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启动的301和被解职的班农

苏庆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2017-08-20 0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把大象关进冰箱需要三步来完成。同样,美国的“301调查”需要三步来完成。第一步是特朗普指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研究是否对中国发起调查;第二步是莱特希泽作出对中国发起调查的决定;第三步是经过一定时期的调查得出结论。第一步引起的争论热度还未散去,第二步已经完成。中美经贸关系再起波澜,太平洋上空阴云密布。
“301调查”本身并不可怕,属于贸易争端的一种方式。从对被调查国的影响来看,这一脱胎于美国自身法案的单边贸易行为和通常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内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并无太多不同。调查结果如果属实,无非是两种结果,一是美国和中国协商解决,通过谈判和利益交换使得美国放弃对中国采取报复措施;二是协商解决失败,美国对中国采取惩罚性措施,比如征收高关税,提高非关税壁垒等。美国启动“301调查”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开始动用国内法而非近年来常用的WTO争端解决机制。这意味着特朗普即便不会兑现其竞选时提出的退出WTO的承诺,也会更加无视WTO的存在。而这只不过是特朗普政府贸易施政纲领的一部分。
今年三月份,美国贸易代表公布的特朗普的贸易施政纲领包括四项:第一,在贸易政策领域捍卫自主权;第二,严格执行美国自身贸易法律;第三,动用措施让外国开放市场;第四,重新审视相关贸易协定。其理念是追求更加公平和自由的贸易。特朗普的施政纲领相辅相成,在贸易政策领域捍卫自主权意味着要避开WTO框架,启用自身法律。这是更有效地迫使外国开放市场的手段,或者一旦外国不开放市场能更有效地进行惩罚。至于为什么拿中国开刀,则看一看美国对当前贸易协定的看法就明白了。特朗普政府认为,当今的多边贸易体制更有利于中国,美国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自从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美国似乎就“倒霉”起来了。具体表现是:
1. 2000年,美国制造品贸易逆差是3170亿美元,2016年是6480亿美元,增加一倍;
2. 美国对中国的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从2000年的819亿美元增加到2015年的3340亿美元,增加三倍;
3. 2000年,美国中位数的居民实际收入是57790美元(2015年价格水平),2015年反而下降到56516美元;
4. 2017年1月和2000年1月相比,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减少500万;
5. 在中国加入WTO的前16年,即1984年到2000年,美国工业产出增长将近71%,但是从2000年到2016年,美国工业产出增长不到9%。
这些刺眼的数字让特朗普下定决心要对中国下手。当然,特朗普也明白,不只是中国造成了目前美国的问题,其他贸易协定也都不合理,所以也有其他举措,比如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梳理特朗普上台后在贸易领域的行动,其主要做了如下四件事:宣布退出TPP、重谈NAFTA、和中国讨论制定“百日计划”、启动对中国的“301调查”。这均反映了特朗普对现有贸易体系和贸易结果的不满。特朗普特别强调美国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从国际贸易中得到很多的好处,而现有的一切贸易安排都是不合理的,不合理之处在于其他国家没有和美国进行公平和自由的贸易,所以要进行改变。如何改变?特朗普更强调自身处境和利益,不考虑现实情况,着眼自身,不考虑对其他国家的负外部性。一言以蔽之,特朗普放弃了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和提供公共产品的角色,从而更加短视。
特朗普目前推出的贸易措施,只做对了一件,那就是在和习近平主席海湖庄园会晤后,决定讨论制定中美“百日计划”。这种试图通过磋商化解贸易分歧的做法更加符合中美双方的利益,也有利于整个世界经济。可惜,这似乎无法满足特朗普的期待,美方对这一计划的重视程度还不够。
与此相反,特朗普针对中国的“301调查”显然是属于针锋相对的措施,这是特朗普试图通过执行其贸易施政纲领来达到目的的表现。其试图通过威胁逼迫中国加快知识产权等相关领域的改革和开放,这样可以降低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壁垒,还能使中国增加从美国的专利等服务类进口,这些既有利于降低美国逆差,还能创造美国的就业。另一方面,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还能提升中国企业的创新成本,降低中国企业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力,起到抑制中国出口的作用。
但要真正达到目的,双方最后还是要回到谈判桌上来。“301调查”是手段不是目的,中美之间的对话才能真正化解分歧。这一点特朗普应该也明白。特朗普制造适当的冲突是为了对话,“冲突+对话”将成为中美经贸的常态,才能降低特朗普对现有贸易体系和贸易结果不满的程度。
特朗普确实像一个“愤青”,有各种不满,并不计后果地通过非常手段表达出来。在贸易领域之外,鉴于其对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班农的不满,作出了解职班农的决定。当然,班农是主动辞职,还是被动辞退,尚有争议。实际上,特朗普上台半年以来,其白宫高层动荡不断,离职者不少。看来,除了贸易领域,特朗普对其执政团队也是各种不满,并采取辞退的方式结束这种不满。
在贸易领域,班农是激进的贸易保护主义派,其离职似乎让人看到特朗普转变或至少弱化其强硬经贸理念的希望。但希望仅仅是希望,班农的离职应该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目前的贸易团队仍然都属于不满现有贸易安排和结果的人士。很难期望特朗普弱化对贸易的不满情绪。
总之,特朗普将坚决贯彻其公平自由的贸易理念,并采取“冲突+谈判”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其更加注重美国国内利益和国内法,逐渐放弃美国领导者的身份,行为将更加短视。在对华经贸关系方面,虽然也做对了一件事——双方讨论制定“百日计划”,但也做错了一件事——启动“301调查”。我们唯有希望,美国的这一调查只是增加未来谈判势力的砝码,而不是目的。中美协商解决才符合双方利益。
被启动的301和被解职的班农,对特朗普来讲,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表达其自身的不满。班农走了,301还在。
(作者苏庆义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301调查,班农,中美贸易,WTO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