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谈|731部队专题片背景:安倍加强军学一体化引发警惕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尤一唯

2017-08-20 14: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日本NHK电台在8月13日播出了纪录片“731部队的真实精英医学家和人体试验”,并在17日重播。节目基于在俄罗斯档案馆发现的1949年伯力审判的全程录音记录、对731部队“少年兵”的采访和京都大学留下的证明医学家和731部队合作的资料,还原了731部队曾经在中国领土上犯下的滔天罪行。节目一经播出,便在中日两国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反响。
核心担忧:“军学一体化”
其实,节目选在二战纪念日前后播出,除有对历史的反思意义之外,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其反映了日本有识之士对安倍推动的“军学共同政策”的担忧有关。日本防卫省在2015年开始实施“安全保障技术研究推进制度”,并以为大学提供丰富经费的方式期待大学配合其进行军事研究。从2015年至今,该项目的年度预算已从3亿日元上涨到了今年的110亿日元,许多日本科学家已对日本日益强化的军学一体化表达了警惕。
正是基于这一担忧,NHK此次节目才聚焦科学家,首次披露了和731部队合作的科学家的犯罪责任,并拿出了京大曾经接受过731部队科研资助的证据
(因东京大学拒绝与节目组合作,所以节目只能利用比较有自由主义传统的京都大学一方的资料)。但除此之外,平心而论,节目披露的内容并无太大新意。
节目的主要内容,即川岛清(第4部细菌制造部部长、军医少将,第4部即731下属的细菌制造部)、柄泽十三夫(第4部细菌制造课课长、军医少佐)、仓员悟(哈尔滨宪兵队宪兵)等人的证言,其实早就于1950年便记录在以俄、日、英、中、韩5国语言出版的《伯力审判档案》之中。(可参见:中共党史出版社2016年再版的《伯力审判档案(日军细菌战罪行披露)》)
但是,由于前苏联一直以来对档案的严格管控,除了事后发布的审判档案之外,伯力审判没有任何与审判相关的资料被公布,因此其真实性曾受到质疑。日本许多保守派学者干脆直接否认伯力审判的存在,将其称为“虚幻的审判”。直到1990年2月《朝日新闻》公布伯力审判的庭审照片,1992年4月NHK节目组在制作《731细菌战部队》时在俄罗斯发现了由前“克格勃”保管的26册伯力审判的搜查阶段的记录,伯力审判的全貌才逐渐浮出水面。再加上此次公布的庭审录音材料,所谓“伯力审判虚构说”可以说已经被彻底打破。
追责之困:日方尘封档案
然而,既然相关罪行的史料正被逐渐挖掘,那么追责为何这般难?
其实,我们就731部队进行的细菌战笼统地追究日本政府的罪行并不难。因为根据种种证据,日军各种犯罪的事实都难以否认。在1995年和1997年,731部队的死者家属两次对日本政府提出诉讼。虽然两次诉讼都宣告败诉,但东京地方法院只能从法律的角度拒绝家属要日本政府谢罪、赔偿的诉求,而对于日军731部队的存在及其生物战的犯罪行为则明确承认。从这两次诉讼可以看出,若只进行笼统的追责,而不将具体的责任细化到个人和组织之上,便难以完成对731部队罪行的彻底追讨。
但若要追责,最大的障碍便是涉及731部队罪行的日方档案的缺失。

在美国、中国及俄罗斯,对731部队人体实验和日军细菌战的资料搜集目前已经接近完备。日本学者常石敬一、记者青木富贵子和作家森村诚一都综合以上资料和自己的调查完成了对731部队的出色研究。即使是保守派学者如秦郁彦,面对上述材料也无法否认日军人体实验的存在。
在资料方面,唯一的遗憾在于因缺少日本方面进行人体实验的白纸黑字的记录,相关研究都只能依赖被害方的证词和事后的调查、采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研究上极大的缺憾。因此,相关调查与追责也容易受到日本网络右翼和保守派分子的情绪化操控。
不同于纳粹德国有数百吨被盟军意外缴获的机密档案,日军和日本政府在从日本宣布投降到被盟军正式登陆占领的空白期中,有接近两周的时间来有计划、有组织地销毁一切对其不利的资料。例如,731部队在苏联对日宣战当天便开始紧锣密鼓地销毁证据,日本陆军省为了避免731部队高层落入敌手,甚至还为731部队的长官(包括其总监石井四郎)提供了火车专列进行逃亡。
在目前防卫省保存的旧日本陆军的公开资料中,虽然也有涉及731部队的相关资料,但内容只涉及其编制和部队的简历,合计不过30份、100来页,从中难以证明731部队犯下的罪行。至于其余未公开的资料,全部都以“会侵犯隐私”为由尘封。事实上,日本政府的信息公开度目前仍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虽然日本政府在2011年制定了公共文书管理法,原则上规定公开所有政府的资料,但由于内容不溯及过往,所以防卫省未公开的资料仍是云里雾里。
反思之难:美日合谋隐瞒
相比之下,研究界对相关私人档案的发掘迥然不同于公共档案,其全凭当事者的良心发现和部分研究者个人孜孜不倦的努力(例如,2011年便有日本学者从国立国会图书馆关西部卷帙浩繁的档案中发现了731部队军医金子顺一的一篇论文,使之成为日军从事细菌战铁一般的证据)。若缺乏研究者的努力和当事人的合作,再加上时间的流逝,历史的真相很可能就此埋没。
但是,私家档案研究中最困难的部分,恐怕就是当事者和组织的不配合。
现在731部队相关人士大多都已高龄,许多事件亲历者都已带着生前的秘密进入坟墓,想在这方面取得大的突破已近乎不可能。而企业、学校和研究机构保存的公私档案,因为可能伤及个人和机构的名誉及相关利益,往往对公开一事持消极态度。此次京都大学敢于公开校方档案的行为可谓十分勇敢,但可能只是一个例外。
众所周知,731部队曾经和美军存在一定程度的交易:美国占领军为了获得731部队活体实验的研究成果,决定对相关战犯不予起诉,并隐瞒了相关事实。在战后不久的1948年,在东京都丰岛区长崎的帝国银行发生了震惊全日本的毒药杀人事件(即“帝银事件”),而凶手使用的毒药被重点怀疑与731部队有关。但是,盟国占领军禁止所有日本媒体深入挖掘“帝银事件”,使日本社会失去了一个了解731部队、反思历史和罪行的良机。实际上,在日本国会的辩论中,曾有议员提及美国在1958年便将涉及731部队和日军细菌战证据的资料归还日本。但防卫省一贯否认这些资料中有涉及731部队和细菌战的内容,而美国目前公开的资料中也没有记录日军进行过人体实验的内容。
客观来说,此次NHK的节目好比在平静的池水激起了波澜,再次给日本及国际社会以审视历史、反思现实的良机。但是就其内容来说,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罪行的谜题和真相之上的厚重面纱仍未被彻底揭开。这既需要中日两国的学者、记者与研究人员在浩瀚的史海中殚精竭虑,也需要日本国内良知未泯的当事方负重前行,更需要当年的受害者能够对敢于正视历史、坦诚罪行的责任方予以宽恕——这其实是对挖掘真相最好的鼓励。
(作者系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政治学博士)
责任编辑:刘乐凯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731,NHK,俄罗斯,中国,细菌战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