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观察|为什么这么多非洲难民死在也门海滩上?

陶短房

2017-08-20 10: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9日、10日两天,不断有非洲人的尸体从亚丁湾漂上也门南部舍卜沃省海滩,震惊了整个世界。
据负责搜救的国际移民组织(IOM)有关人士称,仅在其中一片海滩上,他们就发现了多达6具非洲人尸体,而在整个舍卜沃省海滩上发现的尸体,短短两天间竟多达29具。
这远非悲剧的全部:IOM特遣团团长德博埃克(Laurent de Boeck)表示,至少还有50人失踪,他们很可能也已遭遇了不测。
他们都是偷渡客,之所以遭罹不测,并非由于莫测的天气或海况,而是由于“人祸”:他们是在9日、10日两天被狠心的“蛇头”从偷渡船抛下海的,9日那天被抛下海的人数约为120人,10日则多达180人。走投无路的他们只能依靠小艇和就便器材漂向岸边,结果其中许多人葬身大海。
IOM表示将和国际红十字会等组织合作,妥善安葬遇难者,并尽力帮助幸存者。
这些遇难者和幸存者都来自非洲,绝大多数是索马里人和埃塞俄比亚人。他们是从索马里北部处于无政府状态的海岸登上偷渡船,渡过亚丁湾,驶向位于阿拉伯半岛上的也门的。
众所周知,也门是阿拉伯半岛上最贫穷的国家,近年来又一直深陷内战之乱,这些非洲难民何以要甘冒生命危险,去投奔这样一片叵测之地?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索马里就陷入严重无政府状态,首都摩加迪沙的“中央政府”徒具虚名,各地被名目各异的“独立实体”、军阀和“索马里青年党”(Al-Shabaab)等原教旨恐怖主义团体所盘踞,民众生活困苦,且旦夕为安全提心吊胆;埃塞俄比亚虽然国内局势相对平静,但这个传统农业国的部分地区长期赤贫,且僻处高原内陆,信息闭塞,一直是传统的“难民输出大户”(一句题外话,当前国内某些所谓“消息灵通人士”到处散布所谓“埃塞俄比亚是目前非洲发展最快、最有希望国家”的“事实真相”,是有严重偏差和很不负责任的),从所谓“东非之角”偷渡出非洲,原本就是一条传统的偷渡线路。
之所以选择索马里-也门航线,是因为这里航线相对不长,且出发地“索马里兰”是单方面宣布独立的“不管地带”,到达地也门则正打内战,容易蒙混过关。然而此次偷渡船行将登陆之际,“蛇头”似乎发现行踪业已暴露,为避免受到惩罚,就恶狠狠地把船民赶下大海,这种做法在“地中海偷渡”中司空见惯,如今又在亚丁湾重演。
一些偷渡者坦言,他们当然不是打算“才出虎口、又入狼窝”,到兵荒马乱的也门讨生活,而是打算以也门为跳板,去沙特、阿联酋这样的海湾富裕国家“过无忧无虑的好日子”。
但事实上沙特等“大户”恰是中东乃至世界上对难民最“抠门”的政府(就更不用说沙特正纠合多个盟友,对实际控制也门大部分领土的胡塞尔派武装大打出手了),每年接收的难民总数屈指可数,大多数入境难民都被转手送到约旦、土耳其之类国家开设的难民营,然后辗转又成了欧洲和全世界的包袱。
近年来欧洲乃至全世界对“地中海难民”日渐头疼,并采取种种措施力图控制难民潮,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地中海方向,此次也门的事件理应给人们提一个醒——不要忽略“非洲之角”-阿拉伯半岛的这条“东线”。
自今年初至今,已有5.5万人从“非洲之角”偷渡到也门,有多少人葬身鱼腹,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贾里奇(Stéphane Dujarric)表示,这很可能成为又一场“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事实恐怕也的确如此:从地中海方向(尤其是利比亚和土耳其)向欧洲偷渡的难民,并非都来自欧洲和西亚的沿海国家,相当大一部分是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的,同样,在今年被发现的“非洲之角偷渡客”中,已发现了来自遥远西非的尼日利亚人,虽然人数极为有限,但根据非洲偷渡传统,这条通路一旦开通,规模就会迅速膨胀。
如前所述,富裕海湾国家历来吝于接纳外来难民,就连近在咫尺、同文同种的巴勒斯坦难民、叙利亚难民和也门难民,它们尚且推三阻四,何况从非洲飘扬过海投奔而来的“远亲”(索马里有许多阿拉伯人)和陌生人(埃塞俄比亚人宗教信仰和人种都与阿拉伯人不同)?这些看似远离地中海的难民、船民,最终殊途同归,汇入了“地中海难民潮”,不断增大着对欧洲和整个世界的压力。
部分绝望的难民展示“救救我”的标语——或许不堪重负的难民接收国,以及相关国际组织,此时此刻也恨不得展开同样一幅标语:救当然该救,可是正所谓“救急不救穷”,这等阵仗,如何救得过来?
责任编辑:丁雄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洲难民,也门,偷渡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