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女大学生陷传销溺亡调查:为给弟弟赚学费外出打暑期工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周琦 蒋格伟

2017-08-17 14: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你是不是进传销了?”在7月12日下午的电话中,林孝俊曾这样质问女儿。林华蓉当日中午不接电话,让林孝俊嗅到异常。
一天前,不顾家人的反对,拖着小型密码箱,背双肩包,带几身换洗衣服,湖南长沙南方职业学院20岁的大二女生林华蓉从老家湖南武冈出发,下午抵达湖北武汉。出发前,林华蓉跟家人说,她去武汉打暑假工,是大学同学介绍的,在一家奶茶店工作,一个月可以赚3000元,给弟弟交学费。
林孝俊心生疑惑,让给女儿介绍工作的男同学接电话,对方没接。林华蓉有些生气,事后还给66岁的奶奶李艾秀打电话,抱怨说他们瞎担心,不相信别人。
林华蓉,20岁。  林孝俊供图
事后警方查明,抵达武汉的第二天,林华蓉被高她一级、已退学的同校师兄卿某某骗去湖北钟祥,陷传销组织。
23天后的8月4日,林华蓉在其他三名传销人员的陪同下,行至钟祥郢中镇孔庙村直河岸边时,传销人员继续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林华蓉情绪激动跳入河中,次日遗体被打捞上岸。
林孝俊表示,据钟祥警方透露,女儿被骗入传销后,每天被迫上课,并要求交2800元费用,但她没交。
“她没跟家人要过这钱。”一手把林华蓉带大的李艾秀抹着眼泪说,孙女知道家庭困难,没有开口要钱。
启程
得知林华蓉要外出打暑假工,奶奶李艾秀第一个反对。
爸妈长年外出打工,林华蓉和弟弟林立从小由奶奶、爷爷带大。林华蓉在武冈读高中时,奶奶李艾秀还曾去陪读两年。李艾秀说,孙女跟她亲,什么话都跟她说,孙女说过“只有我能理解她的心情”。
李艾秀不放心孙女外出,跟孙女说,暑假只剩下一个月了,而寒假又要实习,让孙女留在家里陪她。
林华蓉执意要去,称一个月有3000元,可以给弟弟交学费。
林华蓉的家位于湖南邵阳市武冈市湾头桥镇泻油村,距离武冈市区约20公里,交通不便。由于劳动力外出,村中多留守老人及儿童,成片农田种着水稻。
2007年,举全家之力,林家新建3层楼房,花了20多万元,那时夫妻关系还好,两个人打工,子女还小,有一些存款,但借了八九万,至今还欠姐姐、妹妹一部分钱没还完。
2007年,林家新建了3层楼房,但由于两个孩子读书,家庭困难。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林孝俊的一位远房亲戚表示,林家的经济情况如今在村子里中等偏下,主要原因是有两个孩子读书,负担重。
尤其是夫妻关系变坏,妻子不再回家后,近几年全家经济来源依赖林孝俊一人。林孝俊在广东惠州鞋厂打工,每月3000到4000元。
遵循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林家咬牙让林华蓉、林立读“贵族学校”。林华蓉就读长沙南方职业学院,一年学杂费等要1万多元;林立读私立中学,一学期学费4000多元,马上要升高中,学费涨至6000多元。
两个孩子的学费是林家沉重的负担,收入不高的林孝俊精打细算,每月固定给林华蓉1000元生活费。
李艾秀分析,孙女外出打暑假工,应该是回家之前就有的念头。
7月7日,学校放假,林华蓉从长沙回到老家。次日,林华蓉带弟弟去武冈市区买衣服,见衣服很便宜,十几元一件,她给爷爷、奶奶分别买了一件。
林华蓉给奶奶买的衣服是一件黄色树叶花纹的上衣,花了19元。李艾秀指着自己穿的衣服说,这件衣服是隔壁一位老人送给她的,孙女跟她说不用捡其他人衣服穿了。
离家前,林华蓉给弟弟买衣服,见衣服便宜,给奶奶、爷爷也都分别买了一件。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第三天,林华蓉在家,没有外出。第四天,她带弟弟去学校报名。
第五天,也就是7月11日,早上7时许,林华蓉穿着白色上衣,拖着小型密码箱,背双肩包,带了几身换洗衣服,离家启程。她在武冈市区坐大巴,10点半的车,上车后林华蓉给奶奶打了一个电话,说上车了。
出门前,李艾秀给林华蓉塞了300元。当时,李艾秀还跟林华蓉说,如果打工不顺利,就用这钱坐车回来。
多位林华蓉的亲属说,林华蓉的妈妈和林孝俊关系不好,已经四五年没回家,对两个孩子也是不管不问。林立说,直到姐姐出事了,他才和妈妈联系过。
李艾秀透露,在外出打暑假工之前,林华蓉曾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家里困难,没钱交学费,让妈妈承担一个孩子的学费,妈妈说没钱,两人争执了几句。
李艾秀认为,这次电话更坚定林华蓉出去打暑假工的决心。
异常
7月11日,抵达武汉后,林华蓉给家人打过电话说到了,已和同学碰面。
林华蓉的大姑父黄元生表示,他看过林华蓉的遗物,里面保留着的车票显示,今年4月份,林华蓉曾到过武汉。
第二天中午,林孝俊给林华蓉打电话,她没有接。心生疑惑,在下午的通话中,林孝俊追问女儿,“你是不是进传销了?”“同学可不可靠,会不会是搞传销的?”林华蓉有些委屈,双方争了几句。
林孝俊喊让介绍女儿工作的男同学接电话,对方没接。林华蓉说,对方一片好心,现在生气了。
李艾秀表示,事后,林华蓉给她打过电话,提到此事。当时,林华蓉在电话说,她一切都好,并抱怨道,“你们只相信自己,从来不相信别人,介绍工作的同学是大学同学,一起吃过很多次饭的。”
林华蓉的小姑姑林芳也表示,侄女外出打暑假工后,曾给她打过电话,说在那边卖奶茶,工资有3000元,什么都好,只是晒黑了,估计回来爷爷、奶奶都不认识了。
事实上,在和多位家人的通话时,林华蓉已经深陷传销组织,失去了自由。林家人虽有怀疑,却未真正重视。
据钟祥警方通报,7月12日,林华蓉被控制来到湖北钟祥,遭劝说参与传销活动。林孝俊说,警方曾透露,林华蓉手机被没收,每天被强迫上课,并要求交2800元的费用。
对此,66岁的李艾秀表示,孙女从来没提要钱的事,她知道家里困难,可能还想着怎么跑出来。抹着眼泪,李艾秀又说,“假如她开头要钱,我们肯定知道,她进了传销。”
林孝俊是最早发现异常的人。
林孝俊和林华蓉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从7月12日晚至8月3日晚,他曾多次给林华蓉发去文字或语音,问:“在那里累不累?”“还没睡醒吗?”“怎么手机停机了吗?”每次,“林华蓉”都是隔了一两天用简单的文字回复:“忘记充电了”,“没接到电话”。
林孝俊说,这已经很不正常,过去他经常跟女儿微信聊天,每次双方都是用语音,不会用文字,一聊就是好久。
林华蓉的朋友圈。  林孝俊供图
溺亡
8月5日,李艾秀接到村干部通知,孙女出事了,她当时还不相信。
次日中午,林孝俊、黄元生等6位家属赶到湖北钟祥,见到林华蓉的遗体。林孝俊说,女儿是8月4日溺水,次日被打捞上来,“整个人肚子空空的,头部已经肿大,脸黑黑的”。
溺亡地点位于钟祥郢中镇孔庙村直河,远离城区。直河河面约30米宽,河水最深处约8米,两岸栽着白杨树,田地里种着玉米。
看过一段监控视频的黄元生表示,事发当日,林华蓉外出被三人跟着,一名25岁的女子和她并排走,后面跟着两名年轻男子。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8月4日9时许,许某某、郭某某和谢某某劝说林华蓉参与传销,在言语上对林华蓉进行了侮辱,最终林华蓉跳入直河。同行的两男一女都不会游泳,他们呼救并有一人跳入河中尝试施救,未果后离开。几名在岸边钓鱼者发现有人溺水报警,警方赶到现场将未走远的3人抓获。
林孝俊说,警方曾告诉家属,当时,传销组织见林华蓉情绪低落,决定陪林华蓉到外面散心。走到一个小河边时,林华蓉提出需要手机与家里联系,遭拒,林华蓉转身跳向河里。
在家属看来,林华蓉的落水有疑点,尚有疑问未解开。林孝俊称,目前,尸检正在进行中,警方尚未对女儿死亡事件进行定性。
距离溺水地点约5公里处的建新路二巷,林华蓉在这里度过了生命最后的23天。
这里是郊区的城中村,附近都是三四层的自建房。林华蓉被控制在一栋4层自建房的一楼,小院大门有门锁,窗户装有防盗窗。房间面积约70平方米,两室一厅,案发前住着包括林华蓉在内的4名女性、8名男性。
林孝俊表示,家属进去看时,房间已被清理过,但留下了很多行李袋。
钟祥警方向澎湃新闻介绍说,林华蓉所陷的传销组织发源于天津,今年年后陆续在钟祥落脚,共有4个窝点,且相距不远。林华蓉投河后,许某某、郭某某和谢某某当即报信。警方将三人抓获后,三个人什么都不说。
警方通过各种手段,追踪到传销人员踪迹,一路追踪到湖南湘潭。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经过三天摸排,于8月10日将此组织38人抓获,钟祥警方将两名嫌疑人带回,其中包括林华蓉的大学师兄卿某某。
办案民警表示,他们控制住这些传销人员时,这些人目光呆滞,一言不发,一眼就能看出营养不良。
在5名被抓获的嫌疑人中,最大的是25岁的谢某某,也就是8月4日陪同林华蓉散心的女子。
谢某某也是大学辍学,并把亲弟弟拉入了传销组织。被警方抓获时,谢某某不满,还对民警说“你们断了我的财路,我都要升C级了。”谢某某称,她已经投了4万多元,目前每月能领4000元工资。
后面,民警通知谢某某家人得知,谢某某的弟弟已经失踪一年多,家人还不知道弟弟被她拉到了传销组织。
倔强
深陷传销组织时,林华蓉曾给奶奶打电话说,8月25日,她肯定会回来,会带弟弟去高中报名。
得知姐姐出事后,14岁的林立整天沉默不语,一个人待在楼上的房间里,一待就是一天。
林立说,姐姐对他很“凶”,要走的前几天他们还吵过一次架,姐姐让他去补课,他见没有交补课费,不愿去。
多位林华蓉的亲人表示,林华蓉性格文静,不会接陌生人电话,回家后都不怎么出外玩,但对弟弟管教很严格,如果弟弟不做作业、玩游戏,就会骂弟弟。
林立透露说,姐姐喜欢看网络小说,喜欢出外旅游,她的梦想是当医生,找一个当军官的男友。
“她跟我说大学怎么好,如果我成绩好,就带我去她学校参观。”这次出门前,林华蓉还交待林立:努力读书。
尽管姐姐管教严厉,身材瘦小的林立仍旧认为,姐姐是他全家之中最为亲近的人。林立说,他现在心里难受,做什么都不踏实。
在李艾秀看来,孙女善良懂事。
林华蓉的卧室,夏天回家她会在客厅打地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8月15日,澎湃新闻走访林华蓉的卧室时,发现房间空荡,连床都没有。李艾秀说,夏天热,房间内没空调,林华蓉回家就在楼上的客厅打地铺;冬天,她才回到房间内住,现在床收起来了。
在卧室的角落,有一个4层小书架,那是林华蓉70岁的爷爷林春生帮她做的。书架上全是林华蓉读初中、高中时留下来的教科书及辅导书,书本保留完好,内页很少有褶皱。
林华蓉请爷爷做的书架,这些书是留给弟弟看的。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林春生表示,这些书是林华蓉留给弟弟,说让弟弟多看看,有利于他的学习。
在姑姑林芳看来,侄女不怎么打扮,很节省,“每次问她缺不缺钱,她都说有钱;就算没钱,她也不找我们要钱”。
林芳说,侄女生活费少,必须节省,每次侄女给她打电话,为了给侄女省电话费,她都会挂掉再拨过去。
“她从来不乱花一分钱!” 李艾秀透露说,初中时,林孝俊给孙女交学费时给了她50元零花钱,一个学期结束后,50元还在。
林华蓉卧室墙壁还贴着她的字。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林华蓉的一位不愿具名好友表示,林华蓉生活很节约,每次买东西都会和老板讨价还价,即便偶尔去大的卖场,她也只看看,不买东西。
让高中班主任王雄印象最深的是,林华蓉性格文静,家境贫寒。王雄说,他看了新闻才得知噩耗,林华蓉已经毕业两年,有些事情记不清了,“是个安静的女孩子”。
不过,姑父黄元生也表示,林华蓉有点倔,有主见,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该说法也得到林华蓉的其他亲属证实,“她不愿意做的事,很难强迫她做。”
林华蓉性格中的倔,也让她的高中同桌杨丽(化名)印象深刻。杨丽说,林华蓉人不错,好的时候很好,但脾气不怎么好,“发生这种事我觉得很惊讶,但确实像她会做的”。
杨丽表示,林华蓉身材不错,她对自己也比较自信,高中时成绩中等,喜欢偷偷用手机看小说,由于不怎么说话,很多人对她的印象是文静。
大学里,林华蓉担任过班干部,是入党积极分子,曾获得过助学金。
刚入大学时,林华蓉曾向家人保证,大学期间不会谈恋爱,家里穷,她只会赶紧毕业找工作,挣钱。
长沙南方职业学院工作人员表示,林华蓉在大学表现和成绩都很好,出事后,学校尽可能给家属提供帮助,已前往老家慰问,目前正在筹备募捐。
林华蓉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学室友称,林华蓉的毕业设计早就做好了,实习单位面试也已通过,如果不出意外,开学后就去实习。
学校向家属提供的退学名单,其中有骗林华蓉去打暑假工的大学师兄卿某某。
然而,这一切都被林华蓉的大学师兄卿某某所改变。
学校向家属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卿某某1997年出生,湖南洞口人,读数控技术专业;2016年10月,因未到校报到注册,卿某某已被作自动退学处理。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卿某某被抓后,刚开始称不认识林华蓉,最后才承认;警方从卿某某那里找到林华蓉的手机,发现手机内容已全部删掉;在受审时,卿某某面无表情,看不出慌张和愧疚之情。
目前,林华蓉的遗体已火化,但家人并未将她的骨灰带回老家。林孝俊、李艾秀先后向澎湃新闻表示,这和当地的风俗有关,未成家的年轻人死在外面,骨灰不能带回安葬。
8月7日,见到女儿遗体后,林孝俊连三条朋友圈,每条都配女儿一张微笑的照片,并写道:“你怎么忍心,爷爷、奶奶把(你)带大,你就这样走到另个世界”。
李艾秀一手把林华蓉带大,记得孙女的很多细节,多次重复说:“她经常跟我们说,不要太累了,等她长大了,就让我们享福。”
林家还种着4亩水稻,水田的禾苗已经泛黄,再过两周就要丰收了。
(应受访者要求,林立、林芳、王雄系化名)
焦点
我是民间组织中国反传销协会创始人,关于反传销的问题,问我吧!
李旭 2015-08-27 530 进行中...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

相关推荐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