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中共学”方兴未艾

刘少华/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8-16 16:35

字号
伴随着中国国力提升,世界影响力日隆,海外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兴趣与日俱增,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的活动越来越多。
在与外界交流中,中共的历史与现实、中共的组织架构、中共的执政方式、中共的学习能力与创新能力等,近年来成为海外的关注点。而海外对中国的兴趣与研究,也促进着“海外中共学”迎来更大发展契机。
蓬勃兴起成显学 知名学者多关注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日益崛起,中国共产党也令世界刮目相看,海外学者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日益增多。”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路克利介绍,海外中共学如今已发展成一个综合交叉学科,成为海外中国学的重要内容,也是国际社会了解当代中国的一个重要窗口。
事实上,美国很多知名高校已经成为海外中共学研究的主力军。例如,早在费正清时代,哈佛大学就是中共研究的学术重镇,如今更是有十几个研究中共的教授岗位。
中国搜索国际传播中心主任陈方,在过去两年采访了160余位来华访问的国际政要、海外学者和外国政党领导人。他对本报记者说,总体上受访者对中共的执政理念、执政特点和执政成就给出了积极正面的评价。
长期关注这一话题的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高晓林说,对中共的研究已经逐渐发展成国际学术热点。
为何会形成这种局面?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认为,中国的强大在于中共这个执政支柱的存在。而海外中共学的显要地位,也从其研究者的知名度和地位上有所体现。例如,基辛格、陆克文、傅高义、约瑟夫·奈、齐泽克、福山等一众知名的前政要或知名学者都是其中的代表性人士。
从“红星照耀中国”到“全面从严治党”
事实上,海外对中共的研究由来已久。
早在1926年,苏联人葛萨廖夫就撰写了《中国共产党简史》,介绍了中共早期情况。更为著名的,则是美国记者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介绍中共领导的红色政权,至今这本书的初版还被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而1947年,美国记者白修德、贾安娜撰写出版《中国的惊雷》一书,则被视作海外中共学的萌芽。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海外中共学越来越热。特别是最近这些年,随着中国国内相关研究成果翻译到海外,外界了解中国相关研究及进展的途径更为便捷,相关研究成果也越来越多。
“从研究趋势看,近些年,从更客观更全面的视角、从中国实际出发的研究在逐步增加。”高晓林说,他们不仅越来越全面地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而且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现实问题高度关注,特别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研究成为亮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打铁还需自身硬”的故事,更是海外研究的焦点。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臧秀玲总结说,海外学者积极评价这几年来中共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等决策,并极为关注这些决策的实施过程。她说,关于中共前景的研究也已成为许多海外学者的课题。
要了解中国就必须理解中共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多语种版本在许多国家的畅销,是海外对中共兴趣的最新例证。海外不少学者认为,从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思想中,可以透视当代中国政治与社会的运行机制及其未来走向,也可以借此“解码当代中国”。
“在采访中我也深切感受到,亲身来访过中国、见证了中国过去5年巨大变化的外国友人,对中共取得的执政成就确实由衷赞誉。”陈方表示,许多政要、学者尤其高度评价习近平总书记。
很多海外学者也直言不讳地表达了其研究心得。例如,以研究软实力著称的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国内外都已经具有了强大的软实力。
过去,许多一味唱衰中共的观点,没能经受住现实考验。如今取而代之的是,海外中共学在研究许多真正重要的问题,例如中共的组织结构、自身建设方式、党史、政治发展、治国理政新举措等。总体来说,越来越细致、系统化,也在去除简单化的意识形态色彩。
不可否认,海外对中共的研究还存在着质量参差不齐的状况。而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应该是加强沟通与交流,努力赢得国际社会的理解与认同。美国学者罗伯特·库恩就曾说:“要了解中国,就必须理解中国共产党。如果世界还不理解中国共产党,那么中国共产党的责任便是走向世界。”
(原标题为《海外中共学 方兴未艾》)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外中共学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