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创新|拉美社会团体用住房合作社,满足穷人居住需求

Emilio Godoy 徐东东 编译

2017-08-25 12: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墨西哥格雷罗州,社区成员和“社区合作组织”的工人们重建一座毁于2013年飓风的房屋。(UrbaMonde)

快乐生态村的先行者
卡洛斯·罗哈斯(Carlos Rojas)厌倦了作为一名“传统建筑师”在波哥大的紧张生活。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与同事开启了一场新实验:2006年,他们在哥伦比亚的圣弗朗西斯科·德萨尔斯创立了“快乐生态村”(Ecoaldea Aldeafeliz)。
罗哈斯谈到:“我们的社会实验研究负责任的(responsible)经济、社会和生态生活。我们认为,当今的城市在生活质量上发生了极大的衰退。所以,我们不得不在乡村建设理想的生活状态。”
这些快乐生态村的先行者在一片8英亩(约3.2公顷)的土地上用泥土和竹子建造自己的房子。60名成员每人支付1500美元的土地费用,这些资金交给组织。之后,他们在土地上种植咖啡和玉米,供应实际居住在这个村子里的三十名居民。快乐生态村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自给自足。
包括“快乐生态村”在内的五个项目,在6月被授予本年度的拉美社会人居生产奖(Latin American Social Production of Habitat Award)。这个奖项设立于2015年,由瑞士的urbaMonde、国际人居联合会(the Habitat International Coalition)、乌拉圭的住房合作互助联盟(Federation of Mutual Aid Housing Cooperatives)、英国的建筑和社会住宅基金(BSHF, Building and Social Housing Foundation)共同颁发。
另外四位获奖方是墨西哥的社区合作组织(Cooperación Communitaria)、巴西的住房合作社埃斯佩兰萨(Esperança)、巴拉圭的Cobañados Cooridinator,以及厄瓜多尔洛皮诺斯的社区发展委员会(Comunidad del Buen Vivir)。
经过五人的评审团的评选,获奖方将自动参选2017年的世界人居奖,这是由英国的建筑和社会住宅基金组织的更有影响力的奖项。
拉美的人居社会化生产
拉丁美洲是世界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拉美的6.41亿人口中有80%的居民生活在大小城市之中。而且,至少有1.01亿人生活在贫民窟。
这种差异巨大的现状促使拉美的许多学者和倡议者提倡人居社会化生产的战略。这种观念强调,住房和其他当地的社区空间,应该由有需求的当地人以及其他非营利的社会团体,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自行建设。支持者认为,这种方法能够避免市场的掠夺和规划者的武断。
拉美的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是引进和落实这种方法的先行者。不久前,墨西哥等国家也在法律上认可这个观念,但还没有付诸实施。
去年,联合国人居三大会启动了一个名为《新城市议程》的为期20年的战略,这个战略涵盖了如何规划、建设和管理可持续的城市。《新城市议程》承认了人居社会化生产的重要要素,例如,鼓励“合作居住、社区土地信托,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集体所有等合作方案”,而且倡议者认为,这些条文亟待转化为现实的行动。
拉美社会人居生产奖的组织者称,他们希望在未来几年强化《新城市议程》的理念。这次的获奖项目影响范围有大有小,但它们都共享了一些原则,比如强调自我管理、集体建设、居民在住房建设中互相帮助,以及由社区进行决策。其中有三个项目还关注了争取经适房的建造和相关的维权。
获奖方同样深受奖励的鼓舞。社区合作组织的总协调员伊莎多拉·黑斯廷斯(Isadora Hastings)在颁奖典礼上称:“社会生产意味着一种参与性生产的模式,这一点十分重要。我们无法赞同土地是一种商品,因为居住是一种人权。”
以下是其他四位获奖方的简介:
墨西哥:社区合作组织
2013年,两场飓风肆虐了墨西哥南部的格雷罗州(Guerrero),这是墨西哥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国家和私人的援助涌入受灾的区域,社区合作组织正是其中之一。黑斯廷斯(Hastings)称,他们的工作从灾害分析开始,包括死伤人数、通讯和其他基建的瘫痪情况,还有受灾的庄稼和超过5000栋被永久摧毁的房屋。
这个总部在墨西哥城的NGO组织重点援助了Malinaltepec城的El Obispo社区,那里有11栋房屋被毁、另有26栋严重受损。社区的居民和这个NGO组织共同参与了这些房屋的全面重建。
黑斯廷斯称:“我们从社区空间开始,这样人们能迅速加入重建的流程。我们还创造出了新的方法——改良建筑技术和分区规划,以便能更好地进行房屋建设的选址,提升环境和生活质量。”
这些创新成果催生了当地的风险地图、带来了更好的建筑技术,能够抵抗飓风和地震的更便宜的新型住房。自建房的手册翻译成当地的语言。此外,所有的重建资金都来自私人和公共筹资。
社区合作组织已经重建了三个社区中心和33栋住房,使260位住户受益。
厄瓜多尔:洛皮诺斯社区发展委员会
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的南部郊区,300户贫困家庭结成了一个团体。他们从2006年以来就一直在争取32英亩(约13公顷)土地的合法地位,这些土地曾经隶属于厄瓜多尔农业部名下。
这些土地的价值大约为150万美元——超过了团体的支付能力。不过,洛皮诺斯社区发展委员会却提出了一个方案,根据生态和住房用途将这些土地再次划分。
经过基多市政府、Mejia区政府与农业部的法律诉讼,农业部最终放弃了土地所有权。现在,市政府将把土地所有权转移到这些住户名下。
珍妮·迪亚斯(Jenny Diaz),委员会的前主席称,“市政府既有权威,也有责任来改善人居。所有权是一切的基础。”
巴拉圭:Cobañados 协调者
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Cobañados 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那里有12万人根据地区组织成8个集体,他们共同捍卫巴拉圭河边的土地免受剥夺——一个亚松森沿海工程在那里建设一条14公里长的双车道高速,要将这片区域和城市的其他部分连接起来。
玛利亚·加西亚(Maria Garcia),组织的总协调员称:“我们在那建造房屋,我们在那学会了互帮互助地工作——这是我们最珍视的东西,这超过了国家所能给予的。我们遵从居住的普通人权。市政府认可我们是社会公益团体。我们的自我管理在公共政策中起到了作用。”她认为组织的工作甚至替代了政府的相关职能。
那片土地有近5英亩(约2公顷)。2012年到2016年,3个合作社通过公共基金和捐款,在三个街区建造了203座房子,这超出了原定的目标。目前,绝大多数住户缺少下水道、饮用水和电力。
加西亚称,“每一天都是一场斗争接一场斗争。”
巴西:住房合作社埃斯佩兰萨
从2000年以来,住房合作社埃斯佩兰萨为里约热内卢的70户家庭找到了经适房。一个公共住房项目Minha Casa, Minha Vida(“我的住房,我的生活”)长期赞助他们的工作。但是,2016年8月,巴西总统特梅尔上台,迫使这个项目中止。
基于互帮互助和自我管理的集体流程,2012年到2016年,这个合作社在里约热内卢西部的Jacarepagua街区的联邦土地上建造了70栋房屋,让210人受益。
未来,Bento Rubiao基金会长期协助埃斯佩兰萨,基金的住房项目协调员Susana Kokudai称,“我们经历过获得土地私有权和集资的重重障碍。这些经验充分证明了,允许将位置良好的城市公共土地用于社会人居生产有多么重要。”
通过公共住房项目,巴西涌现了一批满足穷人需求的住房合作社。然而,随着这些项目的中止,这些努力变得越来越困难。
(本文由徐东东编译自citiscope)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拉美,住房合作社,社会团体,社会生产,墨西哥,巴西,巴拉圭,哥伦比亚,厄瓜多尔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