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群力中医门诊号贩猖獗:板凳躺椅齐上,专家号炒高近十倍

张家琳/上观新闻

2017-08-14 11:09

字号
凌晨3时40分,“群力”70岁以上老人绿色通道前的板凳、椅子。本文图片 上观新闻
每天一大早,群力门诊部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号贩子们长期把门诊部当作自家领地,公开雇人排队、垄断号源,10.5元的的专家号至少被炒高近10倍。
上海群力草药店是申城一家主营中草药的中华老字号名特商店,尤其是该店二楼“群力中医门诊部”是广大癌症患者渴望命运获得转机的神奇之地,每天有大量病家慕名而来,知名医生限量挂号。
可每天一大早,门诊部门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号贩子们长期把门诊部当作自家领地,公开雇人排队、垄断号源,10.5元的的专家号至少被炒高近10倍。号贩子们还自行维持排队秩序、随意进出多人看守的门诊部大厅,甚至深入专家诊室……
患癌老人曾扬言要和号贩子拼命
家住广灵二路82岁的孙老先生向解放日报新闻热线63523600反映了他的求诊经历,还寄来了现场照片,详加说明:
因76岁老伴被查出患了肺癌,孙老先生陪她前往群力草药店挂号求诊。今年5月中旬的一天,老人清晨4时半起床,6时到“群力”。眼前照顾70岁以上老人的绿色通道里都是小板凳,虽然无人,但现场号贩子只准他俩排在板凳后。当天老人最终没能挂上专家号。7月8日,两人凌晨3时起床,特地搭乘出租车于3时50分再次赶到了群力。绿色通道照顾15个专家号,老人拿到的却是16号,前面的号又被号贩子搞走了。
孙老先生信中说:前排有位患癌老人自称半夜12时就到了,当天总算挂上了号。该老人曾气愤地对孙老先生说,要是再挂不上号,就准备和号贩子同归于尽。当天,排队患者与号贩子们也发生了激烈争吵,有人拨打了110。可警察来后劝说了一下,就走了。
孙老先生既生气又担忧地说:群力中医门诊部名闻全国,可专家号长期被号贩子把持,排队秩序异常混乱,这太不正常了!
对该门诊部号贩子们异常猖獗的愤怒,并非只有孙老先生夫妇,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上同样有所反映。如家住青浦赵巷、身患胃癌的70岁杨女士,凌晨3时多即赶到现场排队,可多次挂不上号,被迫向号贩子们高价求购专家号。
凌晨3时40分,躺椅、板凳已摆了42个
号贩子究竟如何“神通广大”?8月9日凌晨3时40分,记者来到了金陵东路396号群力草药店门口。
凌晨3时40分,“群力”门前的板凳、躺椅等。
天黑路湿,暴雨下了一夜,但金陵东路骑楼廊檐下的“群力”门口却未受影响,板凳、躺椅已一字排开:朝东,近永寿路口的70岁以上老人绿色通道前,是样式统一的11只小板凳,其左右还各放了2把缠有黄色封箱带的靠背椅子;往西,直至广西南路口的浩友网吧,沿路夹杂着躺椅、板凳、椅子、甚至地铺。记者数了一下,一共有27个。
现场10人中,躺卧酣睡的有8人,男女老少都有。孙老先生所寄照片中的一位中年妇女也躺睡其中。另2人正坐椅子上吸烟,其中一个本地老人给了记者一张名片。正面写着“小王”,并印有“代客办理群力草中医门诊部(排队、挂号、异地购药等业务)”的字样。记者注意到,名片上还特别注明9号诊室某热门专家每周门诊的具体时间,名字下方则是2个手机号。翻转名片,上面还写着“叶”和一只189的手机号。
凌晨4时不到,“老叶”给记者发放的名片。
老人说,他就是名片上的“老叶”,躺卧的这些人都是受雇前来排队的,而记者是当天第一个自己来排队的。记者问他排在哪里?老人朝西最后一张躺椅努了下嘴:就那后面。他又指画左右空荡荡的板凳说:“这么多人排队,你今天肯定挂不上。我只要100元,保你7时半后直接来看,你现在就可以到对面‘如家’再睡上3个半小时。”
记者没有理睬,站到了西头最后那张躺椅后。
4:30,环卫工前来扫街。前来排队的人渐渐多了,有的“识相”地排在板凳后,有的则开骂:是不是哪天我拉一泡屎,也占个位高价倒卖?
5:05,金陵东路上的路灯熄灭了,天色逐渐放亮。原先躺卧的8人纷纷“起床”,有的将铺盖塞进大蛇皮袋内,有的折叠好躺椅,满嘴皖北口音……
6:20,27个椅子一下子变成了40人
6:00,门诊部门口,原先的躺椅都不见了,换来了一批人,大部分人直接蹲坐在地上。
6:20,记者发现身前竟排了40人,队伍越排越长,记者越来越朝后退。
6:30,记者身后也陆续排上了32人,焦灼的目光中满怀渴望。“哎,你们都别排了,排不到的,白排的!”老叶不断“提醒”他们。一个穿红色T恤的中年男子,手拿表格,也挤进挤出,不断问“要排到前面去吗?”
“要号吗?130元,保证上午让你看上,不白跑!”此时,一个穿花格子上衣的女号贩子也紧跟其后,不断在队伍中穿梭、询问、兜售。
两个号贩子在高价兜售专家号,右箭头即自称“老叶”者。
有的排队患者说,这里的专家号至多10.5元,号贩子太黑心了!有的则担心排不上,又难辨号贩子真伪。刚一开口,女号贩子马上接茬:你把身份证、病历卡给我,我帮你办!要是医生不给你看,我一分钱也不收。
记者看到,有的号贩子还不断接听手机,翻看微信,截取一些身份证上的头像。有的还在事先列出的名单上划线、标注、统计。记者见老叶和多个号贩子不断进出浩友网吧,感觉蹊跷,便跟了进去,发现他们在网吧服务台的复印机上频繁复印身份证、打印微信截图上的头像,还不断和土黄色的“群力”病史自管卡做搭配。
号贩子在浩友网吧频繁复印身份证、微信截图上的头像以及土黄色的“群力”病史自管卡。
据知情者称,由于门诊部实行实名挂号,号贩子们这是在给买号的人做“预处理”,以便蒙混过关。
7:05,保安在记者掌心画上了81号
距离7时不到10分钟了,据传门诊部保安要出来统计排队人数了。人群一阵忙乱、躁动,瞬间似乎又有一拨人挤进了队伍。记者眼前已是一条看不清头的“长龙”了。
记者走到队伍前,粗略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排在自己前面的已近70人。记者以患者身份当即叫喊“有人插队”,女号贩子竟说:还要再增加10人。
7:05,保安用记号笔在排队者的手掌心中依次写上阿拉伯数字。记者的手掌心被写上了“81”。
记者质问保安:我凌晨3时40分排队时,现场至多10个人,现在怎么一下就成了第81?保安很不屑一顾地说:你拿出3时40分的证明给我看。四周闻听此言的号贩子都冲记者笑。一个烫发高个号贩子上前,掐了一把记者肩膀,半打圆场半是警告说:“你不要再多闲话了!”
记者回头看,身后30多米长的队伍,歪歪扭扭一直延伸,还转弯到广西南路上。不少患者一脸无奈:今天排不上了,看来只好买他们的号了。还有的说:生的是大毛病,也不要省小钞票了。
保安在画号。
最终,记者挂上90个专家号中的第88号
7:15,保安画号结束,号贩子们公然开始给排队者发钱。记者看到,一位中年妇女领到了30元以及一张门诊部绿色就诊卡。自称来自安徽阜阳的她告诉记者,她在附近餐馆打工,上午闲着没事,受雇前来排队,时间是早晨6:30分到7:40分,排队报酬是20元,多出来的10元是等会儿进门诊部付挂号费的。她说,排队报酬一向是当场结清的。
穿花格子上衣的女号贩子正在给所雇排队者发放报酬以及绿色就诊卡。
7:30,绿色通道内的老人开始被放行进入1楼挂号大厅。7:40分,记者所在的队伍也被放行。由于人多,还不时在门外稍做停顿。
号贩子们并没有闲着。有的站在大门口,目送“自己人”入内挂号。有的干脆一起进入搞号。至少有3名号贩子,记者根本没有看到他们被保安画过号,尽管大厅内有多名工作人员检查,他们还是自由进入。
号贩子也进入了挂号大厅,他的手上根本没有画号。
记者凭掌心内的“81”进入挂号大厅,看到有的受雇排队者进入后,一并进入的号贩子还会塞给其一张纸条,要其到窗口自报上述信息。纸条上有的写“沈金梅自卡”、有的写“耿香兰0618298(注:绿色就诊卡编号)”。受雇的排队者一旦拿到发票后,在大厅内交给号贩子,随即离去。
7:50左右,记者花10.5元挂号成功,发票上标注了诊室、专家名字、以及第88号。记者来到2楼门诊部,见多个号贩子也在楼上,有的还随意进出专家诊室。9号诊室门口工作人员看了记者88号发票后说,专家每天看90位病人,你是倒数第三位,下午3时半以后再来看。见记者不悦,一个号贩子笑嘻嘻地说:侬今天有得看,已经蛮好了。
号贩子为何能“如鱼得水”?
记者注意到,此前在排队时,现场号贩子不断接听手机,记录信息。据事后了解,他们是在接所谓“跑腿公司”的代客挂号业务。
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输入“跑腿挂号”后,随机联系了数家公司,要求挂“群力”的热门专家号。“你动嘴,我跑腿”,这是自称“上海特价上海群力门口挂号服务公司,上海群力草药店挂号”的广告词。 对方要求记者先以微信或支付宝支付300元,并发送身份证号截图。“一般提前2-3天就可以了,挂专家号没任何问题。”
记者所联系的5家跑腿挂号公司,对挂“群力”门诊部的热门专家号都满口应承,其操作方式也大同小异:都是先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支付其250元到350元不等,并发送身份证号截图。届时直接到门诊部取号看病。
拿着别人的信息能挂上号吗?8月9日清晨,挂号窗口虽然标明“身份证实名挂号”,但不管受雇排队者持本人还是他人身份证,窗口皆予挂号。显然,实名制在“群力”成了“伪实名”。
不仅仅代人挂号轻松绕过了“实名制”,记者发现,“群力”的号贩子们还能自己挂号后,再将号倒卖给他人,真患者持非本人名字的专家号求诊。记者在个别诊室观察到,门口工作人员、有关专家并不辨析患者的身份证、发票(专家号)上的姓名是否一致。
整个群力草药店、群力中医门诊部内外,没有针对号贩子现象对患者做出任何提醒、警示。
当天15:50,记者再次前往“群力”。门诊部还没下班,可门口的板凳、躺椅又一字排开了。
8月10日上午,记者就号贩子异常猖獗一事联系群力中医门诊部63284352,对方表示不清楚。当天上午10:47分,记者就此还联系了黄浦公安分局外滩派出所。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向派出所写信反映。记者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上看到,针对患者投诉“群力”号贩子异常猖獗,黄浦区卫生工作者协会的回复是:“不属于门诊部自己可以管好的。”
(原标题为《上海群力中医门诊部号贩猖獗:42个板凳、躺椅代替80个人占位,一个号炒高近10倍》)
责任编辑:郑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医门诊,挂号,号贩子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