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皮帕·马尔姆格林:我预测到特朗普当总统和英国脱欧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

2017-08-22 17: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皮帕·马尔姆格林曾任美国前总统经济顾问,现为美国信孚银行首席货币战略家,瑞士联合银行全球战略副主席。日前,皮帕·马尔姆格林应邀来中国参加2017中国投资峰会,恰逢她的新书《信号》在中国出版,澎湃新闻在北京专访了皮帕·马尔姆格林。

皮帕·马尔姆格林

澎湃新闻:什么原因促使你写了《信号》这本书?
皮帕·马尔姆格林:我就想要写一本书,让像我朋友那种不是从事经济金融领域工作的人,也能从日常生活中看到正确的经济信号,从而做出正确的理财、投资判断。本来这本书2007年就打算写,但因为其他工作耽搁了,一直没写。后来我对大家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会放缓,大家不相信;我说英国可能会退出欧盟,大家不相信;我说特朗普可能会当选总统,大家不相信……所有的这些促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赶快把这本书写出来,来向大家解释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预测,并不是因为我比他们更聪明,而是因为我有一种不同的判断方法。
澎湃新闻:你的父亲是美国贸易谈判专家,也是多届美国总统的贸易顾问,父母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吗?
皮帕·马尔姆格林:我父亲Harald Melmgren曾就读于耶鲁和牛津大学,师从诺贝尔奖金获得者Thomas Schelling和John Hicks,在经济学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之后又加入了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总统内阁,参与制定经济政策和国际谈判。所以,我从小就生活在华盛顿特区。父亲教会了我看待事情和认识事物的方式,虽然他精通数学模型,但他经常跟我讲,仅仅用数据模型是不够的,因为数据往往是滞后的,还要睁开常识那只眼睛,才能全面地看清事物的本质,才能把握住未来的趋势。我记忆特别深刻的一句话,他说:“一件事情有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华盛顿邮报》报道的版本,一个版本是事情本身的版本。这两个版本是有区别的。”后来,我拿到了伦敦经济学院的博士学位,就职于投资银行,再后来又成为小布什总统的经济顾问,这些都是因为之前有父亲的指引。另外,我的母亲曾在牛津大学攻读文学,她和写《魔戒》、《霍比特人》的J.R.R Tolkien,以及写《纳尼亚传奇》的C.S. Lewis都是同学,我的写作风格深受母亲的影响。
澎湃新闻:最近,在中国有一本非常热的书是美国著名畅销书作者沃克·米歇尔的《灰犀牛:如何辨识大概率危机》,你的这本《信号》其实也有从日常小事看出世界大事的意思。你怎么看待信号问题?信号是否有规律可循?
皮帕·马尔姆格林:最近人人都在谈论“灰犀牛”,其实如果我们能提前知晓信号,就能避免很多意外的发生,就能很好地防止“灰犀牛”、“黑天鹅”的出现。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其实都是只有一只眼睛在看世界。就是他们都只从数学角度来看世界,他们考虑更多的是数据,大家会看到数据、会看到公投的结果、投票的结果,看到数学模型以及公式,但其实生活并不仅仅只是由数学和数字来组成的。如果你只有一只眼睛的话,就看不到全部的现实。所以我在书里跟大家说,我们要张开我们的另外一只眼睛——常识的眼睛。当张开那一只眼睛的时候都会看到很多的信号,有些信号看上去可能比较傻,但是它确实会告诉你以后到底会发生什么,它能正确地预测未来。如果你只看数据的话,数据它其实是滞后的,它更像是事后诸葛亮。如果你看到这些我在书里面提到的信号,你就可以看到未来。
澎湃新闻:作为美国前总统顾问,我想问一下,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作为一国元首,他的言行比较独立特行,将会对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皮帕·马尔姆格林:特朗普在各方面都不是一个传统的美国总统,他是现象级的。很多人说他是CEO式的总统,但我认为他是地主式总统。大家都认为他 “很难搞”,因为他是非常没有确定性的人,也很难预测,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做什么。我不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我知道特朗普为什么会当选,我之前就预测到了他会当选。特朗普其实也是一个挑战华盛顿传统权力结构的人。现在他已经当选,我们也应该换一种思维来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拘泥于传统和规矩呢?为什么不跟着特朗普试一试呢? 
澎湃新闻:现在的中国正在经历一个重要历史时期,你怎样看待现在的中国和中国的未来?
皮帕·马尔姆格林:中国的“一带一路”,我认为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倡议,是当今时代最重要的公共政策决定之一。在我看来中国通过“一带一路”的倡议,把中国通过陆路、海路以及通讯、网络和世界连在一起,中国通过这个项目将来会跟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发展机遇。对中国来说,我认为中国的最大竞争对手不是美国,当然也不会是越南,而是墨西哥。为什么呢?中国的工资在过去几年大幅上涨,而2015 年墨西哥的平均工资只有中国工资的20%—40%。很多人问我中国的房价还会继续上涨吗?我很肯定地对大家说:还会的。在金融危机之后,政府的4万亿带动全国18万亿投资到了市场里,央行不会把利率收回去的,他们可能把利率提高了一两个点,但这其实只是杯水车薪。这18万亿的投资,一定会促使房价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停留一段时间。
澎湃新闻:目前你有下一本书的写作计划吗?
皮帕·马尔姆格林:因为《信号》这本书在各国都非常畅销,已经四次登上了美国亚马逊最畅销书单,说明它对读者来说非常有价值和指导意义,所以我已经动笔在写第二本书,这本书是关于风险管控的:普通人怎样在日常生活中,预测风险、识别风险、破解风险。我相信这本书对读者来说,也是非常有用的。
以下内容摘自皮帕·马尔姆格林新书《信号》:
2007 年5 月,我竭尽全力地试图说服我的一位好朋友卖掉在爱尔兰的房子。她信任我,也知道我以什么方式谋生。我的工作是分析世界经济中发生的现象以及它们对价格和投资者的意义。然而,尽管我卖掉了自己的房子来证明我的信念,但是,她仍然选择相信银行经理和房地产经纪人的话。这两个人都向她担保她的房子将“在未来6 个月内可以再涨50 万美元”。当我们开始相信一座房子可以在不用重新粉刷的情况下短期内暴涨的时候,这就是一个信号。
信号无处不在。我忍不住盯着英国Vogue 杂志2009 年6 月刊的封面看,因为它也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当然,要盯着世界超模纳塔利•沃佳诺娃看并不难,特别是当她身体全裸而且身材凹凸有致的时候。但有些事情却让我感到不安。“这张照片有什么问题吗?”我问自己。世界最著名的时尚杂志封面却毫无时尚可言。事实上,它什么服装也没有展示。照片里只是一位已经生育了三个孩子的母亲,身材苗条得让人羡慕,和过去占据杂志封面多年的那些瘦骨嶙峋的“可怜虫”完全不同。是的,这个封面是一个重要信号。它说明了一个简单的事实,即时装业已经丧失了传统的客户群——那些拿着银行信用卡且信箱里堆积了巨额借款账单的年轻人。
当金融危机来袭时,时装业开始意识到完全不知道新的客户在哪儿。这时候谁还会有钱买时装呢?也许现在那个年纪稍大的母亲代表一类完全不同的客户。简言之,整个行业突然开始进行深刻的反思。仿佛从头开始一样,他们重新回到不穿衣服的人体上来,并且开始为不同客户设计服装,从漂亮的年轻超模到三个孩子的母亲,他们也非常清楚,这个“光谱”的两头,经济都不那么宽裕。
几年后的2012 年,我和英国Vogue 杂志的时尚总监露辛达•钱伯斯谈到这个封面。我才知道她和她的时尚团队完全没有那么想,她们也未曾想过要发出任何“信号”。毫无疑问这是实话,但这也是问题所在。通常这是由艺术家和有创意的人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感受并投射出的时代精神,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应该重视他们的意见,而不是依赖那些完全控制了商业媒体的银行家和金融专家的观点。回想起来,Vogue杂志的这个封面明显反映出某些变化或一种不安全感。
2013 年,当金融危机发展成某种更深刻的危机,使世界经济放缓,并迫使商业模式创新时,一个传统的信号从时装界发出:裙摆。有人说在好的年代,裙摆会往上走;而在不好的年代,裙摆会往下走。一般来说,每个人都能准确知道裙摆应该摆向哪里,但我写这本书时,在这一问题上却没有达成共识——裙摆可以摆向任何方向。其实,也没有人知道身材和时尚造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也许因为时尚业仍没能找出它们的顾客应该是谁,但是时尚的确可以发出反映经济状况的信号。
著名的创作歌手埃里克•克莱普顿和J.J. 卡尔捕捉到了一个信号。他们在2006 年11 月发行了唱片专辑《通往埃斯孔迪多之路》,其中有一首名为《很简单》的歌曲,我认为其中的歌词就是一个信号:“如果是钱让你为难,你也许会后悔,刷信用卡吧,先贷款三分之二,这很简单,看起来很简单,如果明天不会到来,所有东西都将免费。”
但是,明天总会到来。当2007 年8 月金融危机来临时,这首歌曲停止了。突然间,乐观被恐惧所取代。开始的时候危机好像得到了控制,仅限于金融市场,而且似乎只局限于美国。美国央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宣布下调利率并采取其他政策行动,这通常都是强有力的信号。然而,大多数世界经济的参与者并没有注意到这一正在发生的事情。直到一年后,2008 年9 月雷曼兄弟破产时,市场和公众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信心的坍塌和经济的崩溃接踵而来。
很多零售商破产,无法贷款,也无法向客户售出其过剩的廉价时装,因为这些客户本身已经有了不少服装,没有钱也没有必要再买更多的服装。当经济越来越糟糕导致需要不断快速地削减就业岗位时,人们才发现,保留自己的工作或者获得一份新工作,有时只需要穿一件白衬衣和一条黑裙子就够了,或者穿一件质量好的、老式的传统西服就行。当经济如此糟糕时,你不会让自己冒着丢掉工作、损失薪水的风险而穿着花哨。
如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几大经济体——美国、英国、欧洲、日本和中国——的政府都在世界经济中发出极为有力的信号。也许在任何经济体中,最重要的信号就是货币价格。大部分工业化国家都将利率,也就是货币价格压至历史最低水平。这一信号已经推高了硬资产价格,如房地产和食品,同时也推高了世界各地股市市值。所以,理解经济信号是什么并考虑它们将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非常重要。
但大部分人都害怕经济学。它看起来非常复杂:都是数学和演算。所以,我决定写一本书,让没有任何经济学背景的人也能更好地理解世界经济。这不是一门被强迫学习的课程,我的目标是帮助你——无论你是谁,在哪儿工作,或做些什么——看到经济在日常生活中和我们息息相关而且大有用处的一面。
【本文内容部分整理自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8月出版的《信号》,作者:皮帕·马尔姆格林。澎湃新闻获得独家授权转载。于宇对采访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经济,美国总统,特朗普,经济信号,皮帕·马尔姆格林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