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中国人体冷冻复活之父为何研究十年后放弃:复活很难验证

王曦煜/钱江晚报

2017-08-22 08:59

字号
8月14日,世界知名低温医学专家阿伦·德雷克在山东济南对外宣布,他在济南实施了中国首例人体全身冻存手术。
手术由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与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共同完成。
申请人体冻存的是一位罹患肺癌的49岁女性展文莲。她也成为首个在中国本土冷冻并等待复活的“病人”。
这一新闻事件迅速引发争议,病人的丈夫说要等她活过来,而有专家表示,按现在的科技水平,复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网友也是议论纷纷。
冷冻后再复活,这种之前只存在于科幻小说或电影中的情节,真的能够实现了吗?
郑奎飞 本人供图
其实,早在10几年前,就有一个浙江温州人,早早地开始了有关人体冷冻复活的研究,他在当年被称为中国人体冷冻复活之父。他叫郑奎飞,当年红极一时,新华社说他是生活在头条新闻中的人,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传记,书名《郑奎飞传奇》。
但他也毁誉参半,有人说他就是个喜欢吹牛的妄想狂。
8月21日,钱报记者专访现居杭州的郑奎飞,他表示,这次实施冷冻手术的山东银丰曾找过他。同时,他说当时虽然研究人体冷冻复活10年之久,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这其中,有何缘由。
这次做手术的山东银丰曾找过我
钱报:你以前专门研究过人体冷冻复活,这次山东的冷冻手术有关注吗?
郑奎飞:对,以前我就是研究这个的,这次山东冷冻手术的新闻我一直在关注。其实去年,这次负责手术的山东银丰曾联系过我,想看看是否有合作的空间。因为我离开这行已经有段时间了,所以最后没有合作。
钱报:这次的冷冻手术和你当年的思路有何区别?
郑奎飞:我最早研究人体冷冻复活,是在2003年,当时世界上关于人体冷冻的研究也还刚起步不久,很多理论都停留在推测和实验阶段。但总的来说,如何冷冻人体、如何长期保存等思路都大致差不多,但是如何复活,这一点,其实至今没有定论。
有富豪来找我,想花100万冻30年
钱报:早在10多年前,你为何会从事人体冷冻的研究?
郑奎飞:这和我的经历有关,我当年从温州出来,考进北京师范大学,读中文,后来退学。然后去北大旁听,去香港也听过课,后来读中科院生物学的在职研究生。2002年前后,我去美国,接触到人体冷冻方面的一些知识,就很感兴趣,觉得大有可为,然后就钻进去了。
钱报:你一共研究了多长时间?
郑奎飞:2003年开始研究,一直到2013年左右结束,10年时间。
钱报:当时很多媒体对你有过报道,有没有人知道你做人体冷冻之后找到你的?
郑奎飞:有,还不少。其实当时我们的研究也是比较正规的。我当时找了浙大的教授,还有浙江民营医院的医学专家,一起做这个事情,当时已经做到了老鼠的实验。
也有一些人来找我,有人体冷冻的需求。我们也做过这方面的计划,那时有浙江和上海的富豪来找我,一般都是家属有冷冻复活的需求,我们做过商业计划,大概费用是100万元冷冻30年,之后再看当时科技发展,决定是否尝试复活。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下去。
研究了10年,为何最终放弃
钱报:为什么没做下去,研究了10年为何放弃了?
郑奎飞:原因很多。第一,当时的科技发展无法确定我们的预期。冷冻可以实现,但是复活呢,这是很难去验证的事情。即使到今天,也依然如此。
第二,当时从社会和法律层面,对我做的人体冷冻都有争议,没有相应保障。如今山东的冷冻手术依然有争议,但主要是技术层面。在法律层面,现在只要签署相关文书,就不存在问题,这在当年并不完备,对我来说,当时法律风险过高。
第三,我当时冷静下来思考,即使冷冻后复活成功了,你如何保证这个复活的人就是原来那个人呢?这个事情可以说“细思极恐”,所以后来我慢慢放弃了冷冻复活这条路。10多年过去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年有些想法也有点过于乐观。
说句题外话,我当时提出的思路中,有依靠科技手段,复制人类的思想意识,按照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也许可行。
钱报:那你不做人体冷冻之后,这些年在做什么?
郑奎飞:我主要转做教育这块。我现在在做伏羲国际文化研究院,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一个私塾。我们在昆仑山和青岛都有学院,做假期的培训和教育类的比较多。没事的时候我一般都在杭州。
钱报: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共低温保存了300多例人体,但没有一例实现复活。你对冷冻复活的未来怎么预期?以前你说2025年左右可以实现,现在怎么看?
郑奎飞:什么时候实现很难说,因为即使实验室成功了,但也可能是偶然的个例。不过所有的科学研究,都会有一个奇点,比如人工智能,一旦奇点来临,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也许明天,也许明年,但是,人类对于生命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古今中外,历来如此。活着,是最简单的需求,而一直活着,或许是终极的追求。
郑奎飞其人
郑奎飞,浙江温州人,1978年生。
1995年,他考进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一年后退学。据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郑奎飞传奇》,他退学后没有地方住,便在北京马路上睡了几晚:北京的繁华和夜色只属于别人,而不属于凄凉地蜷缩在路边的郑奎飞。
此后,他在北京大学旁听了一年多数学系课程。2000年,他开始对生物和互联网感兴趣。
2003年,他开始了自己的人体冷冻复活研究。
2006,北京科技报、新华社等媒体相继报道了郑奎飞和他的研究,他迅速走红,但争议也很大。
当时,他试图说服中科院等单位一起来做这方面的研究,但被拒绝。据当时媒体报道,当时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生物传热实验室负责人刘静博士表示:“郑奎飞的确来找过我们,但是低温医学是一个非常前沿的科学,科学研究是一步一步来的。从目前来看,‘人体冷冻复活’是非常遥远的。”
当时不少学者和专家也认为其研究并无实质性成果。
2013年后,郑奎飞基本结束了人体冷冻复活的研究,转而做哲学和教育方面的研究,此外还投资了杭州的互联网企业。
国内首个“人体全身冷冻”实施案例
今年5月8日,山东济南的展女士因肺癌去世。几分钟后,一家生物工程公司旗下生命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便对她进行冷冻手术,两天后,展女士的身体被放进了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罐内,等待“死而复生”的那一天。
这是国内首例人体全身冻存手术,为展女士进行手术的是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隶属于银丰生物工程集团。本次低温冷冻的费用由银丰集团支付,费用在100万元以上。银丰生命科学院工作人员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且现在的条件,也并不能保证展女士未来一定就能够‘复活’,可以说她为医疗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牺牲。”
原题为《研究人体冷冻10年后,我放弃了》)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人体冷冻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