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特朗普“烈火与狂怒”后,警惕日本右翼谋核窗口期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佩 谢瑞强 实习生 沈馨妍

2017-08-12 10: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6日是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原子弹72周年的“核爆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当天核爆死难者祈念仪式上表示,将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坚持无核化。不过,在后来的记者会上,安倍又表示,没有必要将“三无核原则”——即日本不拥有、不制造、不运进核武器——写进法律。他在讲话中强调,由于朝鲜发射洲际导弹,日本的国家安全环境出现了变化。这被外界解读为本届日本政府在是否拥有核武器问题上态度暧昧,安倍此前也曾数次发表“拥核论”。
在8日发布的年度军事政策评估《防务白皮书》中,日本政府把重点放在了来自朝鲜的威胁上,“朝鲜可能已经实现了核武器的小型化,并制造出了核弹头。”这一忧心忡忡的评估无疑将加剧日本国内本已日渐激烈的争论,一些长期的禁忌正重新回到舆论场中央,包括如副首相兼财相麻生太郎在内的日本鹰派保守派人士此前公开表示的“日本不应放弃发展核武器的选择”。分析人士不无担忧地表示,关于东京是否应该发展核武器的争论正在从极右翼边缘转向政治主流。
上海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近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由于日本在核原料贮备、核技术研发上都具备了相应技术,因此制造核武器不是问题。但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则认为,是否拥有核武在日本仍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
美国核保护伞信誉再受质疑
日本新任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9日表示,日本认为朝鲜已经成功实现了核弹头的小型化,或者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做到这一点。“起码来说,不管他们是否已经做到,还是不久就能做到,它都达到一个我们必须小心提防的水平。”他说。
这一评估与美国情报机构的看法如出一辙,后者认为朝鲜已经制造出可以搭载在弹道导弹上的核武器。《纽约时报》以“朝鲜核威胁升级或引发亚太军备竞赛”为题发出警告称,日本和韩国都在考虑部署更强大的新武器来对抗这种威胁,虽然在过去几十年里,他们一直依靠美国军力来保证自身的战略安全。
美国特朗普总统在9日对朝鲜发出的“烈火与狂怒”的威胁——核战争暗示——进一步在亚洲引起震动,盟国和对手都对此感到警惕,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朝鲜核计划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似乎也更真实了。
在这次特朗普以“烈火与狂怒”威胁朝鲜后,克林顿时期的国防部长、美国首屈一指的核战略专家佩里随即批评称:“核威慑只有在威胁被认为可信的情况下才是有效的,咆哮只会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态势。”他认为美国不应作出“虚张声势的威胁”,因为“虚张声势的威胁”只会降低战略信誉,并减弱美国实际上想要作出的威胁的力度。
事实上,早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有关美国应当从亚洲脱身的言辞早就引发了"亚洲盟国应拥有核武器自卫"激烈讨论,他当时甚至直言让日本成为核国家,尽管这一言论被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批为“不学无术”,但却得到了日本右翼的力挺。诚如当时分析人士所担忧的,特朗普的上台可能将使得美国亲密亚洲盟友中主张拥有核武器的保守派由政治边缘进入主流。
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东亚时甚至暗示,在朝鲜核武器成为迫在眉睫的威胁的情况下,美国也许会不得不考虑允许韩国日本核武装化。
“地缘政治的变化正在为日本成为一个核国家提供了一个机会窗口。”日本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Liubomir K. Topaloff在4月于《外交家》杂志上便撰文称,如果日本希望发展核武器,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这个时机开始发展更好了。
就在不久前,日本对《禁止核武器条约》进行了抵制,已明确表示将不会签署该条约。“日本在此次禁止使用核武器的表决中缺席是令人吃惊的,因为在1945年对广岛和长崎投放的原子弹导致了近20万公民丧生,这使得日本此前在任何讨论核武器的场合中都出于道德立场同意废除核武器。”《日本时报》7月29日发表评论称。一来自当年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组织的成员披露,就在谈判的前一天,日本时任外交大臣岸田文雄还表示将要参加会议的意图,但是他最终没有出现,或是因为受到了来自日本政府内部的压力。
日本尽可能地接近核门槛
不过,上海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主任王少普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日本如果要制造核武器,依旧存在三个很重要的限制。
首先,是和平宪法的限制。目前,安倍政府一直试图修改和平宪法,其中一个举措是拟将自卫队地位“合法化”,但遇到的阻力还是挺大的,可以预见,发展核武器的阻力会更大;其次,美国不希望日本拥有核武器,会继续向日本提供核保护伞,这是美国控制日本的重要手段。如果日本发展核武器,美国对日本的控制能力将大幅削弱;最后,日本发展核武器会招致世界各国尤其是日本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对。
Topaloff在文章中也认为,从立法角度来看,尽管要让安倍推动国会通过一项允许核武装的法案并不容易。但自2015年日本通过安保法案之后,或许要在发展核武器的立法上有所突破也并非不可能。
日本现行核政策的核心,来自1956年日本国会制订的《原子能基本法案》以及1967年佐藤荣作首相提出并为以后历届日本政府所遵守的“无核三原则”,即“不制造、不拥有、不引进”核武器。不过,2012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原子能基本法》修正案,修订后的《原子能基本法》在核能研究、使用和开发的基本方针中,加入了“有利于国家的安全保障”的模糊表述。
日本国内的社会基础还必须考虑,由于日本历史上遭受过核打击,国民的反对是首要的。最新民调显示,只有5%的日本人希望国家拥有核武器。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对澎湃新闻指出,实际上,日本社会对于朝鲜发展洲际导弹没有太过恐惧,反而认为朝鲜的主要目标是美国,日本不是其主要目标。
“日本政府对于拥有核武器的立场目前还没变化,无论是首相、防卫大臣,还是其他官员都没有提出日本需要核武器的观点。由于周边局势出现了新的变化,未来日本会更注重导弹防御技术发展和部署。”徐静波补充道。
发展核武器本身的代价确实不小,首先需要大笔资金。不过,“从发展核武器的资金上来说,日本自己发展核武器所用的资金与长期支付给越来越不可信的美国相比,长远看来是更加值得的。”Topaloff撰文认为,“此外,民众对发展核武器的反对也将随着地区局势的紧张而改变。”
尽管围绕日本拥核的讨论仍未落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从技术和资金上日本有能力在短时间里造成核武器。王少普表示,日本的基本核政策是“核门槛”政策,即尽可能地接近核门槛,如果有需要可以短时间制造出核武器,从而跨过核门槛。
日本《每日新闻》也曾披露说,日本外务省一份秘密文件称,“我们暂时将保持不拥有核武器的政策”,但同时“保有制造核武器的经济和技术潜力,并确保日本在这方面不受到干预”。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核武器,日本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