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雷佳音:男人只要克服自私,就会有魅力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杨茜

2017-08-14 08: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雷佳音接受专访。采访 杨偲婷 杨茜 摄影/剪辑 杨偲婷 视频编辑 薛松(04:24)
鞍山河振宇?修图版孔侑?原上金城武?
不,这些当然都形容不了雷佳音——新晋人气组合老TFBOYS成员瑞(Ray),以及认为自己是“神的孩子,北方来的国王,一个平凡的人和一个小动物”的雷。
见到雷佳音时他在酒店里正吃饭,餐车上有一份煲仔饭和蔬菜,期待他像《绣春刀2》里的裴纶,吃得认真吃得感人。
但结果没吃多少他就叫助理来收了,和裴纶完全不同。
他说裴纶的好吃属性是剧本设定,和他本人一点也不像,比起吃,他还是喜欢喝。
“我妈让我喝酒,小学一年级,我舅带我和我姐下饭店,我和我姐一人喝了一瓶啤酒。”北方的母亲喜欢教育男孩子成为英雄,就算酒量不行,也要敢喝。
这个爱好延续至今,雷佳音表情严肃重申“我的酒量非常好”,附加上举例说明,“我称为东北下岗工人喝法,中午十二点开始流水席,喝到第二天早上10点,地上躺一大群人,我还醒着,跟人聊表演呢。”
尽管没能成为一般意义中的大英雄,但对现在的雷佳音来说,走红程度和酒量大约都可以敌上英雄人物了。
27岁前,活跃于话剧舞台,29岁被宁浩看中做男主角,又跌回现实不断出演软萌絮叨的小荧幕暖男。
在出道第11年,因为《白鹿原》《我的前半生》《绣春刀2》三个作品连着播出或上映,一年多前为了鹿兆鹏这个角色住在陕西乡下,认为这个角色或许是演员生涯终结点的雷佳音,终于红了。
不是《黄金大劫案》后他渴望的一点红,而是从业界到观众,上至阿姨妈妈,下至90、00后,全都知道的“他很红”。
在上半年的三部作品中,雷佳音分别饰演慷慨激昂为革命可以六亲不认的鹿兆鹏,中年出轨抛妻弃子后又反悔的渣男陈俊生,以及属性好吃笑容狡黠的锦衣卫裴纶。
三个角色都不是各自剧作里最受关注的主角,未播出时只有在《我的前半生》中扮演薛甄珠女士的许娣跟雷佳音说,“佳音,三部戏播完,你会很好。”当时雷佳音没信。
“但我仍然不知道上帝会发什么通知单,也许先让我热闹一下,再摔得更惨也有可能。”
雷佳音突然圈粉无数倒不仅因为是好演员,而是戏中演渣男,戏外成逗比。
他在微博上一点不吝啬东北人的搞笑天赋,用其他演员的表情包。
在观众骂他演的陈俊生渣之前,就写“我来我来,陈俊生渣渣渣渣渣渣男”。
在观众骂他演的鹿兆鹏渣之后,他写“天堂没有鹿兆鹏,我下地狱了呗”。
跟郭京飞、李光洁组成的老TFBOYS更是中二气质爆棚,不相互挤兑友谊就进行不下去一样歇不下来。
跟郭京飞(左)、李光洁(中)组成的老TFBOYS
郭京飞吐槽他“逊爆了”,“他活着就是一乐儿”;李光洁一脸正气地说“雷佳音郭京飞这种长相一看就是坏人”;雷佳音为李光洁宣传个电视剧,也要使个坏换成自己电视剧的播出时间。
连回答自己最想尝试的角色也没忘再怼一把,“演那种被这个世界唾弃的侦探,郭京飞在《暗黑者》演得一点不好,太端着了。”
对讲段子这个事,雷佳音拧着眉头,确实发自内心,但包袱沉重。
在最近一档要念网友评价再怼回去的节目上,他五官拧在一起,连说两次想走,不想录了。“我不是怕网友骂我,是对自己表现不满意,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哎哟觉得自己回答得一点不精彩。”
记者诧异,“你已经有了段子手的包袱啊?说话不好笑不行?”
“我不发朋友圈,那我怎么办呢?我总得跟人交流,只能选择这种段子手的方式了。”
谁也不能一开始就举重若轻把生活过成段子。雷佳音小时候的中二逗贫限于课堂和朋友间,到了初中后感觉自己不是学习的料,跟家人说要退学开“佳音小吃部”,“太小还啥都不会,除了开车,只能开店。”
后来去了个艺术学校才知道还能演戏,顺利成为上海戏剧学院一员。
逗贫归逗贫,如果没在上戏遇到郭京飞,大概雷佳音的生活还是要改写一些。“郭京飞30岁前拿遍了话剧界能拿的所有奖,确实非常优秀。”
怕是和郭京飞的互怼让大家忽略他们真实的友谊,雷佳音又认真强调一遍,“真的真的,郭京飞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思绪翻飞,雷佳音望向窗外少倾,回头来继续拧着眉,“我跟郭京飞每次喝完酒都吵架,互相批评对方的演技,我说你离开话剧舞台以后的作品都不好啊,他说雷佳音你怎么怎么地。一桌子人不敢说话,以为我们怎么了,觉得我俩快打起来了,其实特别正常。第二天醒了我们就搂着对方,亲对方,我说,‘我爱你!杰夫瑞。’他说‘我也爱你,瑞。’这是一种高级的爱。”
气氛有些沉默……“他真的叫你瑞?”记者问。
“有时候叫雷,我朋友们都这么叫我,一个字,我觉得很有情感。”
这醉酒相拥的友谊其实颇有点难兄难弟的意思。哪怕拿遍话剧界所有奖,郭京飞在电视电影上的发展也没能配上他的演技,雷佳音也遭遇类似境遇。
从话剧舞台过渡到摄像机里,演了几部现代戏,他被宁浩发掘,成为《黄金大劫案》男主角小东北。《黄金大劫案》成功了,雷佳音以为也会跟着红了,毕竟已是“宁浩的男人”。
等了很久,结果远比想的差,宁浩说,憋着,别演电视剧。
《黄金大劫案》中的雷佳音
憋了一段时间,雷佳音说想通了,先能演再说,别那么傻等了。这之后便是《宝贝》《断奶》等一系列电视剧里接地气的角色。
接《白鹿原》本子后,他犹豫过鹿兆鹏这个角色不讨喜。这在 《白鹿原》的纪录片也看得出,他在纪录片里谈鹿兆鹏时说自己一开始总在找角色性格,但效果不理想,最后秦海璐跟他说,不要在性格里找性格,大意这是个群像剧,鹿兆鹏承担的更多是功能。
这建议对拍摄顺利进行很有好处,但网友对鹿兆鹏白灵戏份不感冒,雷佳音承认自己看到这对CP也要快进,“后来我跟白灵的戏,事件性太强了,总是在执行任务。”
但当初还是接下角色尽力演好,最重要原因是他觉得当时的自己跟鹿兆鹏的内心隔着剧本相拥,共同阴郁着。
电视剧事业多年也没太大进展,他快要受不了这样下去了,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他甚至心想,这或许会是最后一个角色了吧。
哀叹一声,他把鹿兆鹏被观众骂的原因归结为自己诠释得不好。
时隔5年,宁浩和路阳筹备《绣春刀2》,又想起雷佳音。雷佳音愿意演裴纶的理由亦简单有力,“因为宁浩监制,他叫我的。”
当然,宁浩记着他,绝对不是他平时刷存在感。“有的时候发朋友圈其实是为了找一种存在感,是不够坚定,不够相信,会怕大家把我忘记。我有时候深夜也会孤独,也会给别人点赞、留言,但是人总得坚持点什么吧?如果你的朋友和你足够好,合作的导演知道你足够好,你其实不用做什么,他们都会记得你。”
酒的主题还在继续。这么爱喝,是借酒浇事业的愁?作为一个东北人,雷佳音坚决反驳了这一点。
“我从来不借酒浇愁,我能喝出好喝。”不止好喝,“喝完更发现美,他们说艺术起源于劳动,扯淡,艺术可能是起源祭祀,酒神。一个人喝完酒觉得生活特别美好。想与人交流。”想交流的结果就是在微博上又开始醉后发段子。
对于怎么看待自己这个终极问题,几年前配合电视剧宣传的一张大尺度剧照里的纹身其实已经诠释了,雷佳音继续拧着眉头,“神的孩子,北方来的国王,一个平凡的人和一个小动物,说的就是我自己。我所有纹身都在身体左边,我要一半黑,一半白,因为,这就是我。”
气氛将要再次陷入沉默,雷佳音松开眉头,“我知道我聊得好油腻……”
【对话】
澎湃新闻:听说你一开始对陈俊生这个角色是不想接的,是担心有争议吗?
雷佳音:肯定的呀,一开始我只看了五集剧本,他确实是婚内出轨的一个渣男,所以当时会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能力去把这个角色演绎好,再加上公司同事也会一直说:你得慎重啊,确实一开始我是推掉了。适合我也不能说适合我啊,演渣男确实是个挑战。
澎湃新闻:在你个人看来,出轨行为是否值得原谅?你觉得一开始大家都骂,但后来很多观众谅解陈俊生的原因是什么?
雷佳音:我觉得可以原谅,为什么不呢。我们生活中一定有这样的朋友存在,我们不能说:这个人出轨了,那个人是小三,我们就不要这个朋友,然后否定他的一生。人无完人,谁能不犯错呢?
其实这个首先要感谢编剧,她把这个人物写得很丰满,我们身边真的有挺多这样的人。不能因为他婚姻上出了问题,就否定他的一切。
编剧这样写,我就这样诠释:人是好人,但他有过错。
这就是生活。我们聊婚姻有时候会说,婚姻就像冰箱,没有用几十年不坏的冰箱,坏了是选择修理它呢,还是扔掉,无论做哪种选择,这就是生活本身。
而且有家庭的人一定懂,结婚不是两人的事儿,是两个家庭的事儿。你看陈俊生,他能随时关怀他的丈母娘,随时随地给他小姨子钱,生活中有人能做到这样挺不容易的,这人挺可爱的。
澎湃新闻:能不能给大家一些维持经营婚姻关系的建议?
雷佳音:没有捷径,婚姻是无解的,没有哪个婚姻就比哪个婚姻更好。有人开玩笑说,看了《我的前半生》,全职妈妈就出去找工作了。其实我觉得没有很大用处,不解决本质问题。难道夫妻两个人步调一致,婚姻就不会出问题吗?我不知道,我不能去说婚姻就该怎样怎样,我只能说,两个人走到一块儿不容易,好好珍惜。
澎湃新闻:这部剧里另一个被讨论很多的点是女性独立,作为男性,你对女性独立怎么看?
雷佳音:我觉得女人应该柔软,能不做女强人,尽量不做女强人。
我生活中有很多女强人好朋友,我跟她们聊天,我会尊重她们的选择,站在她们那边,但我感觉越是女强人,回到家里,一个人的时候,一定是有她的脆弱。她们外表的强悍和内心的柔软,我觉得是成正比的。
当然每个女性都有自己的理想,但不一定要逼着自己做女强人来完成它。我觉得女性天性是柔软的,是需要安全感的。
澎湃新闻:听说你看《白鹿原》,看到自己饰演的鹿兆鹏戏份,会快进。为什么?
雷佳音:这个戏我现在看,其实我对自己的表演是不够满意的,我是努力在完成。这个角色先天有他的局限性,我看鹿兆鹏和白灵的戏,确实在快进。因为我觉得《白鹿原》这个戏好看在人性复杂的东西,人和人之间关系那种复杂的东西。后来我跟白灵的戏,事件性太强了,总是在执行任务啊,枪战啊,这个过程里可能恰恰忘了,这个戏重要的是人与人的关系,人性的美和丑,我们民族的美和丑。我会多少觉得有点偏离,我是诠释者,这个问题的责任主要在于我,我并没有把鹿兆鹏诠释得足够好。
澎湃新闻:当时鹿兆鹏这个角色确实招了挺多骂的。
雷佳音:确实挺多人骂我的,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现在年轻人的审美已经前进到这个位置了,我接鹿兆鹏这个角色时,没有想到这种形象会被骂得那么厉害,虽然比较高大全吧。
骂得厉害,我只能自嘲嘛:虽然你们骂我,但我好歹也是原上金城武了嘛。
澎湃新闻:所以孔刘、金城武代表你对男人的最高审美吗?
雷佳音:没有没有,这都不是我说的,都是身边的人,或者网友的评论。什么修图孔刘啊,鞍山河正宇啊,原上金城武啊,这都他们逗贫说的,我也挺乐,就发微博。
在我这儿,男人最高审美是有趣,我挺庆幸老天没给我一副特别好看的长相,随着年龄增长会越发觉得,体现男人魅力的方法有好多。
其实这事很简单:你只要克服自己的自私,就会有魅力,这是我想对男士们说的话。因为每个人都自私,你只要能克制住自己的自私,小到主动买单,大到有责任感,多替别人着想,你一定是个有魅力的人。
因为太多有魅力的品质和为人着想有关了,比如从容大方,温柔体贴,绅士风度。
我对女性的最高审美也是有趣。人活着挺苦的,上班下班挤地铁,柴米油盐酱醋茶,有趣会特别重要。我建议找另一半要找率真有趣的女孩过一辈子。
澎湃新闻:《白鹿原》的拍摄过程应该是挺艰难的,还能想起对你来说最难的时刻吗?
雷佳音:整个过程都觉得挺难,当时我真的是犹豫了很久,因为名著嘛,谁胆儿那么肥敢演名著啊。我就是高估自己了,就去了,我当时接这个角色是因为这个角色的心境,和我当时的心境很像。
因为我是那种演员,我不是一开机,就能上去慷慨激昂地演的,我是那种摄影机关了,我还会在那种心境中一直沉浸很久的人。所以大家看到鹿兆鹏的那种忧郁,被击倒后的匍匐前进,特别像我当时的心境。
2015年正是综艺大年,满天飞的综艺,我就挺爱看,看了就乐,但看完关了电视机,往窗外一看,茫茫的白鹿原,我就会想,自己干艺术是不是干得有点早啊,是不是就这样默默无闻的一辈子就过去了。
澎湃新闻:所以这种忧郁的来由,是默默无闻?
雷佳音:他们很多人会觉得雷佳音是不是因为没红,默默无闻看不到出路,所以特忧郁,其实我不能说没有,但不是最大的原因。我就是觉得特无聊了。
人有的时候会这样,一个人高兴的时候特高兴,一个人孤单的时候特孤单,好像看透了生活本质那种丧,觉得好无聊啊。
当时对我来说,有时候看到生命的离去,有时候看到家里人身体不好,全是生活带来的那些,面对那些,就会觉得表演这事儿特小。当时我真以为《白鹿原》是我拍的最后一个戏,所以我现在能被观众重新认识,我也没有包袱,就觉得:嗨,演一个就当赚一个吧。
我还真得感谢后来拍《绣春刀2》,剧组把我扔到农村练武术,几个月,每天八小时高强度的训练,把我从那种心境中彻底拽出来了,身体特累,但心里特平静,睡眠也好了,运动分泌大量多巴胺,不再丧了。
澎湃新闻:《绣春刀2》算是你第一部古装动作戏,当时接这个戏的机缘是什么?
雷佳音:因为宁浩是监制。虽然没那么多人了解我,但宁浩了解我,他推荐给我的戏,一定是适合我的。其实当年拍完《黄金大劫案》,有很多简单的方法,会让我曝光得更快,但我没有这样选择。
人都说当你不知道选择哪条路的时候,就选择艰苦的那条。拍完那部戏之后我确实迷茫过,不知道自己该演什么,找我的戏很多那一阵,我不知道怎么选择,于是就默默地演着。
我比较老派,还是希望用表演让大家记住我。
澎湃新闻:之前看你在微博秀过自己的纹身,能聊聊这个纹身吗?
雷佳音:那是2013年的时候纹的,我那个纹身写的是“神的孩子,北方来的国王,一个平凡的人和一个小动物”,说的就是我自己。结果后来我成了表情包,真成了小动物。
都是我自己想的话,我想诠释我自己,就写了这些。我纹身一定要是对自己有纪念意义和价值的东西。
其实我第一个纹身是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了,以前纹身我总纹在隐蔽的地方,怕给别人添麻烦嘛,工作中有时候需要遮嘛,但随着你生命的开口越来越小,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时间的逝去,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存在多久,你会越发强烈的想要做自己,所以现在,又到了纹身的季节了。
下个纹身准备纹腿上。我所有纹身都在身体的左边,我要一半黑,一半白,因为这就是我。
澎湃新闻:不做演员后想干什么?
雷佳音:吃成一个胖子,周游世界。
明星
我是演员雷佳音,一个喜剧演员如何在丧脸渣男和萌捕头间切换的,问我吧!
雷佳音 2017-07-29 391 进行中...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雷佳音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