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连长为何要求战士把蒜水抹身上?军媒:不抹后果很严重

南部战区微信公众号

2017-08-19 19:17

字号
边防人、边防情

在西南边陲上有这么一个人,他既没有电视剧里英雄人物的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故事中主人公的荡气回肠的英雄气概。但是他远离亲人,远离家乡,远离都市的灯红酒绿,扎根边疆、逐梦边疆。
清晨,东方刚刚泛出点鱼肚白,南部战区陆军某旅3营11连部分官兵就身着迷彩服,全副武装、整装待发。带队的连长罗运飞看得出来,大家都有些急躁,这让他有些担心,不禁上前摸了摸他们手中的武器、看了看他们水壶中水,拍了拍他们挎包中的药品、雨衣,感觉准备的还是不够充分,有些眉头紧锁。防区地处印度洋板块和欧亚板块的交汇处,地震、塌方、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发。此次巡逻路沿线地貌又十分复杂,悬崖峭壁、沟壑纵横、荆棘丛生。大多时候只能徒步巡逻,这样就给马蜂、蚂蟥、毒蛇、野猪有了可乘之机。但他心里清楚,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戍边人,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
清晨出发

朝阳初升,迷雾还没散去,巡逻车已行至一条陡峭而狭窄的山路,路的一边是峭壁,另一边则是陡崖。“往左一点!好、好、好!够了!松点油门……”副驾驶上的连长半站立着一丝不苟的指挥着,驾驶员也不敢懈怠,车速放得非常慢。一旁凌厉的山石几乎是贴着车窗划过,另一边的石块也被车轮挤落下山崖。刚才还跃跃欲试的列兵们见了这幅景象都沉默不语,老兵们淡定一些,始终警戒着各自的方向。经过一路的颠簸,巡逻车终于停了下来,连长敏捷地跳下车,警惕地观察巡逻车周围的情况,眼神如鹰般犀利,不放过一点风吹草动。片刻之后,并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他才下令清点装备,命令巡逻分队做好徒步巡逻的准备。整理好巡逻队形,他站在队伍最前面。
攀登陡坡

“大家快把蒜水都抹上!马上要穿越丛林了!”连绵不断的高黎贡山像一条玉带般缠绕在这条巡逻小道上,各种亚热带植物插满全山,隐藏在其中的毒虫、蚂蟥不计其数。连长看着大家涂抹完药水后,取下腰间的砍刀,左右劈砍,一条隐藏在荆棘的小路露出真面目,“前后传,注意脚下,大步跟上!”巡逻分队行进至丛林丛林深处一公里时,好像并没出现特别糟糕的情况,只是偶尔有几只毒蜂飞过,于是大家紧绷的神经开始有些放松,时不时会闲聊几句。但十多年的巡逻经验告诉连长,情况没这么简单,越是平静,越是危险。蚂蟥的颜色跟丛林中树叶的样子很相似,就算树上的蚂蟥掉到巡逻队员的身上,不等到被蚂蟥吸饱、喝足之后,是不容易被察觉。想到这里,连长立刻下令停止前进,转身对每一名队员进行检查。果不其然,所有人裤腿、上衣都贴满了蚂蟥,有条蚂蟥已正高兴地吸附在列兵张茂森的脖子上,已经有些通红。这时旁边的战士看见了,正准备伸手去拿掉,却被连长制止了,他拿出盐巴撒了上去,蚂蟥一接触到盐巴,便痛苦扭动着身体,掉在地上,连长上前一步,将蚂蟥踩进泥土后,便继续向前行进了。
乱石嶙峋

相对毒虫、蚂蟥而言,凶禽猛兽对巡逻官兵的威胁更大。尤其是丛林中的野猪,它们的领地意识非常强,连景颇人见了都得绕道走。巡逻分队往前行军没多久,就听见丛林中传来急促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连长脸色一变,“大家快爬到树上去!”刚爬到树上,两头成年野猪就出现在大家的眼前,野猪在树下嗅嗅,用锋利的獠牙蹭蹭树皮后,仿佛没有进一步攻击官兵的意图,在树下转悠一圈后,便向从林深处跑去。此时,巡逻分队离9号界桩已经不远了,但是山势却越发陡峭,很快,一处绝壁横亘在巡逻分队面前,这是一处高30多米的山崖,坡度将近80度,需要巡逻队员手脚并用才能通过,如果绕行,则会增加半个小时的路程,巡逻分队毅然选择爬上去。爬到一半的时候,上等兵武国山脚底突然打滑,失去重心,人摔倒后就要向山下滚。连长眼急手快一把抓住武国山的手,山太险了,他也被武国山拖得往下滑了好几米,终于在抓住一棵枯木后停了下来,两人缓了缓,继续向上爬行着……
巡查界河

历经8个小时的行军,巡逻分队终于到达9号界桩。站在界桩面前,列兵、老兵都站得笔直,连长明白,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也将成为合格的戍边人。他像以往一样,面对界桩,表达决心:“我们边防军人,眼前是界桩,身后是祖国。我们巡逻的每一步,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去丈量祖国的边防线,国土绝不会在我们在脚步中丢一寸一毫!”  
悬崖峭壁

(原题为《连长要求战士把蒜水抹身上,不抹的后果很严重》)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边防

相关推荐

评论(3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