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阿里CEO张勇:不存在单方面的开放,希望朋友越来越多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实习生 王梦琦

2017-08-13 19: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阿里巴巴霸道”“马云又放大招颠覆××行业”……
随着阿里巴巴变大,最近又站上4000亿美元市值的关口,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花名:逍遥子)觉得有必要出来和大家谈谈。
对话时间在8月11日周五的晚上5时。张勇从平台规则,谈到新零售,再谈到自己在阿里这10年,也不避讳去讲竞争对手,比如亚马逊、腾讯、顺丰,与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谈了将近2个小时。访谈结束后的阿里杭州园区,依然灯火通明。
谈亚马逊:不是难免一战,而是已经打上了
“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阿里怎么全球化,跟亚马逊最终难免一战,我说怎么难免一战,我们已经打上了。”
阿里巴巴正在展开它的全球化战略,由于亚马逊也是电子商务起家的平台型互联网公司,于是外界有人说,阿里和亚马逊终有一战。张勇表示,阿里最重要的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国的文化和中国人做事情的方式,比如细腻、柔韧性,是阿里巴巴特有的。 
张勇表示,亚马逊的全球化策略是典型的美军打法,有一张图纸,先准备好,如果开拓一个新的国家市场,会深思熟虑地看要不要进入。如果定决心,亚马逊接着就会造仓库、建供应链、会员体系,依靠这套方法成功拿下了德国、英国等很多市场。
“我们肯定是另外一个路数。亚马逊成功的地方,都没有一个融合了当地文化和西方技术的公司去跟它进行足够体量的对抗。每个市场都有每个市场不一样的打法。”张勇说。
在东南亚,阿里斥资约20亿美元,拿下东南亚本土电商平台Lazada的83%的股份,通过Lazada布局当地市场。
阿里还没有进入对方腹地的美国市场。亚马逊在阿里腹地的中国市场,发展平平。亚马逊上个月试探性地在新加坡投放了亚马逊的王牌会员配送服务Prime Now。
8月7日,阿里巴巴(NYSE:BABA)市值已突破4000亿美元,跻身全球上市公司第一阵营。全球4000亿美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屈指可数: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张勇

谈霸道:阿里是个大网红,人红是非多
成为大公司后,关于阿里的“霸道”的质疑声也随之而来。
“平台经济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不仅中国,全球也是,包括亚马逊、谷歌、Facebook、苹果这几家大的平台型的公司……确实阿里现在挺大,无论从市值、影响力、业务边界来讲,涉及到很多领域。这一定会带来正面的东西,但也会跟现在存在的东西发生一些摩擦。其实很多情况下,很多问题被解读得复杂化了。总归,阿里巴巴希望朋友越多越好,这是基本的道理。”张勇说。
针对媒体提到的顺丰与菜鸟关于数据之争,阿里投资锤子疑云等问题,张勇没有过多展开谈细节,表示:“双方都要防止被裹挟着走到那一步,好象看客们唯恐这个事件不乱一样。”“阿里大了,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大网红、大IP,把这个作为标题点击率很高。”
“菜鸟和顺丰的工作团队之间发生了一些摩擦。当时的情况是,小孩打架,家长还没明白过来,外面看客一堆……我跟王卫(顺丰创始人)是这么讲,顺丰和阿里可以不做朋友,但绝对不会走到做敌人。因为我们是上下游的关系,到今天淘宝上大量的订单,是顺丰在提供快递服务。”张勇称。
而关于投资,张勇表示,“投资不投资肯定有一个公司决策流程,而不是说我自己想投谁就投谁。”
谈新零售:设计盒马时,唾沫星乱飞
过去两年,张勇主推新零售,尝试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用户体验,现在外界已经看到盒马鲜生等成果。
“两年前我设计盒马,跟老蔡(侯毅,盒马创始人)一起做盒马一样,我们俩喝了无数杯咖啡,然后唾沫飞溅,然后碰撞那个原形的就大概定出来了,我了很多刚性的标准,要做到这样必须要实现这几个东西。”
像淘宝、天猫都是平台级产品,但盒马鲜生却是阿里亲力亲为,张勇称,“盒马未来一定会走向平台。”
对于平台的定义,张勇认为今天阿里需要重新去定义。“什么叫平台?平台不是说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叫平台,平台更不是说搞个自由贸易市场叫平台,平台是有商业规则、行为规范的,这是参与这个平台的各方共同约定共同遵循的东西……大家讲平台都讲开放,我认为所有的商业场景,最终是一种在互利下的合作,不存在一种单方面的开放。如果只是说我为你,你不为我,我觉得很是虚伪的。”张勇说。
谈微信:小程序和零售结合是物理反应,但缺少化学反应
针对最近腾讯旗下的微信推出的小程序也在大力推广零售领域的落地,张勇表示,“微信这个产品很不错。有这么高频甚至是这么大用户流量分发系统,一个用户体系、用户生态走向其他的领域,想法无可非议。但是能否大规模验证成功,还是要看后面的发展。”
“微信的核心还是连接一切,能够带来价值,充分发挥互联网的属性,使距离变得更短,信息变得更对称。但是连接一切发生的是物理反应,他没有发生商业需要的化学反应,也就是从无到有的反应。新零售的核心是人、货、场的重构,让大数据让人、货、场的重构的核心是要发生化学反应。”
“因为我在内部经常说,当然我当然希望也有一个,但是我自己不能变出来。”张勇说,“最关键还是要用我们最擅长的东西,和我们的技能、我们的能力做好我们的事情。”
谈自己:阿里复杂程度远超10年前,每天都在修屋顶
今年正好是张勇来阿里的第十个年头。
2007年8月29日,张勇以CFO身份在盛大出完当季财报后,与陈天桥告别,第二天一早赶到杭州入职阿里巴巴。当年习惯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节奏,似乎已经让他忘了什么是劳逸结合。
张勇坦言,自己每天都焦虑,每天都在修屋顶,“不是说4000亿美金的时候要修屋顶,你股价60元、100元都要修屋顶,其实生活就是要这么继续,跟股价没有关系。”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做阿里巴巴集团的CEO,从来没有想过。到今天更多的是一个责任,和一个历史的机遇。怎么样跑这好一棒,能够不辜负于大家的信任,马老师的信任,和我们前面的这些创业者,从最早的18个创始人到今天,尽管今天阿里巴巴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十年前、五年前相比,都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
“我最大的优势是睡得觉,不管发生天大的事情,到点我就睡觉。如果你没有乐趣,只是扛个责任,这个事情也很难搞好,责任必须要有,也不能苦中作乐,苦中作乐前提还是苦的,还是要乐中作乐。”张勇说。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里巴巴,张勇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