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仙毁在服装上

戴桃疆

2017-08-05 1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经过不止一次档期调整,终于与观众见面。
几个月前播出的电视剧版本中,男主角赵又廷创造了一个网络流行语叫“整容般的演技”,用以描述表演的魔力。与之对应的,电影版本里相貌没得挑的两位主演被称作“毁容般的演技”。
没有人冲着两位主演的演技走进电影院,杨洋自李少红版《红楼梦》出道至今已过去七年,刘亦菲出演张恨水小说改编电视剧《金粉世家》到现在已过去十三年,都是老江湖,电影院里的部分观众甚至可以说是看着两位的影视作品长大的。
演技可以有,但到底有多少,观众心里不是不清楚。希望观众演员能够彼此放过,各自安好。
一部电影找来这样两位演员演出,当然不是为了让俊男美女在里面出演厨艺培训学校广告片,给观众一个惊喜、一个意外,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走进电影院看脸。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毁容般的服装拖累了整个剧组,导致部分观众走进电影院的唯一目的都无法达成,注意力被毫无逻辑的叙述、发神经一样的人物情感,以及两位主演完全谈不上在表演的表演所吸引。
罗晋饰折颜
抛开男女主角不说,片中负责在十里桃花林宣讲人生哲学的“老凤凰”折颜,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电影原创角色:丑孔雀打脸。造型上看不出半点仙气,反而近似于不一样的美男子从变装皇后聚会上宿醉归来。
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面对留着小胡子的罗晋,观众连“美得像只鸡”这样勉强又不堪的夸奖都说不出来。
罪魁祸首当然是劳伦斯·许。
山东枣庄青年许建树潜心求学,终于摇身一变成为国际大设计师劳伦斯·许,并最终被统领电影版本四海八荒的上仙们选中,为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打造服装。
在此之前,劳伦斯·许最优秀的影视作品是各大电影节红毯上的中国女明星,范冰冰征战戛纳电影节的一袭“龙袍”便出自枣庄的劳伦斯之手,惊艳世人,为中国女明星征战红毯指明了一条邪路——很长一段时间里,枣庄劳伦斯的继任者卜柯文为范女士打造的仙鹤装、瓷器装仍然延续着“龙袍”的思路,而其他女明星照猫画虎、邯郸学步闹出的笑话,世人也是有目共睹。
刘亦菲饰白浅
枣庄劳伦斯的设计后续又在美国名流主题聚会上出现过若干次,和国际其他设计师高级定制的风格类似,枣庄劳伦斯的高级定制也牢牢抓住当下高级定制的流行关键词:
“有仙气”,就是选用轻柔材质,多用刺绣镂空,开大领口,加宽衣袖,加长裙摆;
“有妖气”,就是采用暗色系,突出身体曲线,增强服饰的金属质感;
“有霸气”,就是强调服装廓形,突出强调服装廓形,以及特别强调服装廓形。
劳伦斯·许将时下这些对高级定制服装流行关键词的理解全部带入了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搞得四海八荒全是灾难。(西方特色特效要负无限连带责任)
美人在骨不在皮,刘亦菲的骨相算是仍活跃在大银幕小荧幕上的女明星里较为拔尖的了:饱满却不突兀,线条流畅,经过时光的精雕细琢,略似瑕疵的脸颊微凸和微微回缩的下巴,如今也消失了。符合古典审美,且非常大气,皮肤欺霜赛雪地白,头身比例好,有舞蹈功底,动作舒展,非常适合这种飞来飞去,说一些时间单位换成阿拉伯数字表述会非常长的仙侠剧。
杨洋的容貌现代感更强一点,其他特质和刘亦菲大致相似。或许正因如此,两个穿的衣服一样不美的美人才会在电影里较劲比美,像两个同时站在水边的纳西索斯,看谁先变成一株水仙。
红毯上的刘亦菲很少有得意之作。
刘亦菲生了一副特意为中国古典审美保留的柳肩膀,加上人又不单薄,穿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古装,兼具女性的柔弱与诱惑两种特质,不笑的时候冷若冰霜,眼神又不贼,钝一点在许多人眼里就是纯一点,足以迷倒直男一片。
遗憾的是,虽然各大附着装元素提示的红毯场面都有中国风刮过,但设计思想仍然是以西方视角投射到东方的,设计思路也以洋装为主。
柳肩会削弱腰臀比,弱化身材曲线,如果不是足够丰腴,大开的领口会暴露一马平川,间接拉长上半身,加上拍摄角度和光线问题,美人也被衣装变丑了。
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服装设计思路延续的是高级定制的思路,为了迎合市场对“有仙气”的定义,为刘亦菲版本的上仙大量搭配刺绣、镂空、宽袖窄袖扣、领口大开的长裙。
刘亦菲想要显得美就要撑起场,这势必相应地削弱男主角的气场,加上杨洋在身高上无法和刘亦菲形成压制性的身高差,只能靠眉目无情地互瞪弥补服装设计带来的灾难,进而制造更强的视觉灾难。
近几年来的玄幻仙侠题材电影作品中,服装设计多半都有一种想要去电影节红毯上吓死几个外国人的架势,劳伦斯·许“高级定制时装”的设计思路大概也考虑了历史的进程,也考虑了导演的需求。
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导演是赵小丁,做过张艺谋电影的摄像,耳濡目染,承袭了张艺谋开始指导中国大片之后的审美——要么靠色,要么撞色,总之,为了体现我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恢弘气蕴,角色的服装一定要呈现出一种从调色盘、染料缸里直接跳出来进入片场的感觉,色块一定要大,视觉冲击力一定要强。
张艺谋最开始的两部大制作《英雄》和《十面埋伏》虽说都是武侠题材,但和今天的玄幻仙侠题材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处,人都像在失重状态下飞来飞去,台词和故事叙事逻辑较为抽象,病句非常多,但一旦进行批评就要被归为“不懂艺术”。
这两部电影的服装设计是日本知名的舞台服装设计师和田惠美。和田惠美曾经为黑泽明的电影《乱》、大岛渚的电影《御法度》设计服装,保证服装的装饰性之余,最大程度地维持了场景中人物的整体性,起码整个人看上去干净简洁。
到了赵小丁摄像、张艺谋导演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服装改由奚仲文设计。香港设计师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未必比外国人更加深刻,唐朝圣斗士们从穿着上看已经无所畏惧。当时也没有观众关心奚仲文设计的服装,只关心这些衣服能露出多大的胸。
奚仲文后来为以九尾狐为人设的魔幻仙侠电影《大闹天宫》、玄幻仙侠电视剧《花千骨》设计了服装,同样贯彻了一人一色的大原则,但简洁保守许多。不过,《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的那种资金充裕感也不复存在了。
奚仲文和另外一位设计师陈顾方共同参与了1987版电影《倩女幽魂》的服装设计,这部电影的续作服装由张叔平接管。
被《倩女幽魂》系列串起的三个人,基本瓜分了内地玄幻仙侠服装设计的天下。奚仲文的份额最少,目前只有一部《花千骨》。张叔平后来居上,陈顾方以量取胜。
为刘亦菲奠定“天仙姐姐”江湖地位的作品,最早要回溯到十多年前的那部《仙剑奇侠传》,这部电视剧的服装设计就是陈顾方。以数量来看,内地观众对小荧幕上玄幻仙侠中仙人、侠客、邪恶势力应该如何穿着打扮的想象,很大程度上都是陈顾方培养出来的,在年轻观众群体中颇具影响力的几部玄幻仙侠作品,服装设计都出自陈顾方之手。
陈顾方作品数量多,时间间隔短,可以从中窥见十余年来,国产玄幻仙侠题材电视剧在服装造型上的变化。
从最初的一人一色,到现在同一种势力、同一个色调,充分适应了玄幻仙侠题材电视剧叙事线越来越多、篇幅越来越长、演员表演变得越来越不重要的特点。电视剧成了新的戏曲舞台,服装成了新的脸谱,穿什么就是什么,无需思考便能辨明善恶忠奸,好人永远是纯净轻快的淡色,心一变坏立马浓妆艳抹起来。
虽说玄幻仙侠是近几年才在小荧幕上流行起来的,但对于大银幕而言,这个题材并不那么陌生,对玄幻仙侠类型体系影响巨大的“蜀山”系作品,在1983年已经要冠一个“新”字在前头了。
张叔平为《蜀山:新蜀山仙侠》做的造型中,最经典的要数林青霞这套类似敦煌壁画人物的造型。如果以这部电影为起算点,大概每隔十年,张叔平就会参与一部类似题材作品的服装造型工作。成绩斐然,但有各有各的时代特点。
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映的《青蛇》延续的仍然是《倩女幽魂》的设计风格,王祖贤经历过“聂小倩”一角的三次洗礼,到了出演“白蛇”时已经更加成熟,有了似人似鬼以外的更多可能,可以在神与妖之间切换,造型较聂小倩也更冶艳。总体上造型仍然是倾向于飘逸的,以便配合清风徐徐、雾气氤氲的氛围。
再过十年,张叔平参与了刘镇伟电影《情癫大圣》的服装造型设计。严格意义上讲,《情癫大圣》算不上是玄幻仙侠,只能勉强归为魔幻题材,整体造型偏重西方特色,女主角最后成了挥着翅膀的女孩,范冰冰的服装则像是从《X战警》剧组借来的。
《情癫大圣》是那个时期幻想电影的一个缩影,特效逐渐成为影视制作的重头戏,而特效团队多半来自西方社会,中国文化的元素反而成了西方背景环境下的植入元素,洋味十足的人物造型不过是大环境的一个缩影。
张叔平为电视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做了服装造型,基本回归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青蛇》时期的本土玄幻仙侠题材审美旨趣。
如果观察仔细,不难发现张叔平设计的特点:喜欢让人物露出额头,发迹线都是工笔画似的,强调头发的线条感,一笔笔勾勒,而不是画出一条平滑的边线然后在里面肆意涂抹。最近播出的《醉玲珑》也有这样的特点。
这些造型都是以王祖贤的“聂小倩”为基本模板的,演员和王祖贤的共同点越多,造型就越好看。
杨幂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前,已经演过不少玄幻仙侠电视剧,多数服装造型都出自陈顾方之手,可能看上去网页游戏感比较强,但从未被诟病过发迹线问题——杨幂吃的是和王祖贤缺乏共同点的亏。
较比二十年前被聂小倩、青蛇白蛇主宰的时代,现代的玄幻仙侠在服装面料选择上有了更多的选择,也有了更多的可能,可影视剧中的仙气却不那么足了。
原来需要靠化学物理原理成就的仙气,如今靠电脑特效就可以轻松搞定,原来遥不可及的大小明星,如今都成了机场被围观的对象,当美变得唾手可得,仙气自然就跟着消失了。
被小荧幕玄幻仙侠造型“滋养”成长起来的观众,对玄幻仙侠的世界审美体系的理解本来就是零碎的,电影创作者为了迎合观众做角色造型,势必导致局面混乱。
李安的《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之后,所有能参与大制作电影的中国电影人都有产生一种“向西方展示中国(以便得奖)”的欲望,中国电影在一段时间内揣摩的都是白人社会眼中的中国,而不是中国特色到底是什么。
近几年电视剧多少学会了强化一种带点禅意的意境,电影反倒显得死性不改,仍然坚持透过西洋镜看中国。
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缺乏对玄幻仙侠世界的系统理解,刘亦菲的“仙女裙”来自过季高级定制时装,杨洋的服装来自手工汉服作坊,李纯(饰素锦)的服装像是从横店穿越题材清宫戏里借的。
元素混杂,风格不统一,配合演员模式化的面部表情,最终让整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呈现出一种影楼摆拍的感觉——还是三百块钱一套、附送人工水晶相框的那种。
劳伦斯·许曾在采访中表示,男女主角大婚的服饰灵感来源于敦煌壁画,最后呈现出的这种超市白酒男女促销员之感,令人难免产生向《蜀山:新蜀山仙侠》里的林青霞借披帛用以行刑的冲动。
山东乃是孔孟之乡、礼仪之乡,可是把婚礼的行头搞得隆重夸张一点,用婚礼的繁重行头表现束缚的深意很可能不是家乡对枣庄劳伦斯的呼唤,很可能是受了叶锦添的影响。
叶锦添可能是对内地影楼置装风格影响最大的戏剧服装设计师,仅凭一人之力生造出一种名为“秀禾装”的新型“传统服饰”(参见李少红电视剧《橘子红了》),备受影楼置装师和喜好古风婚纱摄影的新婚夫妇喜爱。其他作品也多是剧组转卖影楼后会成热门款的款式。
叶锦添与玄幻仙侠题材最贴近的作品,其实是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无极》。陈红饰演的满神,造型一度沦为笑柄,在今天看来反而比白浅上仙促销白酒的装扮对敦煌壁画的敬意更诚挚些。
《卧虎藏龙》的造型是叶锦添做的,追求的仍然是西方舞台剧造型风格和中国古典背景结合后的中西合璧形态。而这种形态根植于对中国文化的深层次理解,各有各的夸张,放到一起仍能维持一种和谐,自成体系。
进入大片时代的中国电影,最初仍然是延续这种中西合璧的理念,但越到后期,古典背景被抛得越远,人物造型简直像是暴发户搞室内装潢,呈现出一种毫不收敛、零美感的追求态势,仿佛是在给自己修地上陵寝、预制寿衣。
杨洋饰夜华
这种态势并没有得到遏制,但的确已经不符合电视剧培养起的观众预设了,服装造型在欲望和迎合之间徘徊,变得不中不洋、不伦不类。
电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对玄幻仙侠世界没有完整的理解,想啥来啥,变成了一出笑话。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相关推荐

评论(1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