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邪教为何剿灭不绝

戴桃疆

2017-08-10 07: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为一名大学生的死,传销组织的凶残面目又一次浮出水面。
庞氏骗局可以视作是传销模式的基本型,组织呈现金字塔结构,以拉人头为主要赚钱方式,但从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洗脑等手段上看,传销组织和邪教组织没什么两样:组织头目到最后都会敛财牟利,如果违抗组织就会遭遇威胁生命的暴力,且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不同的是,邪教会创造的唯心主义的神明,传销组织的神是孔方兄,同样是人造物,金钱亦可媲美神明。
乐于挖掘现实题材的韩国,在影视层面没少对宗教问题进行反映,OCN新剧《救救我》聚焦韩国地方邪教组织,有打有杀,有惊有怕,适合立秋后的最后一个伏天里供人消夏。
跳过一部正常言情题材的网络剧《要触摸你》,玉泽演基本都在为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能够过上一个内心清凉的夏天而奋战。
从2013年的《你是谁》开始,中间排除客串演出、上综艺节目,玉泽演接连出演了《打架吧,鬼神》、《时间上的家》,都是可能令电视机前的幼小心灵受到惊吓的电视剧,这次又入了OCN的“邪教”,在纳凉之路上一去不返了。
《救救我》改编自赵锡山创作的韩国网络漫画《走出世界》,故事背景发生在韩国一个名叫“武志郡”的地方,虽说是虚构的地名,但这里和真实的韩国地方没什么两样,经济并不景气,人们操着一口类似庆尚道方言的浓重口音为斗牛场上的公牛叫好,说话带拐调。
故事的主人公是四个正在上高中的男生,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打架捣蛋,但坏事坚决不干。
小团体的核心人物是玉泽演饰演的韩尚焕,爸爸韩勇民正在竞选郡守,打架的小混混也知道看在韩郡守的面子上少生事端;
身手矫健的石东哲(禹棹奂)是韩尚焕的同班同学,家境贫寒,有正义感;
警察的儿子禹正勋(李大卫饰)是个能惹事不能平事儿的话痨,不和朋友出去吃喝练歌,就在家里做网络主播;
晚上不加一顿烤肉就睡不着觉的崔万熙(河会正饰)是个敦实又灵活的胖子。
四个人的配置基本是,韩尚焕和石东哲负责打打杀杀,禹正勋和崔万熙负责说说笑话。
少年们平常里打打闹闹、喜欢盯着首都来的漂亮姑娘看,背地里各有各的烦恼。
韩尚焕的妈妈是个植物人,常年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石东哲父亲酗酒、奶奶靠拾荒卖钱养家;崔万熙和哥哥相依为命……但比起首都来的漂亮姑娘,这些家庭都还算正常。
欠了一身债的林周浩(郑海均饰)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深夜驱车逃到乡下,以为武志郡这个看上去未被城市的钢筋水泥深度侵蚀的地方能在保留清新的空气、纯净的水土,同时也保留人性中最善良的部分,结果不过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儿子林尚真(张宥尚)腿部有缺陷,无法正常行走,在乡下学校入学后被班级里的小混欺凌,被殴打、被凌辱,碍于自尊又不向家人师长诉说,周围同学的冷漠间接纵容了校园暴力的发展,事态恶化。少年深感绝望,以死亡求得解脱。
身为双胞胎妹妹的林尚美(徐睿知饰)得知哥哥的境况后曾向同班同学韩尚焕、石东哲求救,韩尚焕为了不给处在竞选紧要关头的爸爸找麻烦,没有施以援手,最后成为林尚真坠楼自杀的目击者。
原本和和美美的林家崩溃了。但真正灾难的前兆早在林家进入武志郡那一天起,便已经出现。
武志郡当地最有名的组织不是政治势力,而是宗教势力。一支名崇拜“新上帝”的宗教组织在这里经营一家救善院,接受警方无处收留的流浪汉,收治被医院拒绝的癌症患者,当然也会“无私地”帮助初来乍到的首都人民。
救善院的邪恶三巨头核心是有八次诈骗前科的白正基(赵成夏饰),他宣扬自己是被新上帝选中的人,宣扬新上帝会帮助信徒驱逐恶魔、病魔,赶走生活中的一切痛苦,带来人世的幸福。
武志郡上大部分居民,无论老幼,即便尚未成为新上帝的忠实信徒,也多少和这个组织的成员有所接触,其中就包括林家爸爸的雇主。
经由这位雇主,林家接触到了新上帝教,被称为“灵魂之父”的教主白正基居心叵测地看中了林家清秀的女儿,教主夫人姜恩实(朴智英饰)对此视而不见,与教主夫人并称左右护法的赵完泰(赵在允饰)也找机会想方设法对林家女儿动手动脚。
随着林家儿子遭遇不幸,林家父母为了寻求慰藉而被邪教的糖衣炮弹腐蚀,进而举家入教,亲手开启了灾难魔盒。
“新上帝”邪教的做法和韩国已经被曝光的许多案例多有相似之处。例如创立于本世纪初的韩国邪教“新天地”。
“新天地”教主李万熙三十多岁开始一直不断加入各种邪教,在数个邪教组织历练过后,五十多岁的时候创设属于自己的邪教组织“新证据帐幕圣殿新天地中央教会”,千禧年初开始向海外扩张势力。
从组织结构上看,“新天地”教和传销非常类似,有着等级森严的金字塔形结构,上设四活物、七灵、二十四长老,这三十五个人构成了“新天地”教的“宝座”,宝座之外,又有讲师、教师、传教士、传道士、元老长老、劝士、执事、门徒等分工。
总会之外又划出十二支派,每支派人数达到一万两千人,教会总人数达到十四万四千人时,天国就会降临。
“新天地”教强调一对一传教,会剥夺受骗对象的人身自由,进行封闭式洗脑,洗脑成功成为“普通教徒”后无法享受天国待遇,必须努力晋级,要参加传教培训班,努力发展新成员,达到一定数量后才能被成为“生命册圣徒”,进入天国。
基督教在韩国传播甚广,《圣经》故事中的千禧年传说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上世纪末那会儿,韩国邪教非常猖獗,教主以信邪教得解救、信邪教能治病等口号骗取金钱和女性的肉体,可被国家审判、被媒体曝光,都没能根绝韩国邪教。
事实上,韩国邪教问题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十九世纪。
1860年,李氏朝鲜时期东学创立,以反抗国内已有宗教和外来宗教。东学运动带动了一批新教派的创立。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日本开始对朝鲜半岛的殖民活动,朝鲜半岛的宗教活动更加活跃,新生教派数量数量过百。日本颁布“类似宗教解散令”之后,这些新宗教派别转入地下,同时与抵抗日本殖民的爱国势力合流。
朝鲜战争之后,新教派再次迅猛发展,原有的佛教教徒、基督教教徒因为观念分歧纷纷自立门户,成立新教派,这些教派往往在保留原宗教经典的同时,在教义中融合民族主义思想,非常合乎爱国的韩国人口味。
上世纪六十年代,韩国经济发展加速,社会各阶层矛盾激化,中产阶级下层和无产阶级本身缺乏招架时代变化的能力,许多人为了寻求精神慰藉,选择投入宗教的怀抱。
也是在这一时期,新兴宗教组织开始生成市场意识,考虑教徒需求分化潜在教徒市场,并出现了优胜劣汰的宗教市场竞争,几番大浪淘沙,新宗教仍然不断涌现,韩国新宗教传统也就此延续下来。
苦难的历史、病态的社会与繁荣的宗教市场,共同为韩国这个地方不大幺蛾子不少的地方孕育了富饶的邪教土壤。韩国邪教普遍存在提倡乱性、反社会、暴力、反科学等特质,如果区域狭小,邪教与邪教之间也会因教权问题展开正面冲突。
《救救我》中的邪教组织“新上帝”在林家最脆弱的时候伸出了魔爪,教主表演生动、眼泪真实,对于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林家人而言,很难拒绝一双温暖的手。
本以为是陌生人的善意,哪里知道是骗钱骗色的恶意;以为是包治百病的神医,怎知是加速病情恶化的神棍;以为是抚慰心灵的先知,结果是来榨骨吸髓的渣滓……
缺乏保障制度,有制度无法正常运转,规则被肆意破环的人类社会中,人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肉体的伤病、精神上的痛苦、缺乏常识……就连脑子转得不够快都会使人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处处都是潜在的深渊,人人如履薄冰。一辈子平安无事,是谓“幸运”。
中国或许不像韩国那样存在宗教生发的土壤,但中国人有对财富的渴求,传销无非就是把邪神换成财富的邪教组织,而这种组织从未从普通人身边消失。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救救我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