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石油战狼”讲诉苏丹往事:惊心动魄的场景都真实地出现

廖秋雯/中国石油报

2017-08-14 21:39

字号
《战狼2》已成为制霸暑期档的吸金王。除了惊心动魄的动作场面,也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了非洲那片土地的水深火热。影片里佣兵草菅人命,时局烽鼓不息,危险病毒噬体,走到街上随时可能被子弹爆头,人人身上都佩戴着AK……
但这些并不是电影戏剧化的处理,它真实刻画了如今非洲的动荡局势。吴京在谈及《战狼2》拍摄故事时曾说过。“剧组有22人被蜘蛛咬,还遭受过掠夺。在本地,每个在非洲的侨民都被枪指过头或被掠夺过。”
若将以上任何一项经历拎到现实生活,都足以让人胆战心惊。而对于海外石油人来说,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都曾真实地出现在他们的生命中。在被誉为海外石油人才黄埔军校的摇篮苏丹,石油人们就是在炮声震耳、流弹横飞、绑架撕票的危险情境中,不畏艰险,视死如归,用生命守护着中国石油海外业务的今天及未来。
讲述人,曹纪元,1997年加入中国石油苏丹124项目,先后任苏丹124项目中石油接管代表、苏丹37项目作业部经理及副总经理、苏丹地区公司作业部经理、苏丹红海项目上游大部总经理及总裁、南苏丹124区先锋项目总裁……“苏丹”这个词早已被写入了他的生命中,每当回忆起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曹纪元内心还是会泛起波澜,那是属于他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今天我们就来听听这位老海外石油人讲述他的“苏丹往事”。
轶事1
机智翻车化解绑架危机
2008年10月18日,阿卜耶伊地区发生了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人员被绑架事件。开始几天传出谈判有所好转的消息,人质即将释放。但突然有一天,消息称5名人质被撕票,仅侥幸逃出4人。
2008年10月18日,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施工现场,9名分包商中方员工返回营地途中遭到武装分子绑架。4名人质获救,其余5人遇害。11月5日,遇害员工的骨灰被护送回国。新华网 资料图
“10.18事件”让每一名员工都提高了警惕。不久也在阿卜耶伊地区,长城钻井队的员工在往井队送饭时被当地枪手劫持,并要挟司机载着他们去井队营地,司机师傅灵机一动,故意将车开翻到沟里,绑匪生气在司机腿上开了一枪,井队随即得到预警,才成功躲掉了一次绑架危机。
轶事2
恐怖袭击临危不惧
1999年初,124前线的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在芒伽和团结地区,井队周围出现有多层保卫,晚上常常听到枪声。我得到通报后立即赶去团结地区巡查,对团结边上钻井15队安排安保及应急措施。
苏丹124项目油田现场。中国石油报 资料图
但枪击事故很快便发生了,井队传来消息说受到了武装袭击:几名员工被打伤,当员工要开车逃离时,车胎被子弹打穿。从团结赶来支援的军队车辆在路上被地雷炸翻,在驾驶室里的一名营长和两名士兵被炸死,车上的17名士兵被炸伤。井队地质师住的房子也被子弹洞穿而过,幸好他早起去录井房取资料,避开了危险。
事故发生后,勘探土围墙、修防弹地下掩体、建造防弹营房、井场周围建开阔地等及时有效的安保措施在苏丹地区实施起来。
随后,我立刻飞到了芒伽地区,带领那里作业的2068队进行紧急撤离,与他们一同从陆路驾车返回黑格里。
等到15队的员工撤离回国,井队的钻具还在井里,每天需要循环泥浆,活动钻具。我就每天在两辆高架机枪车的前后掩护下,去给井队送补给和取泥浆样化验,直到事态平息。
轶事3
突如其来的紧急撤离
2008年5月20日,地区公司接到报告称炼油厂已经加强了安保力量,安全形势异常紧张,当时立即召开中方甲乙方的安保会议讨论对策。
开会时,达尔富尔的军队已经攻入喀土穆,一时枪炮声大作,通讯立即中断,中方人员驻地苏丹宾馆门前出现了大批军警,尼罗河上也能看见军队的皮筏艇。
大家立即分头与大使馆和有关部门联系了解情况,安排清点人员和落实外出人员。安排人员避免被流弹射伤,以及紧急情况下进入储藏室进行躲避。
离3/7区新大楼不远的尼罗河大桥正是当时的主战场,并且离苏丹宾馆不远。江苏建筑工人正在3/7区新大楼上施工,驻守在桥边的军人见到大楼上有人影晃动,立即向大楼打迫击炮,并开枪进行扫射,江苏建筑工人见势不妙,赶紧撤离到楼下地下室去进行躲避。
520后的一天,在3/7区达尔作业公司办公楼附近发现达尔富尔的散兵,公司立即通知所有上班的员工撤离大楼,以免被流弹射伤或被散兵当做人质。记得我当时正在开管委会,通知了中方人员安全撤离后,我到开完会才离开。
2013年12月21日,在肯尼亚内罗毕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中方员工走下飞机。南苏丹“12·15”武装冲突发生后,中国石油组织26架次飞机从南苏丹紧急安全撤离中外方人员1280人。海峡都市报 资料图
轶事4
深陷狮子常出没的水塘
1999年8月,我去四区踏勘第一口井的井位,当时有7辆车同行,我与油田经理郭延开玩笑说:“如果没见我回来,一定要派飞机来找我。”没想到后来,这句话竟应验了。
当时正值雨季,要去的地方根本没路,只能从一米多深的水沟、河流或沼泽里蹚过去。如果走不过去,用另一辆车拖回来,再找其它途径继续试着前进。带去的7辆车有6辆车已经不能动了,我坐的最后一辆车也在半夜里陷入沼泽泥塘里,动弹不得。
当时处于阿卜耶伊地区,除安全形势紧张外,据说狮子还会常来水塘里喝水,大家都不敢下车,空调不好只能开着车窗,蚊虫在身边飞旋。漫漫长夜里,我就一边担心这样会不会得马来热病,一边静看月亮从东边爬上来,又从西边落下去。
好不容易盼到天蒙蒙亮,我和一名士兵赶去报信。第一天我们仅吃了两个鸡蛋,基本没喝水,又饥又渴,15里路走了3小时,到了阿卜耶伊一个大镇子,无奈向当地老乡讨水喝,记得老乡端出来的水是黄黄的,但当时喝进去觉得美如甘露,喝了一杯后还要了第二杯。
随后遇到当地驻军的一个营长,终于通过军队的通讯与黑格里取得了联系,被困的车辆全部被解救出来。将三辆不能用的车停在兵营,然后又一路艰难地回到黑格里。到黑格里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5点。
回来后的报告中,我就提议今后这样的踏勘,需要配备直升机。后来听说,哥们郭延还真派飞机找过我,但在荒无人迹的4区荒原,找人如大海捞针。
轶事5
危难时刻解救患难兄弟
2009年9月,124南部的安全形势非常紧张,在托马南去尔托的路上经常有高架机枪巡逻车巡逻,还有武装抢劫的匪徒。
当时我在处理完井队复杂情况途经这段路时,天色已晚,远远见到前面路旁有一帮穿白衣服的人在拦车,当时心里非常紧张,想是今天遇到“情况”了,告诉司机快速冲过去。
当顺利通过后,发现路边的人群原来是中国人。仔细一看是中油建设公司的员工,由于值班车坏了,他们希望拦一辆便车回基地。
我担心他们在路边与武装巡逻车发生误会,于是让这20个患难兄弟一起挤进了我们的小皮卡车,半小时的路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摇到黑格里的中油建设公司营地。
中国石油为当地居民打成的水井出水。
中国石油报 资料图
喀土穆炼油厂被誉为“非洲大陆上的一颗明珠”。中国石油报 资料图
中国石油援建的麦罗维友谊大桥。中国石油报 资料图
曹纪元的故事讲完了,在中石油海外项目大部队中,还有千千万万像他一样的“战狼”,他们在危险又艰苦异国他乡,为了祖国石油事业尽忠职守,精忠奉献。请我们不要忘记这些默默付出、顽强拼搏的铁血硬汉。
(原题:一个“石油战狼”的苏丹传奇)
责任编辑:张赛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