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国关学院院长谈美国对华301调查:特朗普再以突袭施压

澎湃新闻记者 蒋晨悦

2017-08-19 13: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宣布,将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在涉及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正式对中国启动调查。此举已引发各界对美国采取单边行动损害中美经贸关系的担忧。
此时距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要求莱特希泽考虑重启束之高阁已久的“301条款”,对华发动贸易调查,仅仅过去了4天。
“301条款”是美国贸易法中有关对外国立法或行政上违反协定、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采取单边行动的立法授权条款。这一法律工具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不合理”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加征关税、限制进口等单边制裁。
莱特希泽执掌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表示,在当地时间10月10日,一个内部小组将会举行公众听证会,并将邀请有意参与调查的人员,在9月28日之前提交意见。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过去就提出意见,指责所谓的美国公司在中国被迫进行技术转移,比如对制药公司施加管理许可,使生产在中国进行,或是要求外国产品的设计能够在中国被复制。
贾庆国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特朗普一直在向中国施压,最初威胁调查人民币汇率操纵、施加边境税,二是对具体的出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但是涉及面较窄。三是谈判,比如中国同意开放牛肉市场,美国从中获取好处。第四则是此次“301条款”下的贸易调查。
贾庆国认为,特朗普的行事风格是先发动突然袭击,打破平衡,再去谈判,希望从中获得好处。所以特朗普讲“Deal”(交易),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对他有利的交易。
贾庆国称,此次特朗普也是先轰轰烈烈启动调查,造成形势严峻的意识,可能期待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更多让步。但是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不同于美国依靠主导国际秩序、通过制度性安排获利的传统手段,更多像是解决技术性的问题,比如贸易上更加平衡。并且特朗普对国际贸易平衡的理解狭隘,而贸易战最终会使得多方蒙受损失,对特朗普施加压力,因此特朗普的做法难以走远。
“总的来说只有一个目的,给中国施压”
莱特希泽在声明中说:对于中国与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的政策和活动,美国将会进行调查,来判定是否牵涉“不合理或是歧视”或是限制美国商业的行为。据路透社报道,美方指责中国所谓的“窃取”知识产权价值可能达到6亿美元。
贾庆国认为,美国企业对中国早有抱怨,中国强调自主创新,而开放市场同时引入技术,这是过去早有的做法,也是发展中国家为了维护自己权益的做法。美国企业或许认为,这种技术引入是在政府与美国企业之间进行的,不太公平。说到底还是对中国的经济体系,有担心和不满。美方希望中国政府管理中国的经济,与美国政府管理美国经济的方式一样,这是不太现实的。
此前中国商务部对美国有意发起调查进行了回应:近年来,中方积极扩大开放,努力改善外商投资营商环境。中方多次主动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目前限制性措施仅剩63条,比2011年版缩减117条,降幅高达65%。中方一直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持续完善立法,不断加强知识产权行政和司法保护力度,积极开展知识产权国际合作和交流,取得的进步和成效有目共睹,也得到了国内外各方的高度认可。
汽车产业是中国开放市场、引入技术经常被提及的案例。中国通过大量成立中外合资企业,在中国进行汽车制造。但是中国目前汽车产业仍旧遭受缺乏核心技术的诟病,是否通过开放市场引进了重要技术,也仍旧存在争议。
贾庆国表示,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承诺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提高美国经济发展水平。美国要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需要师出有名,调查本身将会针对中国对美国造成的经济伤害程度,以及中国政府采取的不符合规则的措施,在此基础上决定所谓制裁的形式、制裁的强度。通过调查的手段来对中国施加压力,或许希望中国在此之前就会做出更多让步,在贸易上做出妥协,美国也可以借此宣布,调查已经终止。总的来说只有一个目的,为了给中国施压。
担心中国在机器人、半导体等技术领域寻求技术自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此次对中国知识产权的调查,响应了美国政府和企业对中国寻求“自给自足”产业政策日益增长的忧虑。他们尤其担心中国在机器人、半导体等技术领域寻求技术自主的政策导向,比如中国制造2025的规划。
贾庆国表示,两年以前,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很多美国人对此有所讨论。但是,中国制造2025实际上是一个规划,中国政府会据此引导、推动中国一些制造业的投资,使之更快更好地发展。
中国政府此前也曾就中国制造2025多次表态。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现在对“中国制造2025”有一种误解,好像我们出台的这些政策的目的是将来不买国外的装备了。第一,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个全球化的世界,企业购买装备有他自主的选择。我们在这个开放的市场下应该给企业选择的权利。第二,任何一个国家都愿意提高自己装备的质量和水平,这本身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关起门来提高自己装备的质量和水平,在全球化的条件下等于是闭门造车,是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第三,中国这样巨大的市场在追求产品质量和装备提升方面,自身的水平提高了,也必然会促进世界市场的扩大。
贾庆国表示,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现在中美之间的经贸问题,越来越多和两国之间的经济模式有关。美国是以市场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是以政府引导的经济发展模式。这两种发展模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贾庆国表示,中国政府几十年来一直在推行引导产业发展的做法,为什么美国对此的争议最近变的非常突出?因为过去美国不大在乎,那时中国弱而美国强。美国的经济理论认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很难取得成功,因为市场会受到扭曲,经济效率低下。但现在中国经济真的日渐强劲,这时美国政府对自己的理论也产生怀疑,对中国有所担心,认为中国发展经济的做法,会扭曲市场竞争,损害美国企业的利益。
贾庆国表示,因此美国现在试图向中国施压,放弃所谓过度干预市场的行为,这未来可能成为两种经济发展模式的矛盾。这种情况可能会愈演愈烈,最终双方可能都会妥协,但过去这种各走各路的做法可能很难延续。
特朗普的做法无法走远,会受到各种限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达到3470亿美元。贾庆国表示,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以及对美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看法,与主流经济学家非常不一样。
贾庆国称,特朗普的一个问题是非常狭隘,因为在全球化时代,双边的经贸关系实际上是全球经济体系的一部分,中国向美国的出口,也建立在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基础上。实际上中国向美国出口的许多产品,是在中国进行进口加工之后,再出口到美国。这是国际生产分工下的过程,特朗普却将此视为简单的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所以这种视角非常狭隘。特朗普想把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变为对等,想打破现在的贸易分工格局,既很难做到,也不见得对美国有什么好处。实际上,美国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中,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多年来从中受益。特朗普这样做,在美国主要的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看来,实际上是不好、不对的,这些人对中国也多有批评,但是看问题的视角与特朗普非常不一样。
贾庆国表示,特朗普的另一个问题,是他所引用的数据非常陈旧。实际上,现在美国主流的经济学家和经贸官员,认为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基本上还是市场化的,如果说中国政府干预,更多还是想阻止人民币过快贬值,而不是像特朗普所说推动人民币贬值。但是特朗普仍旧坚持这一论调。
特朗普的注意力从国际经济治理转向“美国优先”
贾庆国表示,美国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国际经济治理机制,还是非常模糊。特朗普上台之后,对国际经济治理并不非常关注,而是关注“美国优先”。美国曾是一个超级大国,通过维护国际秩序来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在国际上发挥所谓领导作用,同时希望其他国家与其合作,分担维护国际秩序的成本。
然而,现在特朗普将美国视为一个普通国家,或者一个普通强国,觉得没有必要花费太多时间维护国际秩序,交给其他国家去维护。然后特朗普与其他国家单独谈判、做交易,依靠美国的强大实力在具体问题上获得好处。特朗普政府这么做能走多远,也是一个问题。短期内美国对一个国家强势,使其他国家予以让步,但是这么做会忽视国际治理。如果中国做出让步,大幅削减出口赤字,就会大幅影响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进行生产,这些国家的经济受到影响,也会向美国施加压力,因此特朗普这样做,还是非常短视的。
贾庆国提出,特朗普能多大程度上削减中国出口?如果美国市场能够从别的国家进口更为物美价廉的商品,那么他们就不会选择中国,因此这完全是市场行为,不是出于中国的推动。如果大幅削减从中国的进口,美国消费者也会承担更为高昂的价格,美国将会面临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因此这样评估,特朗普的做法无法走远,会受到各种限制。
责任编辑:蒋晨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贸易调查,美国,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