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他输给中国男篮后潸然泪下,看完背后的故事你也会懂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2017-08-16 17: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声终场哨将球场分为两个世界——中国的年轻球员怒吼、拥抱,宣泄着逆转后的狂喜。
而叙利亚的替补席一片死寂,30岁的艾尔哈德潸然泪下。
在一场决定去留的亚洲杯1/4决赛资格赛中,中国男篮在末节打出高潮,在一度落后15分的情况下逆转,挺进八强。
但叙利亚男篮同样可以昂首离开——此前面对中国队4战全负,场均净输40分的他们,差一点就完成了爆冷逆袭。
对于叙利亚男篮而言,能出现在亚洲杯就已经是胜利。他们在2011年之后饱受内战的折磨,足足6年没能走上亚洲舞台。
球队中不少球员无法系统训练,甚至要经历生离死别,但这些都没有阻碍他们走上赛场。正如教练内纳德·科尔德兹奇所说,“我们可能无法组成一支最理想的国家队去比赛,但这不会影响我们的斗志。”
8月15日,2017男篮亚洲杯复赛淘汰赛中,刘晓宇(5号)防守叙利亚老将马丹利。视觉中国 图
他们给中国的年轻人上了一课
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时,任骏飞在底角命中了一记关键三分球,第一次帮助中国队在比分上领先叙利亚。
或许所有人都没想到,叙利亚能从比赛的一开始就压制着卫冕冠军中国队,而且将分差越拉越大,最多的时候甚至一度领先了中国多达15分。
在亚洲舞台的交锋历史上,叙利亚曾经四次挑战中国,平均输给中国队超过40分之多。
然而,正是这样一支曾经的“弱旅”,差一点就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让中国队颜面扫地。
36岁的老将迈克尔·马丹利全场砍下35分、7个篮板和4次抢断。杜锋试图用“车轮战”来限制住这位曾经在CBA征战4个赛季的老将,但收效甚微。比赛的最后两分钟,他还连续得分,差一点将比分反超。
最终,叙利亚还是没有能够创造历史。同为老将的艾尔哈德在最后1.4秒赢得两次罚球,结果全部投偏,断送了叙利亚追平的机会。
虽然没能爆冷,但叙利亚队也绝对是给中国的这群年轻人上了一课。
就像杜锋在亚洲杯上反复强调的一样,“这支中国队是来练兵的,在大赛中学习一些经验”。而这支叙利亚队的拼搏精神,无疑值得年轻的中国男篮学习。
从比赛的开始,叙利亚的老将们就使出浑身力气,飞身抢断、倒地救球、贴身紧逼……凭借着高强度的对抗,他们打乱了中国队的节奏,郭艾伦13次出手只命中了两球。
“很遗憾我们只打了三节好球,结果搞砸了第四节。”马丹利在赛后显得很平静,“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保持住我们的心气,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叙利亚队在比赛中防守强度颇大。 视觉中国 图
球员教练都在逃离这个国家
如果只看球场上的表现,或许观众很难想象,叙利亚的这群球员是经受了多少磨难和考验才重新回到了亚洲杯的舞台。
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这群球员就和所有的叙利亚人民一样,大部分时间里都生活在炮火和战争的阴影之下。
这些年来,和叙利亚相关的新闻里总是少不了“轰炸”、“难民”和“死亡”这样的字眼……
在这个处处断壁残垣的地方,不少露天篮球场随时可能遭到炮火的侵袭,而想找到正规的篮球馆更是一种奢望。
“在战争开始后,国内的篮球情况非常糟糕,我们的联赛不得不因此中断了一年时间。”随队参赛的小前锋安东尼·巴卡尔回忆起战争给篮球带来的影响,仍然痛心不已。
“但是我们热爱篮球,所以每一个省和地区还会陆续展开地方的球赛。我们就会在那些比赛里打球。”
正是在那几年间,马丹利被迫走出国门,来到CBA打球,“家乡的情况真的难以形容,我在CBA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
在接受法新社的采访时,巴卡尔坦言,战乱对篮球联赛的破坏持续了4年时间,直到2015年国内的锦标赛才重新开始。然而,这个联赛早已物是人非。
那些曾经征战联赛的海外球员,大部分都逃离了这个国家。一些原本是叙利亚籍的优秀球员则移民到了海外,选择加入其它的国籍,像马丹利这样愿意回国打球的明星并不多。
“我们的联赛已经失去了超过120名球员。”叙利亚篮球联赛的负责人丹尼尔·佐尔科弗对这样的变化很无奈,但是他没有任何责怪,“有些人永远地从战争中消失了。”
除了球员,离开这片混乱之地的还有他们的教练。
“不仅仅是球员,很多好的教练也走了。因为要在这里寻求他们的执教理想太难了。”曾经的叙利亚男篮主帅哈迪·达尔维什道出了教练们离开的原因。
“在这里,要找到一片安全的训练场太难了。”
叙利亚队和中国男篮蓝队比赛中。 视觉中国 图
连凑齐12人组队都困难
正如佐尔科弗所说,球员的离去、教练的流失加上硬件设施的破坏,“叙利亚的篮球正变得岌岌可危”。
由于轰炸和空袭,叙利亚的供电系统很不稳定。连国家队集训的阿尔法哈体育中心也无法保证供电能够连续不断,即便那里已经是叙利亚首都最著名的体育场。
事实上,这座篮球馆里的空调已经坏了好几个月,为了备战亚洲杯,同时避免球员在闷热如桑拿房的球馆里中暑,教练组只能安排球员们在太阳下山后开始训练,很多队员的训练并不系统,训练量也不足。
不过,对于这些球员来说,酷热的气温已经是他们最不用担心的“敌人”了。
在训练期间,教练喊的战术经常会“淹没”在战斗机疾驰而过的轰鸣声之中。有时候,球员和教练会停下来,仔细听一听是不是又有一波空袭将要来临。
“有一次我在观看训练时,数十枚炮弹击中了训练馆附近的地方。其中一枚迫击炮弹仅仅一步之遥。”佐尔科弗告诉法新社的记者,类似故事从他口里说出来时,却感觉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
“这一切很简单,我们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就是战争。”
他们也考虑过去其他国家训练,但最终只能停留在“想法”之上。“很多国家不愿意接受我们,而且因为我们的背景,要获得签证太困难了,而且要花费上很长时间。”
在这个被战火摧残得支离破碎的国家之中,要选出12人组成一支球队,显得异常困难。
“我能够入选,是因为很多球员都没法参赛,有人去了国外不会再回来,很多人都去服役。”
19岁的小前锋卡哈雷·科里在此前,甚至从没有参加过成年级别的比赛。
经历了重重艰险,这些叙利亚的篮球选手们更为珍视为国征战亚洲杯的机会。马吉德·阿尔巴沙一直跟着球队训练,但是最终因为某些原因没能来到黎巴嫩比赛,他说,“篮球曾经是我们的荣耀,让我们享受着快乐,但现在,它却让我们哽咽。”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篮球,叙利亚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