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口碑排片逆袭,希望不仅仅是纪念日的消费品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8-16 08: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二十二》海报
《二十二》上映的第二天,票房突破了1300万,片方工作人员集体“懵圈儿”。原来在上映之前说着“希望有1%的排片,20万观影人次”的“小目标”似乎轻而易举的就实现了。
作为一部纪录片,《二十二》没有明星,没有绚丽的镜头和特技,甚至“慰安妇”本身的故事在影片中也没有贩卖悲情地被详细讲述。
它只是安静地记述着一个个曾经饱受苦难但终究坦然面对生活的老灵魂生命最后的时光。以至于导演郭柯自己在不少场合都说这是一部“不好看”的电影。
《二十二》导演郭柯
8月14日,世界慰安妇纪念日,8月15日,日本投降纪念日。《二十二》在一个十分恰当的时候上映。
众筹的出品方式使得影片自带不少“自来水”,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下,影片34.4%的上座率位列所有院线片首位,上映第二天的排片比从2%上升到近5%。从《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到“Sir电影”、“独立鱼电影”等自媒体大号都在为电影发声。
猫眼评分9.5,豆瓣评分9.1。8月16日,《二十二》的排片增加到了10%,谁也没想到,断了《战狼2》一时无二风头的,居然是一部如此低调的纪录片。
80万宣发经费 众筹来的“自来水”宣发方
《二十二》制片成本300万,导演自筹100万,和朋友借了100万,演员张歆艺资助100万。踉踉跄跄把片子做完,根本没钱做宣发,很长时间找不到人接手。
就在电影上映的前两天,《二十二》的宣传公司朔果莲莲的创始人苏北淇还完全抱定这个项目是“赔钱做公益”、“只为人生不留遗憾”的心态,和人说起她的项目,言语间总带着几分“悲壮”。
“这个片子一开始只有40万宣发费,连我公司的人工成本都不够。”苏北淇说,“但既然让我遇上了,我觉得要惜缘,就算赔钱我也觉得这是值得做的事情。”
《二十二》是今年刚成立的朔果莲莲接手上映的第一部电影。苏北淇曾经是《云图》、《超体》等引进大片的宣传总监,自己独立创业成立公司后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和过去的“战绩”实在不同。当时找上她的是她闺蜜,如今作为影片发行方润智影业的刘倩羽。而刘倩羽最初接触这个项目,是因为她作为影片的众筹者给《二十二》捐了200元。
3万多人众筹者姓名,汇成了一张长长的名单,在纪录片的片尾播出。
除了众筹的费用,《二十二》的宣发费用还来自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和灵山慈善基金会。“每一分钱都想着花在刀刃上,宣发、营销、发行都不可能像传统电影的做法那样铺开。我们想了各种办法。”苏北淇如今还心痛其中一笔“1500元的巨款”——
起初她想找些青年艺术家依据幸存老师现在的照片画出她们豆蔻年华的样子做一轮营销,但是实在是没钱,只能在网上找非常便宜的画手。最后1500元换回来的画像“惨不忍睹”,营销的点子也就此作罢。
不过,从影片做第一场看片会开始,各家主流媒体和自媒体都自发地为影片发声,让从业多年的宣传方感动不已。“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向各方表示感谢,我做这个的,我知道那些大号有多贵。现在的宣传效果和影响力,搁以前的片子花几千万上亿才达得到。”
工作人员与当事人及家属们的合影
票房将捐助,希望长线放映
澎湃新闻记者看了8月15日早场的《二十二》,五十座的影厅,上座率超过三分之二。影片结束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观众,得到的反馈都是因为看到新闻和微信公众号的推荐专门找了有排片的场次来看。
“最近《战狼2》火嘛,电影院里基本场次都被《战狼2》占了。其他上映的片子看介绍也不太想看,我也不追星对吧?看到这样一部纪录片,讲‘慰安妇’的历史,觉得非常有意义,就想来看一下。”自称爱看电影的黄先生说。
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蒋阿姨是历史老师,她说自己平时不太进电影院,在电视新闻上看到有这样一部电影,于是让女儿帮她从网上买了票。“原来觉得电影院里都是打打杀杀要么谈谈恋爱的,昨天刚好看电视看到这个电影,觉得用看电影的方式走近这段历史,是很有意义的事。”
2014年端午,海南澄迈县,李美金老人和土龙村村民请剧组吃粽子。
因为一路领先的上座率,《二十二》的排片也一路增加。8月15日,《二十二》以4.9%的排片获得超千万的票房。对比排片高出一倍的奇幻IP影片《鲛珠传》,后者的票房则只有前者的一半。
上映前,导演郭柯曾表示对票房没有太多的期待,“作为暑期档最微小的电影,我们只期待影片能有细微的生存空间,目标票房约600万,因为这意味着能有20万人进入电影院观看。”
当时在郭柯和宣发方的讨论中,“1000万,天文数字啊!”苏北淇说。
影片上映之前,郭柯曾经做出承诺,“我不准备从中挣一分钱。除了成本,如果还有一些盈余的话,我想把它们花在这些老人身上,有多少捐多少”。
澎湃新闻记者也询问了关于影片票房收益后续的安排,苏北淇说,“一开始根本没想到它能回本,现在回本了,我们是打算要好好合计合计。原本借的钱得还掉,如果照这个势头,票房还能更高的话,我们当然也希望这些老人能够生活得好一些,但是应该不会局限于现在剩下的这8个老人,我们还希望关爱整个二战遭受侵害的群体。‘慰安妇’是其中的一种受害者,而战争还伤害了许多人,同样需要我们去关心。”
《二十二》拍摄时的工作照
不过,从1%到10%,《二十二》的排片大逆袭,却让宣传方又喜又忧。苏北淇说,“今天听说有的影院明天给了十几场,现在有点担心排得场次多了,上座率没那么高,一下就把这个电影给‘透支’了。因为确实这不是个热闹的电影,我们还是希望这个电影保持一个比较均衡的排片比,细水长流的,不要被这两天的纪念日给‘消费’了。就像那些老人,每到纪念日的时候,被找出来接受一下采访。我们现在挺怕这个电影变成一种短期民族情绪的消费品。”
纪录片末尾的葬礼
从一开始“希望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场让想看的人都能看到”,到如今影片势头大好开始发力,苏北淇说她现在“有一点贪心”,“希望影片可以上映到9月1日,学校开学了,开始进行一些爱国主义教育,可以组织学生集体来看这部电影。”
她还记得16年前自己读书的时候,当时新闻里看到关于海南“慰安妇”去日本起诉政府的新闻,那是她第一次对这段历史有了一些了解,“我30岁时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件事。当时到东京打官司这件事,和当时媒体的报道,是对我这们这代人的价值和意义。虽然日本政府最后也没有道歉和赔偿,但至少这个事件留下了点什么。到今天我接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会想起当年我对这段历史的一些印象。我希望这次能借由这部电影,给更年轻的一代,00后们,也夯实对于这段历史的记忆。电影里22个老人现在只剩8位,这段历史很快就要消失了。”
思想
我是《二十二》的导演郭柯,影片中“慰安妇”老人的现状,问我吧!
郭柯 2016-12-21 338 进行中...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