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有没有另类左翼?美国成危险国家?

季寺

2017-08-21 09: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没有另类左翼?
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后,多家美国媒体都展开对另类右翼和所谓“另类左翼”的讨论。
《纽约时报》总结了一份词汇表。显然,“另类右翼”是一场种族主义极右翼运动,基于白人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意识形态。许多新闻机构不使用这个词,更愿意使用“白人民族主义”和“极右”等词语。这个运动自诩的目标是创造一个白人的国家,摧毁“左派”,并将左派称为“死亡的意识形态”。另类右翼的领导人之一理查德·斯潘塞(Richard Spencer)形容该运动为“白人的身份政治。”另类右翼也反对移民,反对女权主义,反对同性恋和跨性别者权利。它是高度分散的,但在网络上广泛存在,通过带有讽刺色彩的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memes在网络上传播其意识形态。它认为,高等教育“只适合认知方面的精英”,大多数公民应该在技校或学徒工作中接受教育。
而周二,特朗普说,“另类左翼”也要为夏洛茨维尔的暴力事件负一部分责任,抗议的反对者希瑟·海耶尔(Heather Heyer)在暴力冲突中丧生。这种说法引来骂声一片。
当地时间2017年8月19日,美国波士顿发生大规模反种族主义示威游行。视觉中国 图
另类左翼是最近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浮出水面的术语,因之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发生的针对右翼的抗议事件而出名。民族主义者David Duke在Twitter上这样定义了另类左翼:“另类左翼是焚烧城市、谋杀警察、恶毒攻击数千人的反法西斯共产党人。”这显然是典型的右翼攻击。
根据Wired网站上的《没有另类左翼,不管特朗普怎么说》一文,一些右翼的媒体评论家和白人民族主义者采取了各种措辞来抨击他们不同意的团体。这样做既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右翼的丑陋,又大大夸大了左翼团体的行为和意图。
根据《纽约时报》,研究美国极端主义团体的学者说,根本没有“另类左翼”这种东西。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的分析师马克·皮特卡瓦奇(Mark Pitcavage)说,这个词之所以被造出来,是为了创造一个和极右翼相当的虚假术语,用来描述“任何他们不喜欢,看上去又隐约好像是左翼的东西”。一些中间派自由主义者已经开始使用这个术语。“它并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也不指代任何实际的团体、运动或网络,”皮特卡瓦奇在电子邮件中说。“这只是一个编造出来的表述,类似于某些人把任何他们不喜欢的新闻都称为‘假新闻’。”
《雅各宾》杂志也发表了题为《埋葬“另类左翼”的谎言》的文章,强调反抗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人,和这些白人至上主义者显然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另类左翼”这一说法最早是James Walcott在《名利场》一篇名为《为什么另类左翼也是个问题》的文章中使用的,他称两个群体存在亲缘关系。
作者看来,这个词在智识上是懒惰和不诚实的,是“Bernie Bro”式的诽谤的演变,声称拥护左翼的人是种族主义、厌女的白人,即使他们事实上是有色人种、女性或同时是二者。“alt”标签的插入是关键,什么都不用说,这个术语立刻使得现代的、重塑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和争取全民医疗保健和更高的最低工资之间扯上了关系。几个月来,这个词用来嘲笑社会主义者,直到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的发生。

美国成危险国家?
本周,吉迪恩•拉赫曼在《金融时报》发文探讨美国是不是成为了危险国家。美国“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和伊朗宣传机构的主要说辞,对相信西方联盟的人来说,承认这种观点现在有一定道理令人痛苦。但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的确看起来非常危险。
在过去一周里,特朗普在核问题上对朝鲜玩边缘政策,含糊地威胁要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并对国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态度暧昧。他的领导风格与美国盟友希望的那种稳定、可预测而且平和的风格完全相反。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迅速威胁称,朝鲜可能面临已经“装弹上膛”的美国的“烈火和愤怒”,这尤其不负责任。即便这种威胁是在虚张声势,它也让美国信誉遭受考验。
特朗普的威胁让美国信誉遭受考验。视觉中国 资料
特朗普为国际危机推波助澜日益与困扰其政府的国内问题分不开。美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越来越牵涉到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国会陷入僵持,白宫走马灯似地裁员而且勾心斗角。现在,美国街头出现了政治暴力活动,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主义者攻击甚至杀死夏洛茨维尔的抗议者,而特朗普从高尔夫球场发表了含糊其辞的声明。
危险在于,这些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总统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难局面。外部观察人士只有寄望于特朗普政府中的“成年人”将会以某种方式管住他。但至少在公开场合,对特朗普战争威胁的抵制明显偏弱,无论是在国会还是在政府内部。
拉赫曼称,最后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是,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越来越像是美国社会出现更广泛危机的征兆,即便特朗普下台,这种危机也不会消失。许多美国普通人生活水平下降以及危及美国白人主流地位的人口结构变化,催生了一大批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愤怒选民。这种社会和经济背景,加上对国际地位下降的担忧以及尊崇枪炮武力的政治文化,可以预想,这个国家对国际危机的回应日益可能是“装弹上膛”。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