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宪春:中国经济不大可能也无必要恢复高速增长

许宪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

2017-08-16 14:37

字号
【编者按】
8月5日,在由《比较》编辑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长期发展课题组、北京基金小镇联合主办的“老经济与新动能:中国经济增长趋势”暨《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老经济与新动能》新书研讨会上,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现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认为中国经济不大可能也没必要恢复高增长,但依然有较大的潜力,只要把握得当,就能保持稳定增长。
许宪春 视觉中国 资料图
许宪春认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长期课题组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既有比较深入的理论研究,也有大量的实证研究,很有意义和启发,同时对报告《老经济与新动能》的研究成果表示认同,即中国经济增长进入稳定期,且稳定性会越来越好,波动幅度会比较窄。其中非常有创意的是,把拉动经济增长的最终需求分解为终端需求、生产性投资、存货变动三种类型。其中,终端需求相对稳定,而生产性投资,特别是存货变动的波动性较大。不同种类的需求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是不同的,对经济波动的影响也不一样,所以做这种分解是很有意义的。近些年来终端需求相对稳定,预计未来也会继续保持稳定,据此判断中国经济增长将进入稳定期是有说服力的。
许宪春进一步指出,未来经济增速的波动性可能会比较小,即经济稳定增长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不排除可能会受到意外事件的影响,但肯定会比改革开放初期的波动性明显减小。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经历了三个大的周期:第一个周期是80年代,那时经济最高增速达到15.2%,最低增速仅为5.1%,波动幅度达10多个百分点。第二个周期是90年代,最高增速是14.3%,最低增速是3.9%,波动幅度也达10多个百分点。进入21世纪以来,最高增速是2007年的14.2%,最低是去年的6.7%。可以看出,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经济增速的波动较大,而且经济增速上升的时间特别短促,例如第一个周期,1981年经济增速是5.1%,1984年就上升至15.2%;第二个周期,1990年经济增速是3.9%,1992年就上升至14.3%。而进入21世纪以来,虽然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导致经济增速快速回落,但是波动的幅度还是比前两个周期明显收窄,特别是近些年经济增速表现得更加平稳。发达国家经济在经历了一定时期的高速增长之后,也呈现出相对稳定增长的趋势。日本、韩国、新加坡在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经济增速及其波动幅度都变小,而且后来也不再有大幅度的增长,这可能是一个规律。
现在中国经济的体量已经非常庞大,一个百分点的增长与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个百分点的增长效果截然不同。另外,资源环境的约束、劳动年龄人口减少、劳动力转移等情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再像过去那样大量农民工向城镇流动已经不现实。因此,要想再恢复10%以上的高速增长不太可能。即使出现,也是昙花一现,而且会带来非常严峻的后果,甚至会导致经济或金融危机的爆发。所以现在不太可能把中国经济再拉回10%以上的高速增长。
恢复高增长也没有必要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必须力争高速增长,一是由于长期受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制约,经济增长动力受到压抑,潜力远没有发挥出来,改革开放释放出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二是由于底子太薄,没有经济的高速增长改变不了贫穷落后的面貌。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发展的目标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已经由过去追求经济增长的单一目标,转变为多目标。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更加注重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更加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
经济增长还有较大潜力
目前,我国经济增长还有较大的潜力,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市场。市场在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去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更多依靠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民间投资增速迅速下滑。而今年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上半年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增速回落,民间投资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4.4个百分点,就是市场在发挥作用。二是创新。创新在驱动经济增长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积累了大量的知识型人才、创新型人才,创新的潜力非常大。近些年新兴经济的发展,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新产品、网上零售等等,也反映出创新在驱动经济增长方面的巨大潜力。三是结构改革和调整。这方面的潜力还很大。我国服务业占比不仅远低于发达国家,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3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第一次超过第二产业,2015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过一半。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超过第二产业14个百分点。可见,第三产业发展非常快,很有发展潜力。
需求结构方面也同样如此,近些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提高,今年上半年达到六成以上。但我国的最终消费占比依然低于发达国家和世界平均水平,因此仍有提升的空间。此外,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和西方国家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如北欧、西欧等福利国家有大量的实物社会转移,例如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如果考虑这些实物社会转移,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占比明显高于我国,因此,在收入分配结构方面我们也有很大的调整空间。当然这种调整也要和经济发展相匹配。
在产能利用方面,我国今年上半年工业产能利用率比去年同期提高3.4个百分点,但是目前仍然在76%左右,而正常的产能利用率应该在80%-82%。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消化落后产能,对产能利用率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但是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总之,中国经济恢复高速增长可能性不大,也没有必要,但是中国经济增长还是有潜力的,只要把握得当,就能保持稳定增长。
[本文转载自比较微信公众号(comparative-studies),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 ]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经济,许宪春,高速增长,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