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体现“大女主”的魅力,连秦始皇都要变成痴情人

戴桃疆

2017-08-17 17: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电视剧名叫《秦时明月之丽姬传》,那么主打的就是“大IP”概念;如果电视剧名叫《丽姬传》,那么主打的就是“大女主”概念。
如果电视剧名叫做《秦时丽人明月心》似乎是一石二鸟,既有了“大女主”又有了“大IP”,实际上也可能是无奈之举。
电视剧改编自台湾作家温世仁的《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是一部以荆轲为主线的武侠小说。
温世仁写完这部作品后因病去世,续作的主人公也变成了荆轲与公孙丽(丽姬)的儿子荆天明。这部续作被改编成国产动画作品《秦时明月》系列。
《秦时丽人明月心》除了借用《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中的人物关系外,其余部分被改得面目全非,基本相当于原创作品。如果还挂着《秦时明月》这个显著的标题,可能会引来动画观众的非议。
单叫“丽姬”听上去又像是一种疾病(痢疾)。两相权衡,最终才为电视剧定下这样的剧名。
张彬彬饰嬴政
温世仁的《秦时明月之荆轲外传》是一部“大男主”电视剧,故事的绝对主人公是荆轲。
作为一个相貌身手都十分出众的年轻人,荆轲被师父公孙羽选中传授秘技剑法,师父兵败去世后,荆轲与师妹同时也是师父孙女的公孙丽退隐山林,一面韬光养晦一面谈恋爱。
秦兵突然来袭,掠走了倾国倾城的公孙丽送到秦始皇嬴政身边。此时,公孙丽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嬴政为满足色欲和征服欲强奸孕妇。丽姬与嬴政日久生情。
与此同时,失去爱人的荆轲投奔燕国太子丹,准备刺秦,并按照历史进程入秦行刺。夹在两个男人之间难以取舍的丽姬死殉,荆轲行刺失败,与丽姬共赴黄泉。嬴政经此一役,对丽姬之子起了疑心,荆天明离开秦国亡命天涯。
“大女主”电视剧自然不能用温世仁的这个套路,只能在借用人物关系的基础上重新来过。
刘畅饰荆轲,迪丽热巴饰公孙丽
就像所有“大男主”故事中男主角都会爱上妖女、仙女一样,“大女主”故事中女主角通常也一定要搞定最难搞的对象。
“大男主”故事中的魔教妖女(例如任盈盈、赵敏)或是正派仙女(例如小龙女、王语嫣)都是常人搞不定的角色。
前一种类型所作所为不遵守社会规范,普通男性很难通过遵守社会交往准则与之成就亲密关系;后一种类型过于不食人间烟火,普通男性无法通过世俗气息浓厚的性吸引力征服之。
这些让其他男性觉得头疼的女性角色最后成了男主角的身边人,从侧面体现出男主角过人的胆识和常人无法企及的人格魅力。
“大女主”不过是“大男主”的性别翻版,在搞对象问题上自然也是同理。
“魔教妖女”对应的就是“霸道总裁”,凡事按自己的规则来,是社会规则的制定者或革命者;“正派仙女”对应的就是“禁欲尊上”,面无表情,不近人情,除了女主角任谁都无法勾起凡心。
在“大女主”故事的框架下,温世仁书中一开始就与女主角两情相悦的荆轲,明显处于“简易模式”,难度系数太低,只能和一直对女主角关爱有加的哥哥系男子韩申一道退居二线,断然拒绝和师妹去山林放纵快活过神仙日子的机会,将男主角的位置让位给难度系数趋近于最大值的嬴政——另外,当下局势而言,把荆轲这样一个搞刺杀活动的恐怖分子送上男主角的位置似乎也不大合适。
张彬彬饰演嬴政
选定男主角之后,问题接踵而至。按照书中的剧情演是断断不可行的,强奸孕妇这种情节口味真的是太重了,观众接受得了广电总局也接受不了。
除了规避政策风险,强奸孕妇至日久生情的情感转变过程也可能会让女主角陷入斯特哥尔摩综合症的疑云中,从一部简单的古装青春偶像剧转变成一次大型心理疾病观者观察录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编剧给出的答案是走其他古装青春偶像剧走过的老路,为男女主角安排一段童年情缘,有情在先,瓜不再是强扭的,后续情节可虐可甜。
为了丰富情节,增加故事的起伏,增强女主角的吸引力,围绕在女主角身边的男性角色即便有了童年做铺垫,还是不能单纯地一对一。
毕竟怀着别人的孩子进宫是从钮祜禄·甄嬛开始,每一个国产大女主的梦想,荆轲这个角色不因为嬴政提前出现而放手让他们幸福,还要扮演一个克制的有情人角色,不是不想儿女情长,只是先要想家国天下。
书中丽姬在秦王宫里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天下第一剑的女儿盖兰才出现,电视剧第四集就安排她出现并和女主角结为姐妹,作为一个追求荆轲的女性角色,这种好姐妹争男人的戏份也是再常见不过了。古装偶像剧也未能免俗。
公孙丽和盖兰
或许正是因为剧情安排全是俗套,既无法力争上游,又没有烂掉以惊人眼球,《秦时丽人明月传》呈现出一种不温不火的感觉。
所有情节都是其他古装偶像剧里出现过的,比如爱上仇人、女扮男装被男主角识破、童年情缘、好姐妹为爱相争,进入秦王宫中的宫斗戏份大多不过是心地纯良的女主角惨遭陷害,用祖传兵法对付后宫诸多势力登上后宫权力顶峰并干预前朝朝政……
这种似曾相识完全是流行趋势的问题,一种模式在观众中吃得开,哪怕受欢迎程度仅存于舆论假象,制作方也会蜂拥而上跟随潮流。
看多了这种套路,时间长了就会厌倦。这也是“大女主”类别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大女主”不同于基础版纯血玛丽苏,靠神奇血统拥有除了智商以外一切的纯血玛丽苏要的是“无条件地爱我”,“大女主”不同。
“大女主”本身是独立女性风潮下催生的产物,这种独立当然不等于独身主义,而是强调女性角色的选择权,底色和玛丽苏一样是“只要我想我就能”,“大女主”独立选择的必须条件是有能力,可以扮猪吃老虎,但不能从里到外成为货真价实的傻白甜。
如果没有重生转世这类情节,“大女主”电视剧中的女主角成长的幅度相对较小的,随着阅历积累,女主角的心态和思维方式会变化,然而这些心路历程又是很难表现的,对于编剧而言,如何为这些渐进式的积累过程安排爆发的节点需要技巧。
公孙丽一开始就是文武双全的,她自幼跟随爷爷学习剑术兵法,关心政治,天生丽质,拥有标准的“大女主”配置。而在情感之路上,她有选择权,能在爱与不爱之间痛快地做决断,能够驯化想要征服她的男性……
“大女主”是可能趋向于强调女性选择,而不再甘心做被征服、被选择的客体,但并不意味着“大女主”追求实质权利上的平等。
“大女主”占用了之前“大男主”的主体位置,却不想取代男人。“大女主”只征服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男性,并通过对男性的征服(恋人关系)和控制(母子关系)完成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回归,亦即:男人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
这一类型的电视剧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让无所不能、心想事成的“大女主”走到政治台前来,但武媚娘、芈八子等几次尝试都不算太成功,通俗文化中世俗的幸福终归是为人妇、为人母,有财富有爱。平庸的丽姬故事大概也只能止步于此。
《秦时丽人明月心》大多班底也在追随近几年流行趋势,摄影和美术指导来自《琅琊榜》、动作指导来自《伪装者》、人物造型来自《甄嬛传》,编剧陈慧如曾执笔《痞子英雄》,也参与过近期颇受好评的《滚石爱情故事》系列。
这个拼盘式的组合最终结果只有两个字:平庸。不烂,但也不见得有哪里好。
导演和剪辑需要对这个平庸的结果负一定责任的,最受欢迎的大众文艺作品通常都是三流故事改编而来的,一个全部都是俗套的故事只要讲得有技巧,最终结果也会很好。
在嬴政惩治赵太后男宠嫪毐时,设置了一段类似电影《教父》中的情节,教父柯里昂用割下马头的方式“开出了一个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完成了一次意大利黑帮最具威慑力又十分克制的恐吓活动。
这个情节在电视剧中被处理得十分松散,前后情节缺乏逻辑衔接,削弱了整个情节的冲击力。
另一方面,嬴政的心路历程铺垫得太过漫长,他想要实现统一天下并不是为了人民福祉或是某种政治理想,只是因为想做天下的霸主,想做皇帝。这样一个没有政治理想只有权力欲的人,又惧怕孤独,又无法释怀自己的身世、无法忘却童年的女孩,除了对人大吼大叫,好像也没有什么计谋。
穿插在男女互动戏份中间的权谋场景让嬴政整个人物变得反复无常。
上一个场景还因为被背叛气得在殿上摔摔打打,下一秒亲自带兵征讨长安君,兄弟俩各自自说自话许久,嬴政突然大喝一声撤军,长安君望着嬴政背影哭笑不得、咬牙切齿(演得还很糟糕),看得观众头顶生出四个问号。
为了平衡演员需求,《秦时丽人明月心》中男女主角戏份平分秋色。这种平均体现在了剪辑上,男女主角单线故事上没有一个场景是完整的,女主角这边正进行着武戏,尚未分出胜负,为了确保男主角能够保持足够的出镜频率,插入男主角故事,这边的情节没讲完再切回女主角那边的打斗。
中国国产电视剧产业为了满足明星演员露脸需求,重新定义了“插叙”,回忆情节之外还要担负起保持同时段视角人物平行时空叙事的重任。
而与反复无常的嬴政相对应的,则是复读机一样不断重复政治理想的女主角,跟师兄荆轲独处时就抛弃政治理想,满脑子远离尘嚣、劈叉喂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有外人在时就大谈秦王无道、抗秦卫国。
女主角在两种境况下切换并不突兀,那是因为这个角色是平面的,所有想法都在光滑的人物平面上摩擦,顺滑顺滑,似魔鬼的步伐。
至于战国末期秦与六国纷争的时代背景,真的没必要因为失实和一出古装青春偶像剧较真,史书上记载秦始皇嬴政生得相貌奇特,但古装青春偶像剧邀请相貌奇特的的演员出演肯定没有人看。
所以,那些时空错位的服饰道具啊、满大街砌得有棱有角的水泥建筑啊、宛如从桃谷六仙或江南七怪中单飞出来的秦朝四大高手组合“风林火山”啊,这些就视而不见吧。反正今年“大女主”还有好多等着和观众见面呐,说不定这些别扭奇怪的场景,在之后的电视剧里还是能看见哒。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秦时丽人明月心

相关推荐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