斗的准备,短期内并没有想过盈利。”
观景平台效果图
文化人怎么看越剧小镇?
第一次来到越剧小镇,濮存昕看了越剧发源地施家岙的古戏台,看了山水间的嵊州越剧艺校,他坦言,自己来之前并不清楚状况,但到了这里却非常吃惊,有一种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感觉,“我突然发现这里孕育着一种前进的力量。这是民间的,有生命的,原生态的。”
“这个小镇,是一个常年的,以越剧的名义,为中国戏剧的传承发展,提供一个平台、一个环境。在传承与发展传统的同时,有当代的色彩和当代的尊严。小镇天时地利人和,需要三五年慢慢养成。它将来一定会是一个文化热点,而现在是一个开始。”
面对这个全新的小镇,许江更是显得激情澎湃,“越剧的原乡在嵊州,中国人精神的原乡在戏曲。越剧代表了越人的生命质感和生命温度,也代表了中国江南的某种历史情怀和诗性经验。今天越剧小镇的创立,就是越剧以它不断发展的身姿,重回它的原乡,在这里接回它的根源。也是以戏剧作为原动力,来构建一个小镇,形成小镇独特的生活,推动戏曲、越剧的发展,可以说是敢为天下之先。”
在许江看来,在这里,不是要建立一个一般的文化景观,或者文化奇观。实际上是要用戏剧作为一种原乡生活的实验方式,来构造一种新的生命情景,让所有热爱戏剧的朋友们,能在这里参与、分享生活与戏剧的激情。
许江同时坦言,现在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戏剧赖于生存、发展的环境,已经极大的改变。“我的外孙两岁,话都不会说,哭闹,但给他手机马上安静下来。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戏剧如何生存,如何指望戏剧的原乡,给我们一个已经逝去的原乡真正的生活?”
他说,“从戏剧里找到真的精神,中国人生活的家园,这个是摆在我们面前真正的一个崇高的使命。我觉得我们画画也好,戏剧也好,我们真的目的,是希望能在艺术当中,重建我们精神家园,保存我们民族曾经有过的生活和诗性的激情。”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戏剧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