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工程”亲历者:传销组织中有大学毕业生执迷到狂热

赵丽/法制日报

2017-08-19 07:44

字号
【背景】
2016年,在广东省深圳市工作的小谢,应朋友邀请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帮忙”,不想却是被骗入传销组织。庆幸的是,小谢扛过了连续4天的洗脑过程,离开北海。如今,小谢在一些问答App上披露传销组织洗脑套路。《法制日报》记者联系上小谢后,听他讲述了那段经历。
北海市最大的在建房地产项目“北部湾1号”,外观依据桂林象鼻山设计而成,也被解读为暗藏“1040”几个数字,广为宣传。
讲述人:传销受害人小谢
2016年6月,我在广西北海经历了一次始料未及的传销骗局。直到今天,一想起当时的情形仍会惊出一身冷汗。传销组织的“集团化”“专业化”真的很恐怖。
帮忙
我在深圳市一家科技公司工作,收入还算客观。那次被骗去北海,是因为同事之间的“盛情难却”。准确地说,应该是前同事。他曾经跟我在一家公司工作,离职后去了其他城市,但我们经常互通电话,一直保持联系。
2016年6月的一天,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他的供应商在广西南宁有个项目,马上就要验收了,当时急需人手去做最后的调试工作。供应商让他推荐一个可靠的人帮忙,他就想到了我,并表示报酬极为丰厚。刚开始,我没有答应,一来手上的工作比较多,二来我对调试工作没有经验。可是,他三番两次打电话,我实在拗不过他,于是答应帮忙。
到了南宁,我们在约定的地方见面,在场的还有他的女朋友。见面后,我提出与供应商见面谈调试验收工作,抓紧时间把活儿干完。同事当即给供应商打电话。挂断电话,同事说,供应商被香港的事务拖住了,要推迟两天过来。
我当时很生气,请假跑到广西,对方却随意推迟工作时间,这让人接受不了。同事随即安慰我,并提议他和女友陪我去北海旅游。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
到达北海,在同事女朋友的安排下,我们花一天时间游玩了整个城市,包括景点、地标建筑、普通市景、普通楼盘、别墅区、佛寺等,还有东盟十国接待馆。
在同事女友的讲解下,我了解到很多关于北海的信息,比如,这座城市本地人比例很小,大部分是外地人,但是治安很好,因为外地人都互相协作,有“共同目标”。当时,我把这些事情当作新鲜事听,没往深里想。后来才知道,所谓“共同目标”,其实就是在埋伏笔。
游玩一天,同事和他的女朋友都非常热情,所有花费都不用我出钱,弄得我挺不好意思。
入局
第二天,同事和女友带我走访当地的一些朋友。
第一站是拜访一名东北姑娘,据说她曾经在一家媒体工作。互相介绍后,同事的女友突然把聊天话题转到对北海这座城市的研究上来,东北姑娘随即接下话茬,并通过笔记本电脑上网,在搜索网站敲了几个字:北海、西部大开发、北部湾经济区、东盟10+1等。东北姑娘一边让我看这些内容,一边讲解北海的投资环境。
东北姑娘讲了一段时间后,她的姐姐来了,直接顺着东北姑娘的话茬往下讲,从北部湾经济区开发讲到虚拟经济,从虚拟经济讲到他们的投资模式:“五阶三进”制。按照讲解,他们将“五阶三进”制称作“大巴士”,具体说就是交会费进圈,每个人拉3名会员,根据层级进阶,到了A阶,就是满了600人的份额,不用再拉会员,之后每个月都能拿到钱,拿完1040万元就退出这个项目,1个人终身只能玩1次。
听到这里,我明白过来了,这就是传销啊。碍于同事及其女友的面子,我当时没有直接说出来。
洗脑
从东北姑娘家里出来,我想可能是同事的女友交友不慎,并没有多想,跟着她继续拜访朋友。
拜访的第二站,是与两名留学生朋友吃饭。饭局上,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士慷慨激昂讲解北部湾形式,证明“五阶三进”制的合法性,我听得昏昏欲睡。
吃完饭,同事把我带到他女友租住的房子里。我们进门没多久,就有一个朋友上门“拜访”。据说此人曾经是公务员,现在“下海”在北海“投资”项目。见面寒暄几句,对方就直奔主题,结合他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经历介绍“五阶三进”制,还拿出笔记本电脑播放一些视频。我看了之后发现,这些视频实际上是电视新闻里对传销组织的报道,此人不断解释这些视频里哪些地方说的不对,最终是为了向我证明传销是合法的。
见我听着不感兴趣,同事的女友建议我们去酒吧放松一下。在一个酒吧,我们“偶遇”了另一个“朋友”,此人自称是从英国留学归来,开始大谈生活品味,介绍北海如何气候舒适、生活小资,目的就是想让我留下来。
从酒吧出来,我们回到同事女友的出租屋。刚聊了没几句,又有一位“朋友”上门“拜访”。这名男子看上去四十岁左右,江浙口音,自称曾经是人力资源高管,如今在北海创业。他跟我聊现代企业中人的机械性和可替代性,打工是没有前途的。他在北海“创业”,现在已经介绍600人成为会员,准备去国外买黄金。
这名男子介绍完“成功经验”后,同事的女友又带我去拜访一位经济学教授。这位“教授”大谈资本运作的原理等内容。此时,我已经厌倦不想再听下去了。见我不耐烦,同事说,如果不听的话,朋友关系到此为止。
当时,我幼稚地认为,同事和他的女友也是受害者,所以,我说服自己听下去,下一步提醒他们远离这些传销人员。
疯狂
在北海待了3天,我对几个情景印象深刻:传销分子利用别墅楼盘、地标景观、书店、租车、包车,甚至于一草一木,对入局者进行诱导。其中,利用城市景观进行宣传暗示最令我惊讶。
同事的女友带我们到中心区的广场,指着每一处景观、旗帜、树木、雕塑、舞台生生造出一套无异于迷信的理论,说这些都是国家给他们的暗示,要让他们在这里秘密搞资本运作,建设北部湾。
城市建设、治安环境作为北海地区发展的成就,也被传销组织成员利用。传销人员先天花乱坠地介绍北海及北部湾的发展前景,其中总拿深圳做对比,极力说明北海和当年的深圳一样,既要拉拢人才和资金,又要避免狂轰滥炸式的宣传,避免大量外来者或资金涌入,丧失投资先机,先入场者一本万利,并说传销组织收集的钱会转到一个公共账户,用于国家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我问同事的女友:那些赚够1040万元的人拿这笔钱在北海置办了什么产业吗?她一个也说不出来。
在一家书店,我看到令人震惊的场景,一群人挤在一处角落,书摊上摆着的全是所谓民间资本运作或者消费投资的书籍,大部分书籍在其他城市的书店都闻所未闻。这些人不光看书,还互相介绍经验,寻找“线索”。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近乎狂热地搜索着组织给他们指示的“线索”,并坚信这是国家给传销组织留下的资本运作暗号。
在这几天,我甚至在海滩遭遇美女传销人员的搭讪。当时,一些人在海滩搞素质拓展类的活动,大家互相都不认识,但是好得跟亲人似的。我观察到,海滩上的人都有着一种奇妙的友善,但同事及其女友说我是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生活太久了,习惯了冷漠的人际氛围,来这里反而不习惯了。我一笑了之,没说什么。后来,一群玩丢手绢游戏的年轻队伍拉我们入伙,我执意不参加。我在旁边看着他们玩,这时候有美女过来搭讪,先是闲聊,接着就说到了他们的行业,说服我加入其中。
考察
在北海的最后一天,我很不情愿地被同事及其女友拉着参加了一个“考察团”。
“考察”的第一站是防城港,导游自称是电视节目主持人,一副好嗓子,又说又唱。我一路跟着他们在市政府门口的各种景观前听着煞有其事的讲解。一块石碑、一幅照片、一处雕塑,甚至是一条石阶,他们都能解读出传销的暗号。他们将“3、7、29、600”这些所谓的幸运数字解释为:政府鼓励个人招商,来北部湾考察至少7天,最终每个人成功带来3个人,然后继续协助发展下线,最终在下线达到600人时,可以拿到290万元的奖金。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会对你提及“传销”,只跟你讲“代码”“暗号”,然后把这些“代码”“暗号”附会到各种景观上。比如,石碑上有4个洞,是指“一带三”的运作模式;水里有3个雕塑,也是这个意思;照片里有7个人,代表要来考察7天才能看懂这里发生的一切。不过,自始至终,我都没听导游提到29和600这两个数字从哪里看出来的。
之后,我们又去看了楼盘和与越南接壤的东兴市。这些地方的“考察”,也就是让你走走逛逛,看看这个地方建设得多完善、地理位置多么好、未来前景多诱人,让人产生幻觉,觉得进入这个行业后分分钟就可以登上人生巅峰。当然,他们始终都没有解释进入这个行业与这个地区发展的必然联系,只是通过层层包裹,最后套上国家政策的“黄金甲”,就成了“1040工程”。
“考察”路上,几名导游轮番登场洗脑,尤其是1名看上去像小老板的人开动员大会,大讲资本运作,把传销吹得天花乱坠,把反对传销的人骂得死去活来。
到了此时,我实在忍无可忍。我发现,同事及其女友并不需要我提醒远离传销,他们就是骗我来参加传销的。
“考察团”回到北海,一下车,我转身就打车去了车站。
现在,回过头来看那几天的经历,可以完整梳理出传销套路:老人接待新人必须好吃好喝,进行情感绑架,迫使新人耐心走完整个“营销流程”;接着就是探点,因为整个城市的建设就是他们所谓资本运作的投资对象,所以必须让新人对“项目”有所了解;在勾起新人的好奇心后,就开始安排各种“拜访”和“考察团”。
在这一连串的设计安排下,如果脑子稍微糊涂一下,后果不堪设想。时隔一年,我希望能够借自己的经历警示更多的人。(原题为《“成功人士”“教授”轮番上阵忽悠“考察团”解密投资“暗号”:亲历者披露“1040工程”传销洗脑剧本》)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组织,“1040工程”,亲历者讲述

相关推荐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