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相|都市相亲人

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实习生 喻琰 朱玉茹

2017-08-25 1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镜相”是澎湃人物开设的非虚构报道专栏,在这里,你能看见故事,更能看见真相。

周六晚,上海市愚园路的一家咖啡厅二楼。
女士们身着裙装,妆容精致,与身边的男士说说笑笑间,话题从医疗市场、股票金融到欧美留学经历,维持着客气又不至冷场的气氛。
唐立奇(左一)组织的第一场聚会。
一位穿着休闲西装的男青年在全场穿梭,试图将略带拘谨的新来者们男女搭配,安排落座。他叫唐立奇,是这场名校单身聚会的组织者。这位MIT(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生三年前追姑娘失利,一冲动,拉朋友组织了一场18人的海归聚会交友活动。反馈意外积极,有参与者要求一定要办下去,唐立奇的职业生涯从此转型。
“哎,你好。来啦?”他颇为熟稔地冲一位看上去35岁左右的男士打过招呼,又把他介绍给旁边的女生:“这位是 Adam”。
“没有太多要求”的完美主义者们
Adam 自己也记不太清楚这是第十几次参加活动。
他在上海一家知名金融企业做高管。一般的相亲平台他不愿参与,因为忙,不想浪费时间。他两次提到:“如果你选择做20%的人,就不要听80%的噪音。”唐立奇的聚会参与者大多来自名校名企。
尽管如此,Adam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总体上符合标准的人”。他说,最看重对方的内在、三观、脾气性格,以及有没有共同语言。
但学历是硬性标准之一,必须重点大学本科以上,因为“妈妈的基因对小孩比较重要”。相貌也是有要求的,Adam很坦然:“外在决定是否去了解,之后再看内在。”
他不希望对方是同行,担心金融行业工作繁忙,没人照顾家庭。有些岗位经常需要谈判,他觉得时间长了女生会性格强势,也不太喜欢。聚会的自我介绍环节,Adam拿着话筒想了想,给了在座的女性一个忠告:“不是我性别歧视,有些(金融行业)前台岗位确实不太适合女生,尤其是结婚生孩子以后。”
但理想中的另一半,工作也不能太闲。公务员、行政人员怕没有共同话题,当家庭主妇完全没事业也不好。“最好是有事业规划,又不需要太拼,可以适当挪出一点时间和精力照顾家庭。”Adam说。
究竟哪些职业符合条件,他也无法具体说明。“没有太多的要求。”他说。
2015年春季的聚会合影。唐立奇每次都会选择环境比较好的地方。
此前的聚会中,Adam曾看中一个90后女孩,但相处一段时间后没有继续谈下去:“90后长得还不错的就有点傲娇,不太成熟,沟通会有问题。”所以他现在希望女生是85后90前,心思稳定,不要太自我。
兜兜转转,Adam自己也很苦恼:要求的各项条件,能体现出一两条的人很多,但同一个人满足所有标准的就很难找到。回顾所有感情经历,学生时代的那一段是最好的:“那时候没想那么多。而且那时候觉得是问题的,现在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那已经是十年之前的事了。现在的标准,他不想放弃。
Adam不是个例。“相遇未名”红娘总监Jessie 经常遇到类似的客户,在这个由北大校友创立的单身交友网站上,大多数人的要求都很高。“名校毕业生习惯了完美主义,相亲的时候也一样,很贪心,什么都想要。”她总结说。
她遇到过一个86年的男生,海归名校毕业,家族资产上亿,要找90后年轻女孩,身高165-168厘米之间,一定得是处女,原生家庭必须和睦,而且“不能是河南人,不能是广东人,不能是东北的,也不能是北京人——他自己是北京人,觉得本地姑娘脾气大。”
不局限于名校毕业生,这种现象也普遍存在于城市白领之中。以至于对很多红娘来说,帮客户找对象不再是唯一的工作内容,还要帮助他们调整择偶观,找准自我定位。
珍爱网资深红娘莎莎提起一些电视剧,剧里的男主角帅气多金还专一,爱的都是灰姑娘。莎莎哭笑不得:“太理想化!导致女生认知偏差,影响是负面的。”
常有人对红娘哭诉自己的孤独——外人看来光鲜亮丽的学历和工作背后,独自在大城市打拼的艰难,让她们渴望归属感。但“宁缺毋滥”是挂在嘴边的原则,年纪稍长的尤其犹豫。Jessie 称之为“选择障碍”:“她会说,我都等这么久了,如果愿意妥协,何必等到现在。”
最困难的是,无论男女,很多人根本不愿意改变。Jessie笑着打了个比方:“大部分人都是7分的,但他们认为自己是8分,然后要找9分的。”她劝过一些客户,理想8分,可以尝试找7分的,然后自己培养。但很多人宁可放弃。
Jessie只好叹气:“太过于理性了,不想吃一点亏。但谈恋爱不能太理性啊。人生有很多不完美,你自己也不完美。”
“名校圈”里的相亲法则
在遇到现任女友之前,张华体验过几乎所有能想到的相亲方式,包括《非诚勿扰》。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后,他觉得自己很清楚适合什么类型的女生。
第一次参加唐立奇举办的活动,他迟到了,正好把已到场的人都默默观察了一圈。自我介绍后有一个pre-match(预匹配)环节,张华对一个姑娘径直开口:“我要选你,你要不要选我?”当天活动结束后,就邀请姑娘去吃了晚餐。后来姑娘就成了女友。
张华从复旦本科毕业后去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博士,在美国工作了一段时间,拿到绿卡后回国做创业和投资。在美国时,他曾详细列过一份清单,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五点对未来伴侣的要求:独立、爽快、会玩、有自己的想法和有执行力。
简单的标准背后是一整套解释体系。比如“独立、有自己的想法”意味着自信,可能与小时候的经历、教育,乃至“自信心有没有被摧毁过”有关。“前提条件来说,她肯定比较优秀了。”张华解释道。初次见面时女友吸引他的点,正是爽快、有想法。
还有一点没写,但在判断时至关重要——学校。“要还不错的本科,不错是指华师大以上。”张华说。范围大致框定在综合实力排名前30的高校,重点则是“本科”。女友本科在上海交通大学,张华对这一点非常满意。
在他看来,本科是塑造一个人三观的重要阶段:“并不在于读了多少书,是对很多东西的看法。大家一起玩很重要,而情怀决定了能不能一起做这样的事情。”他曾接触过几个普通本科毕业后考上名校研究生的人,但相处之后印象都不太好,这进一步深化了他的理念。尽管承认个例不能代表全体,但在找女朋友这件事上,他无意再去博一个小概率事件。
组织过数十场单身聚会的唐立奇看得更清:“中国有句话讲得很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据他观察,大部分有海归背景的人都希望找海归,名校生没有名校情结的也很少,女生尤甚。Jessie也说,诸如“北大硕士看不上N理工的”现象非常普遍,理由大多是认为对方一定不够聪明、不够优秀,不属于同类人。
如果在大众相亲平台,提这种条件就是给自己挖坑。“哪有这么容易?那你自己去谈校园恋爱好了。”珍爱网资深红娘莎莎说。这部分解释了名校生们宁愿在“小圈子”内互相挑选的原因。唐立奇还提到,一些参与者最终没有找到伴侣,却找到了创业伙伴、事业合作方——他称之为“平台的附加价值”。
聚会活动的气氛总会在一段时间后热络起来,参与者们聊美食、运动、旅行……偶尔谈及工作,极少有人透露具体职位、收入或是否有房、车。唐立奇摊手:“很多人觉得直接去问钱很俗啊。”
张华始终觉得精神的富有比物质财富更重要。但他坦承,尽管从未问过女友家境,心里大致有数:“我也相信,精神上很富有的人,财富上不会是很贫穷的人。”Adam不太在意女方的物质条件,但他希望对方提要求时,先反观自我:“自己没这个能力,希望通过婚姻改变阶层也是不牢靠的。”
事实上,无论聊天的话题是餐厅水准、健身课程,还是国外旅行时的潜水、跳伞经历,都隐隐昭示着谈话人的经济实力。依托名校打造的“圈子”本身就是一道门槛,物质条件与“附加价值”一样,以隐形的方式实际存在着。
“物质至上”与“单身歧视”
周六的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密密麻麻摆满了伞,标注着各家单身儿女的信息。陈阿姨坐了半日,跟旁边的人闲聊起来:“现在他们(其他家长)首先问我儿子有没有房,有无房贷,根本不问小孩子性格怎么样。”
首先看物质,成了相亲角最为人诟病之处。莎莎表示理解:“一线城市经济压力比较大,房子是必须考虑的因素。”不只家长出没的相亲角,在年轻人自主注册的大众相亲网站上,收入也是必填项目之一。
不会第一看收入的有多少?Jessie 的答案是20%;完全不看物质条件的?可能不到1%。至于怎么看,她用一句话总结:30岁前看“潜力”,30岁后看“实力”。20多岁的男生,还有女生愿意裸婚,共同奋斗;30岁后若还没有能力,女生们就会开始担其前景了。
尽管女生表现得更为明显,注重物质却不仅是单向的。Jessie最近刚帮一位男士牵线,他觉得女生什么都好,最终却没成。Jessie 描述时带着匪夷所思的劲儿:“嫌弃女生没房子!他自己有一套房子的,人家也没说房产证上要加名字,不行,非要人家也有房。”
还有自身物质条件很好的男生,不看重对方收入但注重家庭背景,比如希望是高官的女儿,能为自己的事业助一臂之力。“赤裸裸的人性。”Jessie感叹。
话说回来,她也强调其中有选择性偏差,毕竟花钱成为VIP会员的人,必然比普通人要求更高、目的性更强。更何况,“在双方没有感情基础的条件下,不看这些,看什么呢?”她反问。
红娘们普遍认为,90后相对更自由,看重眼缘,以及彼此相处是不是愉快。莎莎却也说,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务实,毕竟恋爱是美好的,婚姻是现实的,物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家务是否能外包,孩子可以怎么养。“说得不好听一点,最后都会向现实低头。”她笑言。
接着,她又补一句:“如果不去考虑这些因素,(她们)会去想,我找对象图他什么呢?”在她的客户中,不少城市白领女性收入不错,有自己的闺蜜圈,闲暇时健身旅游,生活安排得丰富妥帖。很多男生则是即使被介绍对象,也不主动去做什么,红娘推一下才走一步。
有人问过莎莎:“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如我一个人过得好,我还结婚干什么?”
这像是一些单身者的独立宣言。在美国,“单身潮”成为自婴儿潮以来最大的社会变革,纽约大学教授Eric Klinenberg在《单身社会》一书中指出:“它改变了人们对自身和人类最亲密关系的理解。”
心理学家 Bella DePaulo 则发明了“单身歧视(Singlism)”一词,指代人们对单身者的负面刻板印象和行为层面的歧视,例如认为单身就是可怜的、孤独的,并形成针对单身者的社会、舆论压力。
“你知道每年来我们这里征婚的高峰期是什么时候吗?”莎莎说,“过完年之后。”有时客户甚至会跟红娘明说,是为了家人来找对象。
与此同时,相亲不再是两个人的事,还需担负起周围人的期待。有个北京女生,家里有五六套房子,一定要找富二代。挑来挑去,红娘多劝了几句,女孩子忍不住委屈地哭起来:“我也不想这么挑,可家里亲戚都在看着呢,(互相)比着呢。”
Jessie感慨,择偶观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子。其中有家长关心的因素:家里条件特别好的,不舍得孩子受苦;条件特别差的,又想通过婚姻改变命运。如果父母看重钱,孩子就很少有不注重物质的。
但作为“金牌红娘”,看过成百上千的例子,Jessie 认为相亲成功者的核心素质,是爱的能力:“家里比较有烟火气,父母小吵小闹也会和好的孩子,比较容易(相亲成功)。愿意为别人付出,也愿意去包容对方的缺点,只是资源少,为了认识更多的人来的,不难找到。”
莎莎的同事曾为一位月收入10万的女高管牵线成功。她最初希望对方在经济上至少与自己旗鼓相当,最终却与一位月收入不到1万的男士牵手。男方性格很好,会做饭,俩人还是老乡,让女方觉得很有安全感。
莎莎说,虽然绝大多数来相亲网站的人是奔着结婚去的,对物质也有要求,但大家还是希望能够找到爱情,而不仅仅是一张“饭票”。“这是所有人内心最深的渴望。”她说。
“年轻貌美不拜金”的男性择偶梦想
“1234!这里提胯,然后向左!5678……”咖啡厅内,桌椅早被搬到一边,男女生们随机配对,跳起简单的双人舞步。其中有4对女生组合,因为聚会的男女比例是2:3。
这已是刻意调整后的结果。单纯从报名人数来看,每次女生都在男生的三倍以上,甚至有超过十倍的情况出现。
唐立奇为聚会组织起名为 TheLonelyClub,参与者中,女生人数远超于男生。
谈及原因,唐立奇认为,一方面高质量人群中确实女生相对更多,另一方面,女生面临的社会压力也更大。服务于大众相亲平台的莎莎则意味深长地透露了一个数据:注册用户中男性比例略高,但付费用户(享受一对一红娘服务)中,女性占绝大多数。
焦虑的根源是年龄。Jessie说,30多岁的男生,很多出于对生育问题的考虑,根本就不找30岁以上的女生;20多岁的男孩也许会考虑比自己稍大的女孩,“也许”比例低于10%。
唐立奇会在选人时就把这一点考虑进去:“男生比女生大,匹配率高一点。有的女生会说不介意比自己年龄小的,我也不好意思当面跟她讲——女生是不介意,但是男生会介意,不是单方面的事情。”
“大龄女生是相亲市场上的绝对弱势。”莎莎总结说。
年龄之外呢?三位业内人士给出了一致答案:外貌。
“很多女生来我们活动,认为最大的亮点是她们的优秀——学校、教育背景、工作背景,但事实上这些还真不是男生关注的点。”唐立奇说。有时这甚至是弱点,因为优秀往往意味着有主见,而在很多男生看来,太有主见等同于强势。强势的女生并不太受欢迎。
Jessie则忍不住吐槽:“有男生说要善良的、名校毕业的、原生家庭好的。找了个符合条件的,然后拒绝啦,理由是‘长得也很一般了,没兴趣’。有脸好、身材好的姑娘,花几千块请吃饭,就算人家没有看上他,在一起吃了顿饭他也觉得很满意,好像特别荣幸一样。”
莎莎总结为“颜值即正义”。她说,男生明显更严重,女生相对接受范围更宽,但普遍对身高有要求。
让Jessie感慨的是不久前刚接手的一位离异男客户。他与前妻是闪婚,离婚则是因为对方太爱买奢侈品,“几千块的鞋子穿几天就扔”,尽管有些家底,他还是觉得对方太虚荣。Jessie 帮他介绍了会持家、性格也好的女生,但男客户不满意,因为“没有前妻漂亮”。
说起来,Jessie深吸一口气,语调都忍不住高了八度:“他觉得自己条件很优秀。然后他的梦想是,(对方)漂亮但是不看重这些。”
这可能是不止一个男人的梦想。
跨国相亲平台:蹊径?
李先生比较幸运。他的梦想快要实现了。
他今年34岁。前妻外貌出类拔萃,但不做家务,喜欢买买买,还爱在闺蜜圈攀比老公。离婚时,前妻要求分一半房产,也只有讨论这个问题时才出现。但房子最初是李先生买的,他父母去世时,前妻也没有来。这让他非常气愤失望。
至于品德好、不拜金而相貌平平的女孩,他缓口气,诚实地说:“过不下去。……像我们做生意的,(妻子相貌不佳)也完全不能出去撑个场面,反而成为人家讽刺的对象。”
如今的女朋友是一名1999年出生的乌克兰女孩。李先生最欣赏对方的朴素、不物质,比如他给钱,不急着拿;很节约,不开3G网络到处蹭wifi;约会去坐免费的摩天轮也很开心。“你跟中国女孩说,我们就去公园里坐着聊天,这可能吗?”他反问。
他又特别强调,交往中的女孩对中国经济情况一无所知,所以绝不是为钱而来。尽管后来他也提到,从侧面听说,女孩看俱乐部老板给夫人买了辆宝马,夫人开着上街到处逛,她就想,嫁给一个中国人其实生活也不错。
俱乐部老板叫梅爱偲,出身工薪家庭,高考落榜后去乌克兰留学,12年后娶了一位18岁的乌克兰姑娘。得知他的故事后,许多人拿着外国明星或网上找来金发碧眼女生的照片,去他微博下“求经验”,问有没有可能找到这样的老婆。
2016年,梅爱偲开始组织俱乐部。男性会员以中国人为主,多为月收入过万的城市白领。女性会员都是乌克兰女孩,他像星探一样在大街上发掘、邀请,给她们讲自己和老婆的故事。李先生就是通过俱乐部认识了现女友。
男女生的见面场合定在高级酒店。梅爱偲会帮乌克兰女孩们打造更符合中国男生审美偏好的妆容,女孩们穿着晚礼服从旋转楼梯上款款走下,摆一个定格pose,“以最完美的第一印象作为开端”。还有在加长悍马上的疯狂派对,和湖边骑马等浪漫约会行程。此外,梅爱偲也会培训姑娘们学习汉语、中国礼仪和文化。
据他说,乌克兰女孩17岁就可以结婚,20多岁就算大龄,长得也比较成熟,正好与中国男生需求匹配。东欧地区工资水平低,折合人民币约每月1500-2000元,女孩们也想通过认识其他国家的男士,去其他国家生活。
但他否认女孩们注重物质。“本地男人更大男子主义一些,中国男人体贴顾家,她们更看重这方面的感觉。”梅爱偲说。他特别提到,乌克兰女孩的婚恋观纯朴,结婚也不收彩礼,他结婚时就只送了岳父一瓶酒,岳母一束花。
“所以对中国男生来说,它是源于爱情的。不像在国内很多时候他感觉像在做一个买卖。”梅爱偲称。又补充说,东欧女孩在洗衣服、做饭、带孩子等方面也很能干,而且能歌善舞,这也是中国男人很喜欢的点。
“俱乐部会员活动的费用看似不菲,但能够走出国门娶到一个内外兼修、不需要彩礼的外国媳妇,性价比可是高太多了。”梅爱偲说。
市场的确供不应求。梅爱偲觉得,“洋媳妇梦”在中国男人心中一直就有,只是过去很难实现,但随着眼界开阔,经济能力提升,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男人勇于尝试。眼下,他正考虑做一个低成本的尝试,让更多人先线上交流,双方满意再安排见面。
李先生打算年底向女朋友求婚。他不怕女孩分割财产:“在乌克兰登记结婚,资产在中国,她想要我的资产也不太现实。”最近,他正忙着解决语言问题:每天互相教对方十个中文/俄语单词,平时用英语交流。
在中国时,他喜欢带女孩出去看看:“看好的大学,见识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也就是说相当于只看好的一面嘛……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当然要展现好的一面。”关于文化、观念、习俗,他说要找平衡点,最重要的是耐心和包容。
梅爱偲乐见其成。但他强调,自己不是开婚介所,只是俱乐部:“主要是为中国男人提供一个尝试跨国恋爱的平台。”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百科
我是上海男媒婆,关于如何在相亲时打一场有准备的仗,问我吧!
朱超 2016-11-23 87 进行中...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亲 红娘 单身潮

相关推荐

评论(2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