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54岁独臂挑夫已挑坏几十根扁担:要供养女读完大学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万嘉琳

2017-08-17 19: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0817大别山独臂挑夫(01:15)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万嘉琳 摄
8月4日驮水泥706斤,6日上山带水86瓶,驮水泥936斤……
这些数据,出自54岁王惠敏的记事本,他是湖北罗田县天堂寨景区的一名挑夫。
21岁那年,为还修房欠款,王惠敏外出打工被电锯锯断了左手,此后没有再想过讨媳妇。33岁那年,他在路边捡到一个女婴,并将她抚养长大送入大学。
为了让自己年迈的父母安享晚年,王惠敏再次借钱修起新房。
王惠敏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自己能够干活就绝不会出门乞讨,要供女儿读完大学,一直会干到自己干不动的那天。
为还建房钱做工失去左手
8月13日,天堂寨景区飘着小雨,山高路滑,王惠敏不能出工。
王惠敏的家,在离景区大门5公里外的小山村。
家养的鸡在门前晃悠,几分地里种着些辣椒、葫芦等蔬菜。王惠敏77岁的母亲汪玉仙刚摘完辣椒,正在门口过秤卖给邻居。这个小脚老太太有冠心病,每天得吃保心丸。脸上皱纹丛生,说起话来眉眼间笑意盈盈。
14日上午,仍旧是个雨天,山风裹着雨丝吹得人身上发冷。
王惠敏77岁的父亲刚从地里摘完野菜,家里喂养了十几只兔子。一个邻居上门来收土鸡蛋,汪玉仙卖了6个,收了9元钱。
趁这个时候,王惠敏会在家拾掇一下的扁担。扁担磨损得厉害,负重的两端磨出了豁口,再用恐怕要断掉。扁担是王惠敏用自己林地楠竹做的,需要打磨成合适的形状,钻孔、装吊钩,这些都要王惠敏自己完成。
王惠敏经常用脚配合,完成这些工作,快一个小时,这根扁担才算修好。
“他虽然残疾了,但干得比很多健全的人都多。”邻居黄忠说起王惠敏,就竖大拇指。
54岁的王惠敏头发花白,指甲缝里带着泥。蓝色衬衣领子上一大块布破了,里层的白布露在外面,一只袖管空荡荡的。他两肩膀一高一低,右肩向下倾斜。
王惠敏在21岁那年,失去了自己的左手。那时候家里刚刚盖起一栋土砖房,他在锯木厂打工希望尽快还上欠款,谁知手被电锯锯断。当时,他正和邻村一女子处对象。但从他的左臂被截肢后,处对象的事也没了下文。从那以后,王惠敏也没再想过处对象的事。
1996年冬天的一个黄昏,刚从别人家干完活回家途中,王惠敏突然听到路边传来婴儿的哭声。他循声找去,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一个女婴,衣服里有张小纸条,写着她已经8个月,希望有好心人能收养。王惠敏将女婴抱回家悉心抚养,并取名兰兰(化名)。
王惠敏新修的两层楼房,二楼最干净的那间就是兰兰的。全家一季度有将近600元的低保收入,王惠敏的父亲每星期在景区河道里清理两次垃圾,一个月能挣千八百块钱。王惠敏在家里排行老大,弟弟妹妹家里的条件并不比自己好太多。这栋房是2015年建起来的,东拼西凑花了十几万元。
 “下雨天雨都接不住了。”王惠敏说,当时为了让正读高三的兰兰住得好一点,为了让父母安享晚年,才修起这栋房,房子里的地板砖都是弟弟铺的。家里安上了太阳能热水器,洗澡方便多了。
修新房王惠敏欠下了6万多元债务,正值大别山天堂寨景区建设高峰,需要劳力将建筑材料运上山,王惠敏就在熟人介绍下,在天堂寨当起了一名挑夫。
王惠敏的父亲耳朵不好,但看着王惠敏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脸上透出满足的笑容。
两个半小时挑两箱水赚150元钱
8月14日下午,天气预报显示15日将会有雷阵雨。
王惠敏和工友们还是决定第二天上山。
8月15日早上5点,王惠敏起床了。吃过早饭,搭着同村工友的摩托车,到了景区大门。平日里他们会乘坐缆车到工地上,但为了多挣钱,他们会挑上一担矿泉水、饮料和方便面等,送到工地附近的小卖部。
这一担水,可以挣150元钱。
这天早上,雨后的台阶还有些湿滑。不到6点,王惠敏和工友们开始上山。王惠敏带了2箱水,共计56瓶,一边还加了几瓶可乐,负重六七十斤。
王惠敏走一段歇一段,经常会换手把住扁担。有的有些十二三厘米宽的石阶面仅容半个脚掌,横着脚走才平稳,工友可以换手扶着栏杆,而王惠敏却不行。
54岁的王惠敏,是7个工友中年龄最大的,但他丝毫没有掉队,还经常走到前面。
“他的体力真不错。”同村的周师傅说,村里没有出去打工的人就只能干些体力活儿挣钱。但对王惠敏来说,找到一份体力活儿并非易事,一般工头看他胳膊残疾就不愿意给他派活儿。最近两年,王惠敏在县里天堂寨风景区的山上挑建筑用料,这份挑担的工作是因为“有关系”才谋来的。“除了关系,还得看谁吃得了苦”,王惠敏说。
歇了十几次,经过两个半小时的跋涉,王惠敏终于来到了海拔1500余米的哲人峰,将水送到了山上的小卖部。因为人力成本,这里一瓶矿泉水卖8元钱。
王惠敏说,这几年来,扁担挑坏了几十根,脚上20元一双的解放鞋,基本是一个月一双。
挑起的担子超过自己体重
卸完水,王惠敏稍作休息,开始搬运建筑材料。
建筑材料堆放在仙女峰,距离小卖部所在的哲人峰约600米。建筑材料通过索道运到仙女峰后,再由王惠敏和工友挑到哲人峰,建筑工人们正在这里修建一个卫生间。
王惠敏用钢丝圈成近圆形的圈,然后把砖一块块摆放在钢丝圈里,上下码成两排,一边摆上15块,前后加起来30块。王惠敏体重61.7公斤,挑着砖站在秤上有143公斤,30块砖重达81.3公斤,是王惠敏体重的1.3倍。
有游客看到非要试一试,可是根本都挑不起。这一担砖王惠敏能够赚45.5元。
有的工友用的是马叉,因为王惠敏只有一只手,用不了这种工具。
把砖块从仙女峰挑到哲人峰,中间有段100多级石阶的上坡路,每级石阶二三十厘米高,将近60度的路像要伸到天上。王惠敏时快时慢,路稍缓他就加快步速,这样节省整体挑担的时间。同组工友也走得谨慎,稍不留神砖块就在身后打摆。王惠敏单臂,保持身体平衡难上加难。500米的路程他要休息4次,将近半个小时才能走完。
这时候景区又下起了雨,山风吹在人身上发冷。
休息了十几分钟,王惠敏又开始了下一趟。
上工时他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上面一页一页记着每次挑的物件、重量、次数和起始地点。本子上有几页纸上一片蓝水渍,字迹模糊。不出工时,王惠敏会在本子上留上几行空白,这样记也方便结算工钱。170斤是他一次常挑的重量,早上两三趟,一天挑上6趟,1000多斤重物能为他带来将近300块钱的收入。
现在王惠敏体力大不如前,干两三天他要休息一天,一个月大概有一半的时间干活儿。在武汉上大学的女儿每月生活费要1500元,占去收入的近一半。
平时上下山耗时耗力,王惠敏有时晚上就睡在工地,“这样一天能多挑上一趟,活儿不能停呀”,他说。
王惠敏至今去过省会武汉两三次,最近一次是因为肠胃有问题要做手术,在武汉一个星期上万元的花费让他难以承受。做完手术后,王惠敏为了节约钱没有再去复查。
“干一天算一天。” 王惠敏说,一定把女儿的大学供完。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别山

相关推荐

评论(9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