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期的虚与实:是可笑的提法,还是难得一遇的投资机遇期?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7-08-15 20: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随着7月主要经济数据的公布,关于“新周期”的论战又进入了一个小高潮。
8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在介绍7月经济数据时就“新周期”发表看法。他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学术上的争论,核心问题是怎么看当前中国经济和下一步的走势。确实,激烈的新周期论战背后反映了市场对中国经济存在严重的多空分歧。
新周期论战的上一个小高潮发生在6月经济数据公布之时。6月数据的全面回暖,让新周期赞同者志得意满;而刚刚公布的7月经济数据较6月出现了明显回落,新周期反对者则显得扬眉吐气。
这一轮关于“新周期”论战的起点可追溯到今年2月,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发表了题为《新常态 新周期 新牛市——2017年宏观经济展望》的演讲。任泽平认为,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经济L型”的一横,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
与一般讨论的经济周期包括短期的库存周期(基钦周期,3年左右)、中长期的设备投资周期(朱格拉周期,10年左右)、长期的建筑周期(库兹涅茨周期,30年左右)、超长期的创新周期(康德拉耶夫周期,60年左右)不一样,任泽平说的新周期为“产能周期”。他认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共经历了四轮产能周期,平均每轮周期持续10年左右,目前正处于去产能周期的尾部,也即新周期的起点上,而在股票市场上则对应新牛市。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认为,新周期其实就是老故事,是一个周期的幻象,只是被人为地插上了“新周期”和“产能出清”的标签。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则向澎湃新闻表示,“产能周期”是可笑的提法,只有库存周期,就是补库存、去库存,不能编一个词来偷换概念,而历史上有无数个库存周期。李迅雷认为,这一轮还是处于经济结构的调整过程,不是新的周期,如果说处于经济学上的哪个周期,中国经济现在正处于库兹涅茨周期的下行阶段。
中国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 6.4%,增速创今年1-2月份来新低,预期 7.1%,前值 7.6%。东方IC 资料
同样的数据,不同的解读
中国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增速创今年1-2月份来新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4%,增速创今年1-2月份来新低。1-7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名义增长7.9%,增速比1-6月份回落0.6个百分点;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3%,预期8.6%,前值 8.6%;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6.9%,增速比1-6月份回落0.3个百分点。
九州证券邓海清指出,7月经济数据全面不及预期,经济数据全面回落揭示经济动能高峰已过,“新周期论”实属“后知后觉”。海通证券姜超认为,库存周期是上半年工业回暖的主要驱动因素,而随着PMI(采购经理指数)产品库存和原材料库存增速见顶回落,库存周期步入尾声得到确认,下半年工业生产回落成为必然。姜超进一步认为,经济周期见顶,经济下行承压。
同样的数据,任泽平有另一种解读。任泽平认为,7月数据的下滑与环保督查和供给侧改革压制生产以及新增产能有关,而这进一步验证供给出清新周期。任泽平进一步认为,在需求侧基本平稳的情况下,2012年以来市场自发出清,叠加2016年以来的供给侧改革和环保压力,以及2017年二三季度第四批中央环保督查和供给侧改革加码扩围,供求缺口扩大,这是导致周期品价格大涨、企业盈利持续改善、资产负债表修复时间超预期的根本原因。
“产能周期”虚与实
除了对经济学概念的理解存在偏差之外,关于“新周期”的论战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当前和未来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
李迅雷认为,所谓的新一轮周期是源于钢材、水泥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然而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只是表象,首先是众所周知的去产能的效果;以及基建投资和三四线城市房地产新开工面积的增速见底回升。
瑞穗证券亚洲董事总经理沈建光向澎湃新闻表示,钢材煤炭的上涨不仅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建投资有关,跟全球经济回暖也有关系。所谓的新周期其有道理的方面在于煤炭钢铁的过剩产能被去除了,但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出口增长由负转正,拉动了需求,这是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系不大的;同时,也应该看到过去的经济刺激下,杠杆率大幅提高了,对于赞成新周期的那一派是不能否认杠杆率过高存在的问题的。
李迅雷向澎湃新闻进一步指出,“新周期新在哪里,含糊其辞,新周期应该是新一轮的经济上行周期,现在还面临着经济下行的压力,中央经济会议认识到了经济下行的压力,才会提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会提到‘新常态’,这是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今后两三年内还是走L型。”
李迅雷认为,中央对中国经济的一些判断,与新周期的说法是大相径庭的。李迅雷指出,2011年到现在经济仍旧处在一个下行的周期当中,也就是所谓的“新常态”,这对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是有好处的,要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如果新的经济周期开始,就应该是反过来的,应该增加产能才是,而现如今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三去一补”,是对前期杠杆率过高的问题逐一进行解决。
还有分析师认为,CPI的低位就是对“新周期论”最好的反驳,如果确实处于新周期,CPI应该相应升温。7月份CPI上涨1.4%,涨幅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CPI涨幅自2月份开始已经连续6个月低于2%,持续维持在低位运行。
不妨谈谈“改革周期
除了通常意义上的经济周期之外,制度改革是影响中国经济走向的另一大要素。套用“周期”这一热词,中国经济亦随“改革周期”沉浮。
在1978年之后这一巨大的改革逻辑下,经济增速得到大力提升,但由于改革在各领域和各时间段的推行呈现出“停、缓、急”,这样也就相应地产生经济波动。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以此作为解释逻辑,我们就会发现1978 年改革开放以来,以经济体制改革为背景来计算经济周期,中国就经历了整整两个完整的经济周期:第一轮改革经济周期起始于1978 年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出台,结束于1992 年新的一轮改革启动;第二轮改革经济周期是1992 年中国政府开始启动新的一轮改革,到2013年新的一轮改革酝酿。
1978年至2013年这35年间,中国经济规模增长20多倍,年均实现了9.9%的高增速,某种意义上这是“制度创新”对潜在增速的释放。沈建光指出,1978年以来有好多轮的“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增长,第一轮是从农业包产到户改革,第二轮是乡镇企业等工业改革,第三轮是国企改革,第四轮是房改以及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现在可以算作是进入到第五个阶段,IT互联网行业、物流行业进入到了变革期。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周期论战,任泽平,邓海清,刘煜辉,李迅雷,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