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讲述被骗传销经历:不听话就要被打,收集烟盒写求救信息

范天娇/法制日报

2017-08-17 09:47

字号
今年7月27日,安徽省安庆市公安局玉琳路派出所民警根据受害人家属报警,查处一个传销窝点。该窝点内的7名人员均是被女网友通过QQ聊天的方式骗到安庆从事传销活动。目前,传销人员已被依法遣返。
北京开展打击传销宣传活动。视觉中国 资料图
讲述人:传销受害人小勇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与网友约定好的一次旅游,会变成长达20多天的噩梦。这个噩梦的源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传销陷阱。
我是河南洛阳人,今年22岁,在一家工厂工作。今年2月,我在网上认识了1名女性网友,聊得比较投缘。我们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她就邀请我到安徽安庆玩,还承诺费用全包。刚开始,我拒绝了她的邀请,但是经不住她再三邀请,后来就答应了。
今年7月初,我到安庆见到这名女网友。她带我在安庆玩了一天,到了晚上,她提议让我到她的朋友家住。我到安庆后属于人生地不熟,她提出这个建议后,我没有多想,就跟着她来到了一个居民区。但是,进入房子后,我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地上摊着被褥,有七八个男的在里面。他们收走了我的手机、证件,我想走都走不了。
这个时候,我怀疑可能陷入了传销组织。之前,我从电视里看过类似的情况,传销组织的人控制人身自由,每天上课洗脑。
很快,我的怀疑就得到了印证。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后,我每天被人盯得死死地,他们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大声喊叫。每天都有人轮流来给我上课,传授“网络营销”的致富之路。
上课的人对我说,他们经营的是一种保健品,1份2900元,买一份就能成为会员。之后,每介绍1个人进来可以提成500元,拉5个人进来可提升一级。拉进来的人再发展会员,我也可以跟着抽成。拉进来的人越多,级别就越高,提成也就越高。做得好的,每天坐在家里就能有千元收入。
虽然他们说买保健品,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那个屋子里住了十来个人,都是19岁到23岁之间的年轻男子。我跟他们聊天得知,他们这些人中,有的无业,有的家里做生意,还有大学生。比我小1岁的小李就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他觉得这个可以赚大钱,就借钱加入进来,想靠这个改善生活。
这些人都被骗了,他们觉得“网络营销”是赚钱的项目。但是,我觉得这个谎言很可笑,也很容易戳穿。我们住的地方没有床,只能睡在地上,吃的是白饭,没有菜。来给我们上课的“老师”穿的是西装,但我有一次发现他出门穿的衣服是破破烂烂的。像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赚钱。
被这个传销组织控制的那些天,我不止一次想逃出去,但都失败了。这些人看得很严,大门有两把锁。有一次,我听到屋外走道有人走动,就在房间里大声呼救,但很快就被人按倒,他们捂住我的口鼻,不让我发出声音。
还有一次,他们来上课,我直接说这是传销,但被讲课的“科长”打了一顿,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当时,我真的很害怕,也知道想逃出去就不能硬碰硬,必须想办法向外界传递求救信息。
于是,我就偷偷收集其他人员的烟盒,趁晚上大家睡觉时,拿走藏在柜子里的笔,把烟盒撕成纸条,写下“叔叔,阿姨,救救我”和我家人的联系方式,瞅着空隙就往窗外扔。
7月27日,民警赶到传销窝点,把我解救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有群众捡到我扔出去的纸条,联系了我的家人。我的家人知道后报警,民警对周围楼栋的出租屋一间一间排查,查了3个多小时,最终找到我那间房子。
(原题为《受害人偷偷收集烟盒写求救信息》)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求救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