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萧耳:锦灰堆边的蝴蝶梦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程千千

2017-08-23 16: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杭州作家萧耳在刚刚结束的上海书展上出版了散文集《锦灰堆 美人计》,萧耳的两位作家朋友毛尖和路内也出席了她的新书首发式。
《锦灰堆 美人计》一书是部东西方文化观察随笔。她既从中国古典名著《金瓶梅》《海上花列传》等作品切入,也从张爱玲、木心等现代作家入手,作出自己的解读。同时将视线伸向更遥远的欧洲文明和西方文化,使东西方文化在同一本书里完成了一次美妙的碰撞。
全书内容分三部分:锦灰堆、窃玉记、偷香记。“锦灰堆”部分是对中国古典文学和民国作家、作品的个性化解读;“窃玉记”打通“声色”现场,打开一系列欧洲电影和书籍,从古希腊一直走笔法国文化、英国文化、葡萄牙文化等;“偷香记”系列随笔是作者从女性视角的一系列书写,犀利地解剖了现当代女性群体的处境和从中反映出的性与政治。
路内(左二)、萧耳(右二)、毛尖(右一)
读书的最终目的总是读人,而文学作品更是作者本人的内心流露。在座的几位嘉宾均与萧耳熟识,便为在场的读者介绍了他们心中的她。
“长发飘飘,长裙飘飘,丝绸语调,红酒眼神”,在《锦灰堆 美人计》一书的序言中,毛尖如此形容她对萧耳的最初印象。
毛尖说,萧耳的个性中有温婉柔美的一面,也有侠义豪迈的一面。她在萧耳新书的序言中称之为“琴心剑胆”,“一伙人出去玩,她是永远的决策者。她开快车走黑路,遇到匪人我们筛糠一样,她大声呵斥一句然后油门一踩绝尘而去,回过头来,她笑意盈盈,说我们预订的民宿,未曾谋面的老板要约她山下看莲花。”毛尖写道。正是萧耳的两面性格造就了她文字中的二元性。她能发现西门庆的天真,也能写出亚历山大大帝的柔情。她的文字中有一种美妙的张力,因她能真切地贴近笔下人物的内心,与之感同身受。
萧耳则坦言,她这本随笔集写到的人物,都是她心目中的自己人。她内心埋藏的英雄情怀让她选取了亚历山大大帝,而她忧郁浪漫的思绪又选择在塞巴斯蒂安(《故园风雨后》主角)身上着陆。另外,萧耳似乎尤其偏爱贾宝玉,她评论西门庆身上有贾宝玉的影子,也称吟诵“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的纳兰性德仿佛被贾宝玉附了体,甚至称塞巴斯蒂安为“英国的贾宝玉”。萧耳文字的独特视角可见一斑,或许贾宝玉正是她心中一位重要的“自己人”吧。
除此之外,萧耳特地划出“偷香记”一部分,用以归类她的女性主义分析。她不惮承认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在风花雪月之外,她也乐于谈论当代女性处境中的性与政治。更为可贵的是,张杰评价说,萧耳笔下有一种悲悯之情,她能够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用文字关照笔下的生命。
《锦灰堆 美人计》一书,讲的多半是中外经典文学与电影中的人物。路内肯定了这一写作的价值,他说,只有小说成为经典,小说人物才能被评论;如果没有成经典,被评论的永远是作者。因而萧耳在书中所写的人物,正是从侧面证明了此书的意义。
萧耳表示,自己的文学之路是从阅读中国古典小说开始的,之后也读了诸如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一类的传统小说,一路走来才接触到现代派。因而古典情结早已深扎于她的审美之中。毛尖总结说,萧耳笔下的都是古典意义的“好人好事”,作为审美主义者的她沉浸于美人情事,乐于用文字偷香窃玉,编织一个锦灰堆边的蝴蝶梦。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萧耳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