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自有颜如玉,大山深处的白发读者

腾冲发布

2017-08-10 14:56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在腾冲市五合乡丙弄寨有一道非常特别的风景线,不论雨晴,不分寒暑,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总在晨曦暮霭中认真阅读一本厚厚的书籍,她是那样专注,仿佛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打扰到她,四周莲荷飘荡、古树婆娑、流水潺潺,老人和这个古老的村落,已然进入了天人和一的境界。
典雅气质,让人心生倾慕
老人娘家姓封,是芒棒大户之家,少时曾到腾冲城求学,成绩优秀,后嫁入门当户对的丙弄常家,1949年,25岁的她刚刚成为第二个孩子的母亲,在昆明读书的丈夫及其兄便在一场暴乱中丢了性命,于是老人顶着大地主遗孀的身份开始了她风雨飘摇的一生,时至今日,守寡已六十八年之久的她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豁达智慧,周身散发出典雅的气质,让人心生倾慕,不由自主想要亲之近之。
六十八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从建国到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巍然屹立东方的大国;六十八年,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变成了今天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难以想象,一个柔弱的大家闺秀带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是怎样度过那些并不平静的岁月,今日的老人,云淡风轻,并不愿过多地复述那些遭受着物质、精神双重折磨的漫长年月,只淡淡一句“我就是读书,经历再大的困难,我只要仔细读上一晚的书,就都看开了。”
做人通透干净
就这样,书籍伴着她渡过了漫长的岁月,时光如白驹过隙,恍然她已是九十三岁的高龄,如今家道兴盛、儿孙满堂,老人时常笑着与孩子们说“要多读书多动脑,这样才耳聪目明,做人才通透干净”。
值得一提的是老人家里除了两个儿子因为阶级成分不能完成学业外,孙字辈的孩子们均走出大山,成为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享誉世界的龙江特大桥设计者常文便是老人的侄孙。我想起老人流利地背诵《朱子治家格言》的情景,不禁感慨,正是这严谨的家风、智慧的长者让这样的家庭人才辈出啊。
人们问及老人种种旧事,她最感兴趣的莫过于那些读书的岁月,其中一段是跋山涉水骑马到腾读书的往事。我想起美国著名军旅作家埃德加·斯诺对腾冲的一段描述:“……突然之间,当落日西沉到蔚蓝色的山峰下面,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子骑马走过城门。……她像男子一样骑马,她那黑白杂花的小马驹背上披着鲜红的龙毯。她走近我风尘仆仆的坐骑时,抬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然后又将头俯至鞍前鞠了一躬。我高举帽子,挥舞致意,她以年轻女皇的风姿骑马而过。这就是我记忆中的腾越。”或许,那就是旧时她的最好写照吧,年轻高雅、生机勃勃,富含着东方女性的典雅和魅力。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每每有人惊诧她的健朗,问她养生之道时,老人便开怀一笑“一日三餐不太饱,吃呢清洁又新鲜,一生无病活到老。”说完又连连笑道“不过是土话罢了,土话罢了……”
然而她的“土话”中却蕴含着一套质朴的人生哲学,今日听来犹有醍醐灌顶之感,“不太饱”即不要有太高的欲望,“清洁又新鲜”即心安理得之意,今日之干部,若有老人这番情怀,便能如老人一样长长久久了,就算经历一时之困难,但总能守来云开月明呀!就如她所说,钱不必太多,够用就好,身外之物太多,反累了内心。
世人都愿意亲之近之重之
这样的女性,因为终身读书才自带光芒,历经岁月,典雅如初;这样的长者,不愧为人之楷模,也难怪世人都愿意亲之近之重之。
文:王艳艳
图:解宏伟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