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的风雨前路

欧阳俊/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2017-08-11 16: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8月10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出席国家制宪大会会议并发表讲话。 视觉中国 图
看起来,马杜罗一切顺利。8月4日,委内瑞拉制宪大会正式成立,虽然连参与选民数量都不能得到技术公司的证实,但马杜罗得到了“和平的胜利”。虽然制宪大会的合法性被广泛质疑,但可能很快就会迎来“马杜罗宪法”。不过,政治上的胜利难以掩盖马杜罗政府治理的失败。擅长动员社会力量的马杜罗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以其擅长的政治斗争更加迅速地把这个国家引入更深的困境。
失败的国家

我们曾在今年3月《滥发的玻利瓦尔与忧伤的马杜罗》一文中预测,2017年的委内瑞拉朝野难以和解,政治经济状况都将继续恶化。我们努力乐观,但依然认为在可以预见的短期内,无法对委内瑞拉作出积极展望,政治乱局和经济寒冬或许至少要持续到新的大选之后。跟踪最近几个月的形势发展,我们发现,现实比我们的预测更悲惨。
朝野和解陷入死局。或许马杜罗相信平息动荡最好方式是集中权力。3月份,支持他的最高法院宣布反对党控制的国会非法,使得立法权虚置。5月份,他宣布召开制宪大会,以制宪大会取代不听话的国会。7月30日,制宪大会代表选举举行,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制宪代表席位。这些举措遭到反对党强烈抵制,持续不断地组织街头抗争,要求提前举行大选,释放政治犯。委内瑞拉陷入一片混乱,自4月份至今,已有100余人死于街头抗争。
泥潭深陷的经济彻底崩溃。虽然委政府2015年就停止公布经济指标,但依据观察到的现象和少数可得数据,完全可以想象其经济惨状。据CNN报告,委5口之家目前每月需106万玻利瓦尔支付食物、住房、教育、健康等基本需要,是去年的5倍多。尽管马杜罗政府今年已三次上调基本工资,但超过三分之一的家庭每天只吃得起两顿饭,四分之三的人口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尽管马杜罗政府已四次调整外汇管理制度,但混乱的政局、崩溃的经济彻底摧毁了市场信心。据Dolartoday网站数据,玻利瓦尔黑市汇率8月6日一度跌至19000玻利瓦尔/美元,不到年初的二十分之一,三年前的百分之一。
社会治安形势糟糕得难以形容。根据公开报道统计,今年以来,委内瑞拉每10万人有91.8人死于谋杀,沦为世界上第二暴力国家。其中,首都加拉斯加每10万人有130人死于谋杀,是世界上最暴力的城市。
委内瑞拉糟糕的政治、经济、治安状况,充分反映在去国离乡的人数变化上。美国政府2015年只收到958份委内瑞拉人的难民申请,2016年飙升至2334份,增加了1.4倍。曾经的宗主国西班牙情况更甚,仅今年1月份就收到近800份来自委内瑞拉的避难申请,甚至超过欧洲难民危机期间叙利亚难民申请峰值。
谁之过?
委内瑞拉是南美大国,自然资源丰富,拥有全球最大的石油蕴藏量,有着较为扎实的经济基础,曾离高收入国家行列一度只有半步之遥。委内瑞拉有着民主协商、和平交接政权的传统,曾长期被视为拉美民主模范生。如今,政局混乱、经济崩溃、民生凋敝、社会动荡,这样的失败,是谁的错?
马杜罗宣称,资产阶级内外勾结、疯狂破坏是导致委内瑞拉经济崩溃、政治动荡的罪魁祸首。美国每次宣布对委内瑞拉的制裁,都被马杜罗用作指责美国干预的证据。玻利瓦尔黑市汇率疯狂贬值,超市货架空空,工厂停工停产,在马杜罗看来是反对党操纵的结果,是其破坏委经济的罪证。议员在国会的反政府议案,民众在街头的抗议示威,被马杜罗称为资产阶级内外勾结、动摇委内瑞拉的阴谋。
反对党确实有过错。反对党提不出可凝聚社会的共识,过于强调对抗,不愿妥协合作,为反对而反对,的确对委内瑞拉社会撕裂负有很大责任。但是,委内瑞拉的反对党虽然2015年赢得了议会选举,但由于立法权被法院剥夺并未实质拥有国家治理权力,显然不能担负国家治理失败的主责。
事实上,自查韦斯上台后,执政党长期控制着政府、国会、法院和军队,享有最广泛的国家治理权力。权力越大,责任越大。从这个角度来看,反对党将国家治理失败归于执政党同样有道理。正是因为执政党奉行查韦斯主义,完全背离了基本经济规律,破坏了市场机制,恶化了投资环境,扼杀人民的积极性与创造力,造成国家经济风险管控失范。在高油价时代,问题被石油美元收入迅猛增长所掩盖。金融危机后,国际原油价格下滑,原油出口收入急剧萎缩,国家经济安全风险突然爆发,直到最终崩溃。这才是造成今日乱象的根本原因。
但是,将责任全部归咎于执政党,也过于苛刻。查韦斯上台之前,委政治经济和社会治安状况同样一团糟,至少其执政期间社会总体保持了稳定。执政党对内推行民粹主义政策,多是为了迎合委内瑞拉人“Less work, More money”的心愿。对外宣扬大玻利瓦尔主义,也充分满足了委内瑞拉人的国际虚荣心。这个国家的失败,不能诿过于他人,自然是全体国民的失败。责任归于全体,后果当由全体承担。
解不开的死结
委内瑞拉已经陷入死循环,在既有政治框架下很难解开。制宪大会正式成立,国会事实上被解散,朝野和解之路至此被完全堵死。现在,反对党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通过街头运动对抗政府成为其唯一选择。而街头运动很难避免不演化为暴力冲突。
可对马杜罗而言,何尝不是内外交困。制宪大会虽然得到了古巴、厄瓜多尔等左翼政党领导的拉美国家的支持,但遭到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大国的强烈批评。美洲17国外长会议表示不承认制宪大会的合法性,美国甚至因制宪会议代表选举对其进行了制裁。如果选择暴力镇压街头运动,必然会引发更大的国际压力。
然而,混乱无序和缺乏基本生计保障,也决非国民可以长期忍受的状态。唯有利刃,方能解开死结。不论是否愿意,如不能和平解决分歧,暴力将成为委内瑞拉下一个选择。目前难以判断的是,谁将是暴力控制者,谁又是暴力清除对象。从最近军营袭击事件来看,军队也开始躁动不安,各方势力开始渗入,情势日益复杂。
已有学者预言,委内瑞拉将陷入轮回,军事政变是大概率事件。这虽是拉美国家历史上常常发生的故事,但如预言成为现实,依然令人悲哀。也有学者认为,也许执政党内部将会分裂,产生新的政治强人,抛弃马杜罗的政策,平息纷争。还有学者以为,马杜罗目前仍不可替代,但他会在冲突的压力中调整,实现妥协。不论出现哪种情况,委内瑞拉内部动荡都似已不可避免,差别不过是动荡的强度差异和时间长短而已。
而最坏的情况,则是将上述三种猜测由后往前地逐一上演,暴力相继十数年而不得终结。这恐怕才是最悲哀的结局。
任何一个国家,国民都要生存。生存需要秩序。随着社会动荡加剧,委内瑞拉会越来越渴求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越来越呼唤强力将国家带回到发展的道路上休养生息。乱世出枭雄。这种情况下,一个果断高效的开明专制政府会更容易被接受,因为其至少有能力提供诸如人身安全和公共秩序等基本公共产品。即使这是一个军政府。
走出失败的关键
国家的失败,看起来是政治的失败,根本在于经济的失败。经济运行良好,再糟糕的制度都能维系。经济崩溃,再理想的制度都难继续。委内瑞拉要走出失败,首先经济必须走出泥潭。经济状况不好转,社会稳定注定不会持久。只要经济恢复发展,国民可以生存,社会就会恢复秩序,国家就能稳定。
因此,未来的委内瑞拉,不论政治上是否会走向军人专政,但其经济上转向市场,将是必然选择。未来的委内瑞拉政府,不论谁当政,即使是马杜罗自己,最终都会抛弃查韦斯主义,对民粹主义经济政策进行改革和调整。重新激发经济活力,避免再度陷入崩溃,委内瑞拉需要平衡个体利益和国家利益,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保障市场制度安全,坚持对外开放积极参与全球竞争,通过创新努力构建竞争优势,以实现对国家经济安全风险的有效管控。
然而,即使明确了方向,但要真正走出困境,委内瑞拉还需一位真正的领路人。查韦斯已是委内瑞拉的政治强人,有深厚的民众基础,自身也深谙政治之道,且赶上了高油价时代,原本有机会带领委内瑞拉走出历史。但作为国家领袖,他以意识形态划界,推行了一系列不符合发展要求的对内对外政策和制度变革,不仅没有努力凝聚和维护社会共识,相反还不断强化不同群体间的利益冲突与分歧,导致社会分裂,经济崩溃,错过了比肩玻利瓦尔的机会。
新的领袖需要拥有高度的政治智慧。从某种意义而言,对委内瑞拉总统的要求高于对美国总统的要求。在美国,社会发育强健,民众可以嘲笑他们的总统智商只要达到80即可胜任。但在委内瑞拉,阶级矛盾、种族矛盾尖锐,社会分裂严重,没有政治大智慧,国家领袖就不能在各方争议中折冲樽俎,引导达成共识,带领民众走出困境。
其次,新的领袖需要具备良好的领导力。福山认为,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领导人的才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拥有了良好的领导力,即使存在明显缺陷的制度也仍然能够很好地运行;如果缺乏领导力,任何制度都无法弥补。委内瑞拉制度缺陷很多,需解决的问题也很多,没有能力的领导人只会让情况更糟。
更重要的是,新的领袖还需要有一颗善良、高贵的心灵。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制度安排不健全,国家领袖可决定的事情更多,权力运用的空间更大。唯有一颗悲悯世人的高贵心灵,方能主动约束自己的权力,做到出于公心,带领民众寻得幸福。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委内瑞拉,马杜罗,制宪大会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