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走红”背后:不仅是中年危机,还有青春时代的远去

曾于里

2017-08-22 10: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个关于保温杯的段子火了。段子是这么写的,“一个中年谢顶的摄影师朋友,年轻时候玩过摇滚。前段时间他去给黑豹拍照,回来甚是感慨: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这段话在微博上得到了当事人赵明义的回应,他在微博上配上自己拿着保温杯准备饮用的图片,文字写道,“听说我的保温杯在微博上火了”。至此,保温杯的梗还局限于“小范围”的火。
随后,腾讯新闻旗下的新闻哥一篇《记住,中年危机最后的倔强,绝不拿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则让保温杯迅速成为全民性话题。笔者朋友圈迅速被这篇文章刷屏了,不少人纷纷晒出自己拿保温杯的图片,并自嘲道,“听说,这是人到中年的标志?”这的确是引人深思的议题,一个摇滚歌手的保温杯,怎么就触发了全民——包括许多年轻人,关于中年危机的集体感慨呢?
全民性的“中年心态”
任何引发全民讨论的爆款文章,必然有某一点击中了人们的一种集体心理。新闻哥的这篇爆款文中同样如此,文章敏锐地将保温杯延伸为中年危机的标志,文中写到了人到中年的种种艰难,颇为精准地击中了人们的上升焦虑。是否人到中年是一回事,但一般理解中中年人会面临的那些危机,在我们这个时代似乎是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在面对的。
中年危机,也称“男人四十综合征”,但从广义上讲,中年危机不仅仅是种特定的年龄现象,它还是一种心理学名词,指的是人遭遇事业、健康、心理、婚姻等各种关卡和危机。而之所以凸显出“中年”,是说明这种心态的焦灼和尴尬:青春不复,逝者不可追,既有的一切令人厌倦,但衰老与迟暮的恐惧又挥之不去,于是便深陷得到与失去、青春与衰老、爱与死、责任与欲望、现实与想象之间纠缠与撕扯。
也就是说,并非中年人才有中年危机,而是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可能会染上“中年心态”。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许多80后、90后自嘲自己已经进入“前中年危机”。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联合国将“15到24岁”定义为青年,更主要的是,步入社会之后的80后、90后发现自己活在中年人的状态中。职场上,无所事事,却疲惫不堪;生计:只有谋生,没有生活;情感上,一个人生活,孤独寂寞;身体上,已经有初老的症状;更关键是,房子和户口还没有着落……他们虽人未到中年,但心态已经早衰,过早地步入中年人的老气和疲态,或许仍在锐意进取,但显示出来的精神状态却是一种焦虑和不安。
当中年危机成为一种全民共同面对的困境时,关于中年危机的讨论自然能挑动民众敏感的神经。借助保温杯这一媒介,讨论不至于那么沉重无趣,反倒扮演了某种社交属性,人们乐于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焦虑,并以自我解嘲的方式打发这一焦虑。
正在逝去的青春情怀
在此次关于保温杯与中年危机的讨论中,鲜有人留意到最初这个段子中提到的摇滚及其背后的意味深长。这个年轻时玩过摇滚、中年谢顶的摄影师,自己就处在中年危机的状态。因此,当他给同样人到中年的黑豹乐队拍照时,将心比心本应颇能理解乐手们,“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摄影师却连呼“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啊!”,这是因为他的心理预期是,玩摇滚的黑豹乐队,应该是始终年轻、始终激愤的,仿佛他们不会老去。
这是一个中年人对摇滚的一种寄托,也是他内心对于青春的一种永久念想。
段子中的当事人赵明义,1990年加入黑豹乐队成为鼓手。1990年,这是摇滚乐的黄金时代,这也是崔健、唐朝、黑豹、张楚、窦唯、何勇、郑钧等音乐人的黄金时代,他们当时在年轻人群体中的人气和轰动效应,并不逊色于时下李易峰、杨洋、鹿晗等“小鲜肉”。那个时候的摇滚乐,与1980年代的启蒙时代是相呼应的,就像崔健的一句话所说,“也许我并不知道我要什么,但我知道我要反对什么”。摇滚歌手们唱出了一个时代的迷茫,更唱出了一个时代的躁动、叛逆和新生。他们关心公共事务、理想、爱情和粮食,他们在摇滚里寻找着勇敢、良知、理想、社会正义和文化期待。因此,那个时代的摇滚歌手,也是时代的旗手和代言人,他们与年轻人分享着同仇敌忾的结构性基础,汇聚着年轻人热切的目光,涌动着年轻人沸腾的热血。年轻人通过反叛确认自己的存在,那是一个正青春的中国。
只是时代的变化太过遽然,年轻人与摇滚乐的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从1986年5月9日崔健在北京工体发出呐喊的《一无所有》到1994年,10年不到的时间。伴随着改革开放,一个商业化时代彻底来临,发家致富取代反叛成为时代的主题,摇滚乐本要反叛的对象消失了,年轻人已经从舞台前纷纷散场,可歌手们仍在舞台上呐喊,荷戟独彷徨。自此摇滚乐陷入低沉期,他们仍旧在呐喊,可是当他们不再拥有听众时,他们在社会中便成为“失语”的状态,后来便逐渐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这样的消失,对于当年的那批年轻人来说,并不见得是最坏的结果。他们怀念当年的摇滚乐,怀念当年青春磅礴的自己,就像是怀念少年时代的初恋,虽不再见,却永留心间。这虽然是种自欺欺人,但不得不承认,内心中关于青春的温柔念想,可能是他们在日后漫长无聊狗苟蝇营的人生中熬下去的动力,或者他们在企图作恶的瞬间令他们幡然醒悟的当头棒喝。
与其说他们没有想到,初恋也会老去,摇滚乐手们也会老去,毋宁说他们不愿意想到。因为反叛、青春、梦想,是当年他们与摇滚乐蜜月期共同拥抱的主题,一旦他们发觉摇滚乐手们与他们一样老去或者“堕落”,那他们的青春情怀再无以寄托,他们就真的老了。这或许才是摄影师大呼“没有想到”的内在原因。
我不想评判已经老去的中年人的这种自怜,我们只是想到,本正处于青年年华的80后、90后,他们虽然自嘲进入“前中年危机”,感叹自己心态的早衰,但他们是否有过青春闪耀时刻,就像当年舞台下面头顶军帽、身着海魂衫、项戴红领巾跳着喊着的青年?在他们内心的隐秘地带,是否仍旧为自己保留着一块逃遁的空间,就像摄影师之于摇滚乐的情感?毕竟人生漫长,直接从青年步入中年实在太过无趣苍白,而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年轻人没有任何反叛地直接老去,固然保守老成,但也未免沉闷。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保温杯,黑豹乐队,摇滚,青春

相关推荐

评论(41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