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岁跑完人生第一场5公里,这位“渐冻人”拒绝向命运低头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实习生 林嘉宁

2017-08-21 1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7月,59岁的美国人基普·丰塔纳(Kip Fontana)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场5公里跑。
46分14秒,这是个看起来并不太好的成绩,但丰塔纳的身份有点特殊:他是个“渐冻症”患者。
患上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后,丰塔纳已经失去大部分的上肢力量,但他没有被病痛吓倒,他说,自己跑步的初衷是为了让别的渐冻症患者重拾对生活的信心。
当他越过终点线之后,守候在那里的家人急忙上前扶住了快要瘫倒在地的他。为了完成这个比赛,他付出了太多的坚持。
随着病情的逐渐加重,他可能要停止跑步,但是丰塔纳依然乐观,“一切还没结束,我还要继续完成其他目标。”
完成比赛后的丰塔纳和家人在一起。
手臂不受身体控制,他依然坚持
现年59岁的伊利诺斯州人基普·丰塔纳,在7年前就被检查出来患有ALS,也就是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症。
这种疾病无法治愈,而且会逐渐破坏神经中控制肌肉运动的细胞,通常的结局是完全瘫痪,然后死亡。
去年,由于病情的加重,丰塔纳不得不辞去了高中心理老师的职务。而且睡觉时,需要依靠一个辅助的机器才能正常呼吸。
这种情形之下,他依然在今年年初报名参加了莱斯特纳ALS基金会举办的“击败ALS 5公里赛跑”活动。但是想要参赛,他首先要解决自己的手臂问题。
由于病情的逐渐加重,在他决定参加赛跑时,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上身力量。每次当他跑步时,由于手臂不受身体控制,总是会随意乱摆动,干扰到他的平衡。
为了不使手臂的问题影响自己参加活动,基普决定设计一个装置来固定自己的手臂。他将一个健身拉管放在脖子后并环绕住两只胳膊,同时在末端用防汗带和卡扣夹固定住。
他的神经科医生认为,这样的装置会给他的脊柱带来不良影响,这并没有难倒丰塔纳,他买了一块泡沫垫料,把它切开之后固定在管子周围。
解决完手臂的问题之后,丰塔纳开始为他的5公里赛跑做准备。在比赛前的那段时间里,他每周出去跑步三次,然后做两次力量训练。
跑步时,丰塔纳已无法控制双臂,于是制作了一个装置来固定手臂。
病情恶化,挡不住他站上起点
丰塔纳一直在为比赛做着准备,然而在比赛前他又出现了一些意外的情况。
大概在比赛的前两周,他的臀部感到僵硬,然后是疼痛,疼痛恶化到他不得不去看骨科医生。
X光的结果显示出他患了严重的关节炎,医生建议他不要继续跑步了。因此,丰塔纳暂停了训练,专心修养自己的臀部和大腿。
但你认为他会就此放弃奔跑?他的答案是:绝不。
对于自己的丈夫,妻子劳拉一直都很有信心,“就算如此,他依然会站在起跑线上,他是一个内心非常坚韧的人。”
回想起当初丈夫第一次告诉她这个跑步计划时,她并不感到惊讶,尽管他之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跑步比赛,“我知道他会跑的,尽管这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对于参加比赛,丰塔纳有着属于自己的理由。
“我在ALS诊所里看到很多患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说。
“我就是想尝试改变他们这种心态,并且告诉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去做任何能做的事,将你在地球上的时间最大程度利用起来。”
他自己,也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比赛中,丰塔纳脖子的肌肉失去了控制,女儿扶着他通过终点。
女儿扶着他走过终点线
7月的跑赛上,丰塔纳19岁的女儿卡拉也和爸爸一起站在了起跑线上,这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5公里。
作为生物系的大学生,卡拉患有严重的哮喘,在一次滑雪导致的脑震荡之后,医生禁止她在五个月之内参加任何有氧运动,但她依然选择和她父亲一起参加比赛。
“原因很简单,有他的鼓励,没有什么事情是困难的。”卡拉表示。
而在5公里跑活动中,卡拉一直跟在她父亲后面。“我跟在他后面一小段距离,因为他是一个比我优秀的跑者,大概跑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他开始减速了,所以我追上了他。”
当丰塔纳被卡拉追上时,他对女儿说自己出现了一点问题:他脖子上的肌肉已经失去了控制,于是她用自己的手臂支撑着父亲的头,慢慢地跑向终点。
他完成了比赛,以46分14秒越过了终点线,这个成绩对于5公里跑步来说无疑并不算一个好成绩,但是他依然很开心。
迈过终点线之后,丰塔纳几乎瘫倒在地。他的妻子和女儿抱着他,志愿者给他送来了椅子和水。
他坐下来,汗如雨下,一分钟后,他笑了。当他知道还有几个人是他之后跑完的,他笑得更开心了。
虽然在这次跑步之后,因为臀部的问题,他可能要停止跑步。但是丰塔纳依然很乐观,他已经联系了健身房询问有关动感单车的课程。
“这只是一场比赛,一切都还没结束呢,我还要继续追寻其他的目标。”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跑步励志,跑步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