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斌:投资要有独立判断精神,不要追概念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

2017-08-23 13: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北京大学联合中央电视台共同创作的人文纪录片《与北大同行》将于2018年5月4日北京大学一百二十周年校庆之际,在中央电视台全球首映。为此,2017年8月19日在北京大学举办了一场《与北大同行·大讲堂》的全球分享会,会上多位北大校友发言畅谈自己的北大情怀。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他在演讲中谈谈了为人处事应当具有独立判断的精神,这也正是自由的北大在他成长过程中所给予他最宝贵的财富。以下整理自罗斌的现场发言: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罗斌。资料图
我是2008年法学院毕业的,在北大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我是法学院毕业的,会听法学院朱春利老师讲法理学、讲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也会去听林毅夫老师讲经济创新,所以说我这个人比较接地气。我今天想讲的这个问题叫做“独立判断精神与创新”,核心是想讲创新,首先谈一下我对创新的理解。
我以前在北大听经济学的课,平时也看这类书籍,书里说拉动经济靠消费投资,但经济长期发展的内生性增长因素核心是靠创新,一个国家或者全世界任何经济的发展都是依赖科技创新来推动经济的长期增长。看今天的中国,让我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非常有信心的是看到最近阿里的股票涨得非常快,已经快接近亚马逊。大家知道阿里在中国做电商,可为什么阿里的股票最近涨得那么快呢?核心是他的支付业务全球化和电商全球化,相比之下,最核心的是支付。今天我们进行支付时,都是用二维码扫码,这个事情就是阿里跟OFO一起做到了东南亚和日本,还有美国。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在用这套支付系统的话,未来支付宝就会成为一家全球领先的消费银行,因为未来新一代的年轻人他们不一定办信用卡了。你差钱的时候,直接提供给你一张网络信用卡,你可以在APP上申请到一万块钱的额度,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阿里的股票最近涨得这么快的原因。
为什么创新这么重要?因为它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的命门。那么,社会到底怎么样才能出现更多的创新呢?其实无论是做投资、做创业,还是做学术,其核心都是要创新。而我认为创新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应当拥有独立判断的精神。那什么是独立判断的精神?我不会讲什么理论或是概念,我就讲几个例子吧。
我讲的第一个例子是,戴威当年做OFO的时候,我在2016年1月跟他谈了投钱的事,投了1000万人民币。之前,我跟戴威是不认识的,一次在北大跟朋友聚会,在校园里看到了OFO,我当天晚上就找了戴威。那为什么那时他周围的亲戚朋友却没有人投他呢?戴威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他也是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有很多人可以投资他。但那个时候,他周围的朋友,甚至同宿舍的室友、同班同学都没有人认为这个事情是可行的。中国投资圈有不少他的同学,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手来投这个项目,为什么呢?可想而知,核心还是大家没有理解这件事情。戴威曾经说过,他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父母都不认可。那时候,父母劝说他还是去找一份工作,要不就推荐他去做管培。他的父母担心,这个车放在大街上就会被别人偷走,人家骑着也不会给钱,今天当然也有这种情况,但是戴威还是坚持下来了,他就是有一种独立判断的精神。
独立判断精神其一是,你懂得坚持自己要做的事情,而且坚持自己的判断。第二,是基于你自己的判断在做行动。我们今天看到很多人经常发表一些意见,但是这些人中几乎没有谁根据这些意见有过行动。大家可能注意到有些人在说某个股票好的时候,他自己是不买的,这不是独立判断精神。我们认为独立判断精神是你经过自己的判断之后,基于这个判断而做出行动。
马化腾做QQ的时候也是这样。当年,马化腾没有钱,都准备把项目卖掉,他准备60万卖给网易的丁磊,但是丁磊没有要。也许你会认为马化腾自己没有眼光,但是我告诉大家,在马化腾最困难的时候,他还是依然投钱坚持把这个事情做下来了,否则也没有今天的QQ。
当年,南非报业在中国有一个总经理,他看到中国所有网吧里几乎所有人都会用QQ,然后他就会去跟集团的董事长汇报说,要不我们就投中国一家做QQ的公司。那个时候,他们大概是按照6000万美金的估值买了IDG和盈科加起来32.8%的腾讯股份,所以今天腾讯最大的股东是南非报业,不是马化腾。而今天,腾讯的估值大概是在4000亿美金,也就是说南非报业在这个项目上已经赚了差不多一千多亿美金,整个南非报业所有的资产主要就是腾讯股票,其他什么也没有了。当年,盈科的老板是李泽楷,如果他把这个股票留到现在的话,财富恐怕比李嘉诚还要多。
创业需要你有一个好的想法,去坚持下来,一直去做。我们做投资也是一样,做投资我要看投的东西,肯定不是别人让我投,我就去投。今天大家经常谈很多概念,比如说现在的无人驾驶,还有最近最火的共享经济。天天提到这个词和概念的人,一般都没有独立判断精神,因为概念这种词造出来,往往是给外行人看的,或是那些自己都不懂的人看的。因为,不懂的人最喜欢记的就是概念。你跟他说O2O,他就只明白了这是O2O,你跟他讲共享经济,他就说这就是共享经济,但是他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概念这个词往往可以欺骗到不懂的人,然后让不懂的人来为你的概念买单。所以我常说,大家如果做投资合伙创业,必须要有自己的独立判断精神,而不去追概念。
我从2011年做投资到现在,能接触到的项目很多,包括滴滴、快滴,到后来的映客。2015年,我投了映客,2016年投了OFO,基本上好的项目我都坚持了。
今天,我们从媒体和消息来源上获得的信息很多都是不可信的。前一段时间,美国一家媒体列出一个单子说到,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媒体是哪些,排在第五的是特朗普。第二个最不可信的是很多人看的今日头条资讯上面的信息,社交媒体的信息则是最不可信的。我觉得这非常正确,但不是说这些媒体的信息不可信你就不去看。我们每天看书、读文章,包括今天你们来听我讲,对你而言,其实用途需要你去辨别,到底我讲的是对还是错。
在投OFO之前,我看到一个报道说到,在广东省中山市有人在坐滴滴打摩托车,很多在那里打工的人觉得坐出租贵,而且出租车不多,他们下班或者回家就会滴滴一下,用手机APP打摩托车。我了解了一下这个项目,之后发现这种现象不光在中山,在北京也有,地铁下来之后还有一段路回家,黑车不是很方便。但最后我没有投那个项目,而在2016年1月在北大看到OFO后,马上想到做这个事情是可行的。这就是你看文章和接收信息,包括你听任何人发表言论,其实核心在于你心中有没有自己的判断。
我经常说学习并不能直接创造价值。换句话说,书可以看,但是看书并不能直接创造价值,价值需要你有了判断然后去行动才能创造出来。我不鼓励大家抱着什么书就读,其实不见得有用,当然我觉得这对于陶冶情操没有问题,但你做事业,带领公司参与全球创新,你需要在看东西的时候有自己的判断。为什么戴威他硕士毕业就能把创业做得很好呢?戴威做事情很有自己判断,我投完他以后,他几乎不会问我太多问题,我只负责帮他融资。我现在投资项目最大的一个标准就是,我投完之后,你千万不要老是这样那样地问我问题。我在跟你谈项目的时候,你总说我认为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你觉得怎么样?这样,我会觉得你非常没有主见,也就是没有独立判断精神。一家公司的CEO,如果没有这种独立判断精神,那你不能来做主导,只能去做执行。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做执行就不需要独立判断精神,做事情就要有主见。
做独立的判断对做学术研究、搞科技发明的人来说同样重要。就世界范围来看,能够在学术上做出重大贡献的人,肯定不是把别人的论文拿过来,参数改一改,重新做个模型,就去发表一篇新论文。这样做,你不可能会成为一位真正的大家。如果说你一直都在跟着别人的东西来做学问,那肯定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
此外,对我们而言,人生规划和职业发展也一样需要独立思考。你去找工作要自己选择,比方说你想做什么,你是否有自己的判断,学会判断这个领域是不是有前途。比如说,我本科在中山大学读的,那时读的计算机,2005年毕业的时候,有的同学去了当时被看作最好的公司IBM,或者是惠普。2005年,腾讯、淘宝在招人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愿意去。但如果在2005年的时候进了腾讯、淘宝,今天这些人便会过不同的人生。在IBM里干了10年的人,从2005年到今天还是在那个位置上,但2005年左右进淘宝、腾讯的人,今天也许都已经晋升到级别非常高的位子了。
做人要自己有独立判断的精神去思考问题,北大的蔡元培校长最早提出的教学理念叫“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什么是思想自由呢?思想自由就是你想问题不要受到别人太多的牵制,想问题当是非常自由的。中山大学的校训是“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也是讲你想问题、做事情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遇到问题的时候,用自己的逻辑去做一下判断,反而你的判断会更准确,不要认为别人说的肯定就是准确的。真正对这个事情知道得非常深刻的人,其实并不见得经常在外面发表意见。我经常跟大家做投资分享,但也从来会说最近看好什么方向,因为我现在看好的,我肯定正在投资。
既然做独立判断这么重要,我们应该怎么去培养呢?我觉得,中国传统家庭文化和教育在这方面有缺失。中国的传统家庭教育给孩子塞满了东西,到了学校老师给学生也塞了很多东西。我觉得北大在中国已经是非常好的学校了,北大绝大部分老师是非常自由的。我们经常总结,国外最牛的公司都是学生辍学之后创业成功的,其实这跟中国和外国教育不一样有关。中国学生从初中、高中到大学,多数还没有跟社会接轨,在我们的成长经历中社会实践和自己独立思考的时间太少了。
我们基金投了两个大型创业项目,都是在天使进入。第一个是饿了么,张旭豪是在上海交大的时候我们投的,第二个是戴威,在北大的时候投的,这两个人有什么共同的特点呢?我们非常了解这两个人,他们的家庭和生活都在一线城市,而且他们在高中就接触到了最好的高中教育。比如说,戴威高中是人大附中的,张旭豪是上海一所非常好的学校。他们做出的事业很大程度上来说是之前周边环境给了他很好的教育。这对我来说就是不行的,本科、硕士毕业就去创业肯定会挂,因为我的老家在重庆。这不是地域歧视,还是你的认知还没有到这个阶段,像戴威他们其实跟商业已经走得很近了。我读书的时候是比较乖的学生,该读书就读书,也没有想过要创业,但他们不一样,这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知。
马克思韦伯写过一本书叫《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书中提到,为什么市场经济在西方很快就起来了,因为市场经济强调的平等、自由和民主,这跟基督教的教义是一致的,所以在美国,大家叫父亲都喊名字,这样相处会很平等自由,等有了自由以后,对应的是什么呢?自由跟责任是对应的,也就是给你很大的自由空间,你就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所以这些人学会了独立去思考问题。
独立判断精神里核心点是认知,我们经常说这个人能够做什么事情,要看他在什么段位上,这个段位就是认知。比如说,我们讲马化腾的QQ,他为什么能够做这个东西呢?你要看他之前是做什么的。他在做QQ之前是做摩托罗拉的寻呼机,就是解决人与人之间通讯的,而且他毕业于深圳大学计算机系,他们是中国最早一批做互联网和寻呼机的。戴威为什么能够做这个事情?他最早在北大做这个事情,是因为看到了学生的痛点,看到了大家骑自行车这个问题。
今天我讲了很多东西,如果让我讲投资,可能会比别人讲得好一点,或者别人都会愿意听。因为通过实践,我真正理解了很多东西。比如,我经常跟人家讲,我常把经济学用到我的工作中。今天,我们去看商业项目做投资就是用经济学的观念去理解。比如说,我很少去投资线下的餐饮,这为什么呢?在经济学的微观经济学概念里,这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它的利润率很低,其实餐饮消费行业基本上也就是6%到7%的利润率。包括今天大家谈的线下零售、无人售货机,还有些迷你的自助设备,我认为这都是依赖于房租的生意,这是始终有老板找你收房租的生意。它的经济模型就是微观经济学,最后的净利润率也就最多只有8%,而且竞争还非常激烈。可为什么我觉得OFO是很好的生意呢?这是因为它的经济模式,最后推导出来它是一种“垄断”。因为OFO或者滴滴这种商业模式,它的车越多,用户体验就越好,也就是说OFO的车子遍布全中国、全世界,用户的体验是最好的,所以最终市场就是OFO和摩拜两家,甚至可能就是OFO一家,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投资OFO项目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滴滴能够值500亿美金的原因。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定)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大,投资,独立精神,概念,无人机,共享经济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