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科幻作家瑞萨·沃克:用时间旅行小说谈论女权主义

澎湃新闻记者 沈河西

2017-08-23 08: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主题是“科幻”,受邀来华的国外科幻作家中,瑞萨·沃克是其中的一位。瑞萨·沃克是美国科幻女作家,她创作的“柯罗诺斯系列”(The Chronos Files)是颇为畅销的科幻作品。该系列第一部《穿梭时间的女孩》日前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小说获得2013年亚马逊突破大奖及青少年小说大奖。
瑞萨·沃克是一个学院派,之前曾在大学中教授历史和政治学课程,目前她全职写作,正在创作下一个系列“德尔菲三部曲”(The Delphi Trilogy)。
《穿梭时间的女孩》融合了科幻、青少年文学和历史三种类型小说元素,讲的是16岁的少女凯特有一天收到外婆送给她的蓝光挂件,并被告知家族拥有穿越时空的遗传基因,凯特阴差阳错地陷入到了一起一个多世纪前发生的秘密谋杀案。
在上海书展期间,澎湃新闻记者对瑞萨·沃克进行了专访。
【对话】
澎湃新闻:在《穿梭时间的女孩》里,女主角凯特回到了1893年,为什么你选的是这一年?
沃克:主要是因为那一年芝加哥搞了世界博览会,这届世博会给美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觉得那个阶段有点像过去的十五年,技术革新非常快,有非常多的新事物层出不穷。那是第一届完全有电的世博会。那届世博会还有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就是那个世界上第一座现代摩天轮,这也给了迪士尼创始人沃尔特·迪士尼灵感,他就是从这届世博会上获得了启发,然后开创出了游乐园。如果我有一把柯罗诺斯钥匙,我也想去那一年的博览会。
澎湃新闻:如果你可以见到你笔下的人物,你最想见到谁?
沃克:我可能会想坐下来和卡瑟琳,就是柯罗诺斯系列中的外婆聊聊天吧。
澎湃新闻:如果你可以回到任何一个历史阶段,你想回到什么时候?
沃克:我最想回到美国内战之后那段时间,也就是所谓的进步主义时期的早期阶段;我想回到1893年芝加哥的世博会,我可能会想回到那一年的五月中旬,因为那段时间有一个很大的女性权利会议在进行,我可以见到苏珊·安东尼、珍妮·亚当斯等女权主义运动家。因为我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女性选举权运动的,所以我可以问她们很多问题。
澎湃新闻:所以你的作品中有女权主义的色彩是吗?
沃克:是的。这个确实和我的学术背景有关,我的论文不仅是写女性选举权运动,也是想表达1970年代的平权运动本来可以从当年的女性选举权运动中学习什么。1970年代的平权运动失败了,因为它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没有将很多保守的女性纳入进来。今天很多美国女性还是认为女权主义是一个有点负面的词,比如我姐姐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虽然她念的是法学院,她也认同男女平等,但她觉得如果称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人家会觉得你这个人对男人不够友好。我也在我的历史课和政治课上发现,我班上的女生更拒绝用女权主义这个词,我认为这种趋势是从1960年代早期、1970年代初期开始的,因为当时我们没有作出努力,让那些保守的女性知道,平权运动是重要的。
澎湃新闻:你有政治学的背景,我们知道很多重要的科幻作品其实都投射了另类的政治想象或政治图景,你觉得你有在自己的作品里投射这样的政治想象吗?
沃克:“柯罗诺斯系列”中所描述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宗教塑造的。我生活在一个原教旨主义的天主教家庭,非常反女权,这种原教旨主义对今天的美国政治有很大的影响,我觉得这蛮可怕的。我的小说里的世界也是这样,我写到了一个叫Cyrists的邪恶宗教组织,这个组织非常受欢迎。
而且我觉得在美国这样一个深受宗教影响的社会,宗教这一力量,你是拿不掉的,它会一直在,一旦像小说里那样拥有那么邪恶的力量的话,就会很可怕。
澎湃新闻:为什么科幻小说这么喜欢写时间旅行的主题?
沃克:三个原因。首先是因为我们想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个是因为我们都会好奇,如果我们做了不同的选择,事情是否就会不同。第三原因是我们都是会死的,没有人是不朽的,但我们想知道故事会怎么终结,或者说当我们不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
澎湃新闻:在中国,如果一个作家被定义为科幻作家,就很难拿奖,或很难被认为是严肃文学,在美国也是这样吗?
沃克:是的,的确是这样。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很有突破性的作品会被视作严肃文学,对大部分作品来说,如果你被定义成科幻文学,就会被说成是所谓的类型小说。但对我来说,这几乎对我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因为我一直就喜欢读科幻类的、幻想类的作品,我写的是我喜欢读的,我第一本小说还是自费出版的,后来被亚马逊选中了,被评为亚马逊突破大奖及青少年小说大奖,那也就是个奖,对吧?因为亚马逊一直注重读者喜欢读什么,这个奖是由读者来评选的,而不是出版人、机构、评委选出来的,所以我猜围绕在科幻小说身上的那个污名不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即便一直这样,我也不会在意。而且其实这不是科幻小说会遇到这样的情况,青少年文学也是这样,我前段时间就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一篇文章,说为什么成年人会喜欢读青少年文学,但实际上成年人一直以来都是喜欢读那些以青少年为主角的小说的,只是以前没有YA(young adults)这种说法而已。而一旦有了这种分类,有人就会说,你应该读一些严肃文学,是的,你确实是需要读严肃文学,但有的时候你就是想读着开心,读着好玩。
我一直对那种一定要鼓励你读严肃文学的想法感到困惑,我觉得那会抹杀阅读的乐趣。我们从小就会被教育说这是本伟大的小说,你要去读,然后去分析,你要告诉我这本小说为什么伟大,但我为什么要因为它很伟大我就一定要去读呢?我觉得不要强迫孩子去过度阐释一个文本,就让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去阅读就好了。
澎湃新闻:你从来没有想过去像别的作家那样去教创意写作吗?
沃克:不,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我念书时上过的创意写作课,可能我没有遇到对的写作老师吧。基本上我是通过阅读来学习如何写作的,我会不断地重读某些经典作品,通过这样的重读,我学会了怎么去写结构,怎么设计情节。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书展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