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京:如果这辈子完不成自己的愿望,要那么多钱也没用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张枭翔 实习生 杜珂 吴婉伶

2017-08-18 07: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吴京 视觉中国 图
43岁的吴京,刚凭借《战狼2》站上了事业高峰。由他担任投资人、导演和编剧的影片《战狼2》上映12天,就打破了《美人鱼》在2016年创下的33.9亿元的中国电影票房纪录。截至8月17日,《战狼2》的票房已经超过48.8亿元。
“如果这辈子完不成自己的愿望,要那么多钱也没有用。”
8月17日,吴京在北京接受了澎湃新闻等媒体的采访,被问及《战狼2》票房创纪录可能带来的财富变化时说,“我相信我的财富永远是用在电影上的。”
吴京在设定的采访时间开始前5分钟,到了采访室。虽然刚结束多场连轴转的路演,异常疲倦的他,微笑着,大声向大家问好。
武术冠军出身的吴京,上世纪90年代即进入演艺圈,逐步成为一线演员。
吴京评价自己:“只是一个做电影的。”
“如果说我是那种能干千百万敌人的英雄那种,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只是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形象,来显现出一种真诚、一种男人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和中国军人打不倒的精神。”
《战狼2》是军事动作片,讲述的是一名前特种兵,赴非洲寻找女友,并承担起救援同胞使命的故事。吴京在剧中饰演的男主角冷锋,勇敢、能打。影片激发起不少人的民族自豪感。
由于放映期被延长至9月底,《战狼2》突破50亿的票房,几乎只是时间问题。观众和电影市场已经在期待《战狼3》。
“不装地说,压力是有的,但是我在不断地调节。”吴京坦承,“我前两天跟我媳妇在探讨,任何一个巨星、一个老艺术家,他们也会经历观众可能不喜欢的时候,活不活啊?还得活。”
结束繁忙的电影宣传路演,吴京打算回归闲适一点的生活节奏。
“过了今天之后,我不想再接受采访。”吴京说,“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该需要充电了,我儿子该需要爸爸的关怀了……我该去继续上EMBA 了,我该继续去学习怎么样不被资本市场绑架了。”
战狼2剧照
以下为采访实录,略经编辑:
【收获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记者:《战狼》和《战狼2》跨度三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吴京:我觉得创作的过程、经历的过程是我最大的财富。
从动作上来讲,从水上到水下,长镜头一镜到底,别人没完成,我完成了,这份经历现在可以吹牛,这是我吹牛的一个本钱。
坦克漂移坦克大战,外国人电影没经历过,中国人先干了,我感到骄傲。
中国这种军事类型的电影,别人都在拍,我抢先了一步,把全世界的各路精英汇集到一起来,这份经历是别人没有的。别人想去拍类似的题材,对不起,我已经先他们一步了。这笔财富不是多少亿票房能够换来的,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种经验是最大的财富。
记者:《战狼》系列中武术和现代元素的结合体现在哪?中国武侠片的出路在哪里?
吴京:动作片跟功夫片的结合,这种军事题材的片子我觉得是一个新的结合点,起码目前证明它现在这条路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
但是武侠跟动作,是否能够一起走下去,能够通过军事题材表现,我觉得得看你这么定义这个事情。
比如说您拍一个科幻片,未来战士可以飞,那算不算武侠呢?我不知道。是否我们中国对科幻片,像美国那种,是否已经到了一个接受度,这个我不知道。
每一个武者都想开创一个自己的新的时代,也许是你最低谷的时候,也许是你最辉煌的时候。但是对于我来讲,最有价值的那一刻,不是人生最辉煌的那一刻,也不是你跌倒再爬起来的时候,而是你真正创造一个辉煌的时代的这个过程。至于其他的,我只是对观众、对电影负责,我不能对一个类型片负责。
我去努力可以,但是让我去担起这个大旗,这个给自己刨个坑,这是最傻的事。这个坑我可不跳,所以我还是好好的。
其实我昨天开的会,今天就请大家来,我知道大家等了很久,过了今天之后我不想接受任何采访。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该需要充电了,我儿子该需要爸爸的关怀了,我该跟我的哥们去讨论戏剧电影、中国电影跟国外电影的碰撞、差异了,我该去继续上EMBA 了,我该继续去学习怎么样不被资本市场绑架了,我应该去学这些东西,而不是再去接受采访,说你是怎么怎么创造纪录的。
说实话,作为一个电影人我拿了无数冠军,你知道我怎样对待那些奖牌吗?我妈妈是在一个破纸袋中找出来的。奖牌最值得让人回忆的,是你为他付出了多少心血,一个奖牌,最不值得让人为它怀念。
【爱国】只许好莱坞宣传自己的爱国主义,不许中国人宣扬自己的爱国主义?
记者:BBC 说《战狼2》在宣扬民族主义,您怎么看待?
吴京:首先我英文不太好,最准确的翻译我不太清楚,每一个国家都通过电影进行爱国主义的教育,我的电影中的爱国情怀何错之有?只许好莱坞宣传自己的爱国主义,只许宝莱坞宣扬自己的爱国主义,不许中国人宣扬自己的爱国主义,中国人必须都像1840年那样,全国人民抽鸦片、被人打得稀里哗啦的你才高兴?其他的你可以对我的作品有不同的见解,有什么问题可以指出,我爱国这点你抨击我,我不管你是谁。而且再说,如果另外一个国家的人说我爱国有罪的话,这个是否有点忽视中国人?I am Chinese。
记者:怎样看待很多观众把您视为一个英雄?
吴京:视为英雄?吴京只是一个做电影的。他只是一个形象、一个娱乐形象。
我觉得我最能给别人讲述的是,我是怎么从被动的资本绑架,怎么咬着牙,打得肉破血流顶着白头发,怎么绞尽脑汁,把自己想干的事情去完成的话,如果说这样是一个英雄的话,那么我是。
如果说我是那种能干千百万敌人的英雄那种,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只是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形象,来显现出一种真诚,一种男人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和中国军人打不倒的精神,而不是说吴京就是这个永远打不死的英雄。
战狼2剧照
【财富我相信我的财富永远是用在电影上的
记者:拍摄《战狼3》或是以后作为演员创作会有压力吗?
吴京:不装逼地说,压力是有的,但是我在不断地调节。
我前两天跟我媳妇在探讨,任何一个巨星、一个老艺术家,他们也会经历观众可能不喜欢的时候,活不活啊?还得活。
我相信,你真真正正可以守住自己的本心,尊重自己,尊重观众,观众的心是雪亮的,观众不会因为你一个不好,而去否认你很多东西。
澎湃新闻:《战狼2》为您带来一些财富上的增长,您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
吴京:谢谢大家关心我的财富,但是到现在我也没算过。
我当初拍《战狼1》的时候,我和我媳妇也说了,咱们可以过回苦日子,如果没了的话,几平米的小屋咱们从小也住过。
但是如果这辈子完不成自己的愿望,要那么多钱也没有用。现在如果说再拍不成功,以后会去干什么?我会继续拍,拍点电视剧,可以接点小广告,再去攒点钱,接着去拍电影。
我相信我的财富永远是用在电影上的。
人到最后,就是一片黄土,身体最重要。
【小鲜肉不要带有色的眼光去看
澎湃新闻:怎们看待圈内的小鲜肉?
吴京:谁都有过自己的青春岁月,但是我觉得小鲜肉是一个形容词,你不能把它定义成一个褒(或)贬义词,这是不对的。我们不要带有色的眼光去看一些某些年轻艺人不太敬业的报道,他们有时候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
因为咱们的经纪人,娱乐媒体、经纪人体系这块,是来自于过去的港台,把艺人包裹起来。韩国、日本也是这样,但是现在缺少对于人才的培养。你28(岁),3年我捧红你,吃你3年,3年之后,你爱到哪去哪儿,没有人教他们什么叫做职业道德、职业操守。
我知道、我是幸运的,因为刚开始是袁和平、张鑫炎两位导演带我入行的。
张鑫炎导演95年拍《功夫小子闯情关》,升降臂断掉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抱着摄像机,自己直接摔下去,这是老一代人对我的教育。那时他对我说,今天你没有班,(可以)去做群众演员跑,去当死尸,去跑位。我们以前每次收工,你哪怕帮机器组拿个架子,因为导演说这些人才是真正帮助你成为男主角的人。
现在有的艺人,没有人去教他们,没有人去告诉他们守时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而不是一个可以拿去大肆宣扬的美德,没有人告诉他们,他们生活在一个什么世界中。
“啊,你太棒了”“你受伤了还坚持工作”,这是可怜之处,他们想表现得更好,但是没人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
难道我们就没有演员自我修养的方式吗?我们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以前老演员演上山下乡,你就得上山下乡。你演农民,你演军人就去部队体验生活。现在呢?拿个剑跟拿个烧火棍子一样,是谁没有教他们?各位(媒体记者)都是无冕之王,你们可以去告诉他们。(但)有些报道,他穿什么衣服,出现在哪,粉丝多少多少,竟然发这些东西。那个演员在那为了一个戏,练了多久多久没人理,这个就有一种引导。我们得有责任,而不是一味地他们不行他们不行。我们还是要靠他们接班,我觉得应该是一种正确的导向,让他们知道该去干嘛,不是一味觉得小鲜肉怎么样,毁在这一代,千万不要这样。
【选人我没被资本绑架,我是练武术的
记者:《战狼》系列电影选人是什么标准?
吴京:只选对的,不选贵的。我们剧组就是这样。选流量明星,我觉得这是一个数学题。咱大家都知道,就按1:3,如果你是100块钱的话,你能给我带来300块钱的票房,你就值。如果只能给我带来50块的话,那就不值。这个流量能否证明你值300还是值50 ,那就得导演自己个人去判断,这是数学题。另外一个是,你太火了,你尊重人物、尊重角色吗?你尊重我、尊重你的职业吗?就是这么简单的,我只能对我的作品、对我的职业负责。
记者:谈谈之前是怎样被资本绑架的?
吴京:
他要绑架,但我没被绑,我这人脾气有点臭,我是练武术的,你跟我玩硬的,老子砸锅卖铁也不吃你们这一套,要输就好好输。别说你投了多少钱,这是你女朋友,让我用我就得用,我媳妇还没用,就用你女朋友?你拿这个来强奸我,走走走,钱给你,你还能赚呢。我不愿意这样。
但是最后你还得依靠资本,你得学会如何运用资本,让资本达到他们的目的,这才是不相冲的。有没有好的资本,有,我们首先应该学会的是方式方法,成长的烦恼就在这。我现在不需要资本,但是资本是否能够支持那些需要资本实现自己理想的导演,这是需要方式方法的。
记者:有没有受到好莱坞的邀请,如果有,会去吗?
吴京:我觉得动作电影是世界的,何必拘泥于去哪。我目前来讲,还是想学习,多学好莱坞的技术、多学香港的制片和后期的能力,把我们的片子拍得更好。我当年去香港拍戏,偷师去了,如果有偷师的机会,你何必拘泥在哪拍戏。从晚清张之洞就开始在讨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还是西学为体,中学为用,还那么大差别吗?需要有那么多的界限去衡量一个电影吗?
【票房准备偷着乐
记者:《战狼2》上映之前,你对票房的预期是多少?
吴京:不告诉你。
记者:有现在这么多吗?
吴京:我准备偷着乐。
记者:那电影上映之前您是什么心情?
吴京:上映之前,我就到8亿就高兴了。
记者:为什么?
吴京:爱咋滴咋滴,完成任务咯。当一个文艺作品上升到一个社会现象的时候,其实带来的都是运气。就好像你让数学老师带着圆规给你解释一下化学题,这种商业行为已经与创作无关了。
【感动我们真的欠父母一张电影票
记者:在电影和上映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过让你特别感动、印象深刻的事情?
吴京:有。一个就是有一些亲身经历的撤侨的背景,有真正亚丁湾护航的战士,还有撤侨的战士,亲身讲述了撤侨舰炮已经对准某些地方的时候。这个可不是我造谣的,是他们自己说的。他们为什么说呢?因为他觉得为自己的祖国强大自豪。
战狼2剧照
另外一个让我感动的是什么呢?这个我不得不说,就是有几位老人,激动的老大姐,老大妈、老大爷:“吴京牛×,中国人牛×。”我都傻了。但是我忽然觉得,我就是瞬间有点发愣。
那大叔讲他半辈子没去过电影院,当时看的人是模糊的,看了一半才去取3D眼镜。
当时我差点哭了。我们老说我们欠谁一场电影,谁都没有欠谁,我们欠爸妈一份。我记得那个老人家是他的孩子给他买的电影票,有的是孩子带着父母进的电影院。
咱再看看我们,我就想起我爸妈来了。我们只记得父母为了家庭忍辱负重,但没有看到过他们年轻时曾经为了一件事情而热血沸腾的那些画面,他们那个年代为之奉献、(对)国家的那种精神,现在(通过电影)得到一种体验。
我当时真的瞬间愣了,总结不出来应该怎么说。我只能说我们真的欠父母一张电影票,我们谁的电影票都不欠,就欠父母一张电影票。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算是一件功德,我觉得挺不错的。
责任编辑:陈宇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吴京,战狼2,电影,票房

相关推荐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