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恐袭|西班牙疏忽反恐了?不,它和摩洛哥一直在努力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邓皓琛

2017-08-20 08: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年在西方大城市发生的几乎每一次恐怖袭击,不仅都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而且更成为政界、学界最上心的议题。在欧洲,有的城市多次遭受重创,所以积累起的各方讨论已经相当深入,例如巴黎和伦敦;有的城市才第一回碰到,所以一些不太常用的词汇便突然涌现在当地民众的直观反应里,例如巴塞罗那。
据目前西班牙警方公布的消息,8月16、17、18日连续三天由同一个极端主义团伙在加泰罗尼亚地区三个不同地点制造了爆炸和袭击;其中,17、18两日在度假胜地巴塞罗那和坎布里尔斯(Cambrils)相继有汽车冲撞行人,共造成14人死亡,百余人受伤;该团伙的多位成员为摩洛哥籍。乍一看,无论是事发时的作案手法,抑或是事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迅速认领,再或者是西班牙首相发表声明,巴塞罗那恐袭无非是在西欧社会已经多次发生的同类事件中的再一起,了无新意。时评对法国、英国作过的分析,似乎可以直接应用到这个以艺术和足球著称的欧洲海滨重镇。
8月16到18日分别在加泰罗尼亚三个地点发生了爆炸或袭击事件。图片来源El Pais
西班牙并未对恐袭掉以轻心
然而,巴塞罗那恐袭案还是传递出一些新蕴涵。首先,说它“新”,是相对于2004年3月11日马德里连环爆炸案而言。这一旧案,至今依然是欧盟史上遭受过最惨重的恐怖袭击。不过,十三年前案发的地缘背景是西班牙派兵参与美军在伊拉克的行动。马德里惨案,也促使当时的左翼政府从伊拉克撤军。可如今,西班牙固然也有在中东地区的些微军事部署,但此时外有IS的全球号召、内有加泰罗尼亚地区摩洛哥移民社群日益强势的总体语境,却和之前大不相同。
其实,巴塞罗那恐袭进入公众视线之“新”,恰印证了西班牙主流舆论多年来对该国伊斯兰极端势力不时报道之“旧”。换言之,时隔十三年才再发的人祸,这本身已经体现出媒体、安全部门对极端主义温床的长期留意和未雨绸缪。单从近年西语媒体的报道来看,西班牙警方成功破获的极端团伙屡见不鲜,尤其是在摩洛哥移民大量聚居的加泰罗尼亚地区。比起法国、比利时、英国和德国,该国恰是汲取了马德里惨案的教训,很早便调动起各方力量最大限度地甄别极端化的苗头,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确保无恙的局面。就连近年痛定思痛的法国,也派人学习西班牙应对极端化的预防经验。因此,尽管有了巴塞罗那的创伤,西班牙2004年以来在反恐上的兢兢业业,却不应简单地用“和平时期掉以轻心”来否定。
西班牙与摩洛哥的安全合作
至于本次在加泰罗尼亚三地作案的团伙,他们拥有摩洛哥籍,或是摩洛哥裔。背后折射出的看点,正是中国读者较少留意的西(班牙)-摩(洛哥)的关系。从大的方面来讲,西班牙在非洲的两块飞地和一个小岛(Perejil),固然不时会成为引起争议的导火索。而西班牙在西撒哈拉问题上的态度,也容易产生不愉快。不过,在安全层面,西摩两国很早就朝着合作的方向迈进。
例如,始于1995年、旨在加强地中海南北岸诸国之间合作的“巴塞罗那进程”,便带有安全考虑。而2003年摩洛哥第一大城市卡萨布兰卡连环袭击案后,两国的安全合作便进一步加强。就在今年7月,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和摩洛哥的内政部长刚在西班牙讨论过有关反恐、反毒和移民的合作议题。甚至可以说,西班牙在反恐上的长期成果,离不开摩洛哥提供的支持,因为后者在一湾海峡之北有着庞大的移民群体。
西班牙在非洲大陆上的两块飞地:休达和梅利利亚
天主教气氛浓厚的西班牙拥有近4%的穆斯林人口,因此需要面对多元文化的现实。这个穆斯林群体以摩洛哥移民居多,剩下的主要以阿尔及利亚、塞内加尔和巴基斯坦人为主。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摩洛哥是该国数一数二的移民来源国。
在当代,摩洛哥人踏上欧洲大陆,始于上世纪70年代大量前往法国的劳动力。到了1980年代,摩洛哥人则逐渐开始在西班牙、尤其是加泰罗尼亚地区谋生和定居。他们中的一小部分本是针对摩洛哥国王的反对派,移民西班牙后便企图恢复昔日安达卢西亚辉煌的版图;还有一小部分则受极端教义的影响,企图在西班牙实行“伊斯兰教法”。近年,摩洛哥移民的极端势力更是容易同时成为IS和“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分支”(AQMI)的拉拢对象。基于此,摩洛哥便努力对这些定居外国的同胞施加精神上的影响。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它和海湾国家暗中较劲,争取以自己的资金在西班牙建造不同于瓦哈比教派思想的清真寺,并且资助该国境内的伊斯兰团体。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便可以理解西班牙何以很早便和摩洛哥展开合作的迫切需要以及后者的自身利益。
和加泰罗尼亚独立有关?
既然加泰罗尼亚地区有着庞大的摩洛哥社群,那么常被议论的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又会不会和穆斯林群体有某种联系?坊间流传着一种说法,认为该地区求“独”心切,进而不遗余力地鼓励愿意学习当地语言以求融合的穆斯林社群,从而收到壮大独立力量的效果。
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一定的现实基础。例如,光是2013-2015年的“新加泰罗尼亚人”便有3万多来自穆斯林国家。倘若考虑到该地整个穆斯林群体的投票意愿,那么这显然是一股重要力量。不过,也有西班牙学者指出,出于担心西班牙转向支持西撒哈拉独立的考虑,摩洛哥不希望自己的侨民在加泰罗尼亚问题上过分踊跃。对摩洛哥来说,一个主权有所削弱的西班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无疑需要更细致的讨论。
2003-2014每年在西班牙境内的摩洛哥籍人数。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顺便指出,西摩关系中的安全议题还可以具体聚焦到发生在前述的西班牙飞地休达、乃至加纳利群岛上的移民潮。这些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移民,主要以摩洛哥为跳板,争取前往发达的欧洲。对近年在移民问题上存在分歧的欧盟来说,摩洛哥对自身陆路和海路边境的控制,便成了欧盟控制移民路线的一个关键节点。另一方面,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也为摩洛哥在和欧盟进行某些领域的谈判增加不少筹码。
应该看到,无论上面提出多少新的观察方向,巴塞罗那恐袭还是反映出当前困扰西欧社会的普遍问题。可是,一味强调社会经济因素的不和谐,其实和一味强调文明冲突的不可调和那样过于片面。同为讲西班牙语的拉美诸国,不也有过阿拉伯穆斯林移民二代的政府高官、甚至国家元首?因此,与时俱进地分析阿拉伯社会思潮的历史演变,才是把握当前欧洲多个国家恐袭频发原因的一把钥匙。正是安达卢西亚地区在阿拉伯思想史上七百年的承前启后,西班牙才值得我们投入更多的关注。
(作者系巴黎第四大学政治哲学博士学位候选人)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塞罗那,恐袭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