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创始人:比特币为什么暴涨,数字货币时代真的来了吗?

刘秀云 编译

2017-08-22 13:00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推特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谈创业经历。视频编辑 实习生 叶诗琪(05:23)
他说未来黄金就是愚蠢的石头;
他说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简单的三步,实现自我提升;
他说数字货币的时代已经带来;
他是twitter和square的联合创始人,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更多的人轻松参与到商业活动中来。他对比特币有着独特的认识,也在不断挑战传统银行业。
对于twitter世人都很熟悉,而对于square,有必要简单介绍下,Square用户(消费者或商家)利用Square提供的移动读卡器,配合智能手机使用,可以在任何3G或WiFi网络状态下,通过应用程序匹配刷卡消费,它使得消费者、商家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付款和收款,大大降低了刷卡消费支付的技术门槛和硬件需求。
8月8日,杰克·多西(Jack Dorsey)与《边缘高科技》(Verge’s Senior Technology)主编Lauren Goode分享了建立Square公司的初衷,以及他对未来银行业的理解。
主持人:我想问问我们的特朗普总统用square的频率是多少?因为我们都知道,他很频繁在用你创办的另一个产品(意指twitter)(观众大笑)。
多西:我从来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
主持人:您是大约十多年前开始创办square的,准确的说是九年,那么在这九年间,你所亲眼见证的这个行业以及你自己企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多西:当我们开始创办这家公司的时候,谈论了很多公司的历史,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当时在试图努力解决一个合伙人的问题,他没法接受信用卡支付。所以我们就制造了个小的设备,可以通过链接他的智能手机,来接受信用卡支付。这个设备被我们的合伙人认同,也产生了共鸣。我们想进一步看看这个设备能不能引起公众的共鸣。
那个时候,我住在旧金山一个一居室的公寓里,我们发现有辆花车在我家楼下,当时花的卖主不接受信用卡支付,所以我们就去问她是否想接受信用卡支付,她说‘不,这又复杂又贵,我不需要。’
第二天我们来了,告诉她做了这样那样的改变,这次她会不会接受?她说,‘不,我本来想试着接受信用卡支付的,为此我去了银行,他们拒绝了我,我不想摆弄这些东西了,你们走吧。’
第三天,我们又来了,问她愿不愿意接受信用卡支付,她让我们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还问我们是否需要花。第四天,我们又去了,这次我们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看她做些什么。这时,一个男孩走来了,他想买花,掏出了自己的信用卡,卖花的妇女说我不接受信用卡支付,在街角处有个自动取款机,你可以去拿了现金再来买。于是这个男孩走向街角,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过去了,这家伙再也没有回来。这时我的联合创始人吉姆又去问这位妇女,你想要把花卖出去吗?她说当然,从现在起我愿意接受信用卡支付。
这个事情,让我们恍然大悟。我们不仅仅是在创造一个信用卡的支付设备,我们正在帮助人们最快的参与到社会的经济活动中来,帮助他们把商品卖出去。当我们把这个观点转化过来的时候,我们的目的就变成了帮助商家销售更多商品,而不是劝服人们去接受我们的信用卡支付系统,这时我们发现原来这个领域还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这个世界远比我们起初想象的大得多。
我想这是我们创业过程中最大的一个惊喜,这不仅仅是个设备,他有着无穷的潜力。我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新闻论坛,喜欢数字朋克,其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就是数字货币,这些在那个时候听上去是那么遥远的梦。如今,我们不仅仅有了数字货币,还可以通过这样的技术来分配和分散我们最基本的要素,比如账单进而扩散到信任,这些在真正影响我们的商业运作,也在改变我们工作、生活和贸易的方式,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好多。在square早期,我认为我们做的还是可以的,那就是帮助人们第一时间参与到经济活动中,我们还和那些被银行拒了的商家了解情况,得知向银行申请接受信用卡支付的商家,只有30%能通过银行的审查,得到认可。如今我们把这个数字变成了99%,让他们用喜欢的付款方式。自从那天和卖花夫人的对话之后,我们不断问自己如何才能制造一个简单的工具帮助人们更快捷的参与到经济活动中来,并朝这个目标努力。虽然我们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只要我们能做一点点贡献,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如今的square,有借贷系统。你允许人们通过square保持收支平衡,购买东西,现在又有了预付卡,我就有一张,你越来越像一家银行了,square会成为一家银行吗?
多西:这个领域我们有很多的同行,很多人说我们在慢慢挤掉银行业,金融体系和现金,我不倾向于这么想,我们和银行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如今的银行系统很有用,不过不太容易被理解,也不是很公平,经常晦涩难懂导致很多的信息被隐藏,变相促进了一些向用户收费的消极行为,有的甚至是故意这么做。
我们看到了这一点,我们想建造一个公平的平台,延伸到金融体系之外,去帮助更多的人,我们不需要把自己变成一家银行。商家不再需要去银行开一个商家账户,你可以只通过下载一个手机APP,就可以有个商家账户,甚至都不需要注册,你只需要告诉我们姓名,地址,以便我们把读卡器寄给你,这样人们就不用专门去银行了;另外一点,就是我们有square信贷系统,这一点来说,一开始我们真的认为自己在和金融系统竞争,后来我们才意识到,其实对于一笔6000美元的借贷,银行是赚不了钱的。于是我们又开始反省自己,审问自己与银行竞争的究竟是什么,当一个商家只需要6000美元借贷的时候,其实他们根本不用去银行,那么他们会找谁?他们会去找父母,朋友借,这些人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他们不会去银行借一笔1万美元的大贷款,还要还贷,他们只需要借满足他们创业需要的小笔金额。
而这个市场之前是空白的,没有人做这方面的服务,我们之所以做这个,是因为我们对我们的商家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他们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我们都非常清楚,我们还把方式做成主动邀请式的,而非申请式。用户会收到来自square的邮件问是否需要借6000美元,如果你需要1万美元,直接点击一个链接到你的银行,这样你第二天就借到这笔钱了。而偿还的方式,是每次你进行一笔交易,卖出一个商品的时候,我们都会从中收取手续费,然后偿还。做这件事情,并不需要我们成为一个银行。
主持人:所以这与传统意义上的银行是不同的,如今有很多像苹果、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有很大的用户群体,大的资金流以及客户的信任,用户把他们看成是商业发动机,那么未来5-10年有没有哪家大科技公司,在未来几年内变成一家银行?
多西:我认为人们对于传统银行的定义会改变,不是大的科技公司会变成银行,比如区块链的数字货币,如果你没有一个专门的机构来控制货币,就需要一个新的定义。银行系统在公元1600年左右,起源于佛罗伦萨,至今并没有大的改变或者进步,而我们的科技却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相信我们现在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是一大进步,我们应该好好研究一下这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和工业。
主持人:我想问问在座各位,有多少人熟悉区块链?几周前,我主持一个早晨会是关于区块链的,会议的前一个晚上,我专门花了几个小时研究了一下,您能给我们讲讲吗?
多西:简单来说,区块链就是数据库,像其他有趣的科技一样,这个技术越分散就越强大,越少的把关者,就越少控制中心,我们协调不同科技的能力实际上在于理解其中的关联。我们对于数据的整合就是云,对于计算机的整合就是分布式计算和云计算,下一步应该就是会计行业了,尤其是如何去分散总账。在一个不被信任的体系里分散和分配账目,证明一项工作或一个实体,就像是在云或者互联网里一样,虽然在一个失去信任的环境里,我们还可以传递一个价值或者进行价值转化。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去分散总账,怎样才能让我们的工作更加高效,怎样建立信任,谈到信任和身份识别的问题,我们能帮忙解决其中的许多问题,不仅仅关乎金融。
主持人:我看到这么一句引用:如果把区块链比作是互联网,那么一种特定的数字货币,例如比特币就像是邮件一样,是那个架构里的传输/交易工具。我特别想问你在比特币上投资了吗?还是说你要跟随比特币的发展?
多西:square的原则之一就是帮助我们的客户卖更多的产品,不管支付方式是什么,纸币或数字货币,我们要帮助用户来接受这些付款方式。这样的理念让我们决定不仅仅是信用卡,我们要帮他们接受现金,支票等等,让商家永远不需要考虑买家的支付方式,只要专注在销售上就可以了,而买家也永远不需要考虑他们要用怎样的支付方式。所以当比特币诞生的时候,我们在我们的网店里,接受比特币支付,这样用户可以在网上通过比特币支付,购买我们的产品。那个时候,我们的商家销售的产品有蜡烛,咖啡,香等等,当时人们只想通过比特币买这些东西。我们一天有一到两次交易,学会其中的技术和原理挺有意思的,不过还不足以让我们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到这个上面。
近期,我经历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圣路易斯市,我有很多的亲戚朋友对科技根本不感兴趣,他们甚至还在使用传真机。不过,最近人们一直问我一个问题,问我怎么才能买比特币。我问他们为什么想买比特币。他们说听说比特币可以让人们很快的赚钱。然后我问他们是想做投资喽?他们说是呀,比特币听起来像是数字黄金,所以他们想买。这时我才意识到比特币是多么的主流。这些人们问的问题根本与货币无关,而是有关投资,当初Satoshi Nakamoto和他的小组建立比特币的初衷,是那个时候人们倾向于存款而非消费,他想制造一种紧缺的货币,这就意味着这种货币是有限的,而且会无限增值,因为是稀缺资源。人们显然是抓住了这个概念,人们知道这是一种稀奇的数字财富,他们不知道怎么去购买,但是如果他们买了比特币,当然其价值会有一些起伏,但是总的趋势会是不断增值。如果我买10美元,25美元或者100美元的比特币,再在适当的时候卖出去,就会赚钱。我听到这一点是非常开心的。
主持人:你同意这种说法吗?比特币是一种新的黄金或者数字货币?
多西:我必须接受这个概念,这是如今大家对他的定义。如今的市场也在向我们证明着这个概念。我买了比特币,也把他们看成是新的数字货币。
主持人:你买了多少?
多西:哈哈,不多,我听过其他人买的比我多得多了(腼腆挠头,观众大笑)。我曾想过买一些然后去花掉他们。不过,转头一想,现在比特币紧缺,而且在不断增值,如果我今天花3美元的比特币买了一杯咖啡,2周之后也许3美元的比特币就会涨到100美元,这太不划算了,还是留着吧。如今比特币已经被人们当成了一种货币,但人们还没有以货币的方式使用它。
我经常在想如今什么才算是服务业,服务业如今发展这么快速,可以让人们快速致富,也很有趣,新鲜,与股票市场或者其他的证券和黄金市场不同,有人甚至说黄金就是愚蠢的石头。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些亲戚朋友们问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拥有数字货币,最大的用处是什么呢?通货紧缺,没有国家的界限?贸易的无限自由?好像有很多地缘政治的应用?
多西:其实数字货币有很多很多的用处,人们首先要求他是免费的,方便的(意味着数字化),在哪里都能用(意味着全球化),我认为对于那些想用匿名或者隐藏身份的人,这对他们是很重要的,但这些人不是主要的用户。我一直相信科技帮助人类进化,我们越快能去除这些技术壁垒,就像是我们的通信技术和媒体技术发生的变化一样,我想在我们有生之年,会看到货币的进化。我们越快解决这些问题,就能一起面对更大的困难,比如环境问题,健康与死亡,贫富差距等等,这三件大事占用我们大部分甚至所有的精力,同时也有许多小的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比如多币种的问题,解决了这些小问题,我们就可以去把更多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这些虽然很理想主义,但是只要我们找到正确的路通向那里,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主持人:一些欧洲国家计划十年之后取消账单和钱币,为什么美国在这方面落后了呢?美国能够赶上他们并成为无货币世界的领军者吗?
多西:这一点非常有意思。美国经常在新科技上会有些滞后,比如twitter诞生的时候,是2006,而2005年短信服务才第一年在美国流行起来,这令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们震惊,因为他们已经用短信服务用了十多年了。在过去的十年里,别的国家的人们很频繁的用短信服务和打电话,而我们在美国之所以没有这个服务,是因为你不能从singular(如今的AT&T)给Verizon(威信通讯,美国一家无线通讯运营商)发信息,我们没有交叉载体来帮助发送短信息,因为他们用两种不同的技术,一种是基于的GSM全球通信系统,另一种是CDMA技术,由于这两个不同的技术,人们没法发短信服务,当他们建了一个中间的载体之后,就出现了短信服务爆发式的增长。这很像一场聚会里,有的人紧紧抓住他们所拥有的,不开放也不考虑未来,从来不去思考如何通过现有的技术和标准来拓展他们的市场,也不去想在其他哪些地方,他们还可以增加自己的价值,这也许就是原因。我们向来对于新科技都比较慢热。
主持人:你多次提到解决问题和增加价值,作为一个年轻的企业家,我应该怎么去筹集资金,去雇佣技术员工来帮助公司发展。
多西:这取决于你在做什么,取决于你的需求,我们生活在一个少花费,多产出的时代,我们都在找使自己更加有效的方式。我从我母亲那里学到一点,她在圣路易斯开了一家咖啡店,然后雇用我和我的两个兄弟做员工,我不喜欢咖啡,不喜欢茶,她却把我培养成了一名咖啡师。
我经常问她,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星巴克那样,再开一些分店,让我们的品牌走向世界,为什么母亲那么没有野心。母亲告诉我这不是她想要的,她想做的是为街坊领居提供一个聚会的场所,买一些豆子或一杯咖啡也许是个好的理由去聚在一起,她的最终目的是邻居们可以见到彼此,互相聊天。确实,我们生活的城市南北区几乎是完全隔离的,我父母住在城市的中心,来自南北部的人就可以来这里聚聚,聊聊天,之后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理解到,原来有了科技不一定就意味着要迅速成长和扩张,其实人们有权利选择保持小规模的。我妈妈就是,她并不想在广度上有所发展,而是想在深度上不断进步。我觉得这真的很酷。
我一直在试图用最少的资源,解决尽可能多的问题,如今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在试图这样做,也有很多的成功例子。Square cash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他是我们公司最小的团队,也是最分散的团队,我们的工程师分布在旧金山,堪萨斯城,滑铁卢,悉尼,墨尔本,瑞典,奥斯丁,德克萨斯,并没有一个集中的地点,小而且分散,这可能是我们未来劳动场所的发展趋势,而我们在旧金山的twitter和square的超大办公室将成为历史。这将会使工作变得无拘无束,人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办公,影响整个世界。
主持人:如果有人想在十年后成为你,他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多西: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要成为什么,还有要清楚自己不想要什么。不断的加强自我意识,了解自己的优势和软肋,清楚知道自己做事情的目的,让自己走出舒适区是非常重要的。当我还小的时候,我有语言困难症,那个时候说不了几个单词,在我可以自如的和人们交谈之前,我接受了很多年语言治疗师的治疗。那个时候我极其腼腆内向,非常在乎自己的直觉。等我到了12岁的时候,我意识到需要克服这个缺点,我要和人们交流聊天,于是我加入了学校的演讲俱乐部,辩论队,我做了一些令自己非常紧张的事情,比如你要在五分钟之内对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主题进行阐述,而且听起来像是你很了解这个领域一样。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练习,让我感到极其不舒服,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
有一本书叫《Growth Mindset》,讲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三步提升的过程,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三步提高自己:观察,学习和提高。先做一个好的听众和观察者,学习人们的行为方式,对比自己的行为,然后把所学习到的联系起来,融会贯通,不断提升自己。我认为我对自己公司的责任,对家人和朋友的责任就是要不断地提升自己。为了完成既定的任务,你要很努力的工作,然后就会感到非常不舒服,了解自己的不足,并在每天断进步。这个原则在过去的十年里,给了我太多的帮助了。
(本文编译者系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英国剑桥大学神经学博士)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比特币,推特,数字货币,多西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