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起情杀案看对女性不友好的明清小说

迤帆

2017-08-26 18: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情杀之事自古有之,自有红男绿女七情六欲情感纠葛,这种最极端暴戾的事件就从未停止发生,或因求之不得而生妒恨,或因求而得之又见异思迁,事事迥然不可等量齐观,悲剧结局倒是个共性。
《水浒传》剧照
因《水浒传》四大名著的崇高江湖地位,也因京剧界同名剧目的经典地位,宋江坐楼杀惜这一故事可称是中国最有名的情杀,半推半就从了媒婆的宋江口拒体诚实,对阎婆惜这一少妙佳人视若拱璧疼爱有加,给她买了好多东西“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绫罗”,可惜得不到她的心。
用今天的观点看,阎婆惜并无太多行为不妥之处,她只是个追求爱情的可怜女子。未满二十流落异乡,被贪财妈妈嫁给黑粗矮丑但颇有家资的宋三郎,这蠢汉虽然善于家业经营和自我品牌塑造,外加黑白两道通吃,叵耐不解风情呆头呆脑,而且“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
就这样,阎婆惜变成了被豢养的美丽金丝雀,只是颇有自我意识的她不甘于这样消磨生命,想找到办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惜她遇到的狠主名叫宋江,于是被残忍的斩到身首分离。
历代读者多有读书不动脑跟着施耐庵思路走的,认为阎婆惜之死全因黄金贪念,殊不知宋江乃是水浒之中第一腹黑心狠之人,偌大个把柄被人攥在手中,这个口不灭不行,不管不知轻重的阎婆惜要不要黄金,这条命在开口要挟之时已然注定断送了。
从这个角度看,阎婆惜可以说与梅里美笔下有名的卡门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自我意识爆棚秾艳美丽如燃烧火焰的卡门因知名小说与同名歌剧,成为世界文学史上的典型形象,她的死也可与奥赛罗杀苔丝狄蒙娜相提并论,成为世界最有名的情杀故事之一。
言归正传,宋江情杀阎婆惜势有必然,但绝非孤例,整本水浒传对女性态度都极为不友好,好汉若在妇人身上用工夫,犯了“溜骨髓”三个字,便登时要受整个江湖唾弃。最好不娶妻(水浒全书中主动尝试去找老婆的只有形貌猥琐的败类王矮虎,以及半推半就口拒体诚实的宋江),娶了老婆最好别去碰,要用“只爱武艺”、“打磨拳棒”的借口不去近身,如杨雄之对潘巧云,宋江之对阎婆惜,卢俊义之对娘子贾氏。而如果有分桃断袖之事如卢俊义燕青(卢俊义称燕青“我那一个人”),江湖好汉则视若不见。
这是一种奇妙诡异的逻辑。要知道《水浒传》背景年代乃是北宋宣和年间,宋朝虽盛产道学先生,但对男女之事约束颇为宽松,光看朱熹先生那等身绯闻就可略见一斑。《水浒传》对男女之事持如此态度,就形成了道学先生肆无忌惮,强盗土匪守身如玉的吊诡反差。这只能理解为施耐庵的个人态度,而非社会普遍风气。
《水浒传》这本经典著作对女性态度可称绝不友好,潘金莲、阎婆惜、潘巧云,贾氏,个个都被好汉虐杀,张顺为拉有很高实用价值的神医安道全上山,残杀无辜歌妓李巧奴满门,武松血溅鸳鸯楼,在完全无意掩饰身份,不需杀人灭口的情况下,残杀无辜丫鬟妇人五六人,“刀都砍卷了,割不下头来”。这种毫无意义的屠杀只为发泄内心戾气与黑暗欲望,远远称不上替天行道。
位列一百单八好汉的一丈青扈三娘,家人已经降了梁山,还被乱杀人的李逵灭门,深背灭门血仇的扈三娘居然被“大仁大义”的宋江乱点鸳鸯谱配给水浒全书人品最卑劣最猥琐的矮脚虎王英,扈三娘迫于形势只得屈从,此时不知义气何在。
宋江有乱点鸳鸯谱的瘾,在他心中女人只是工具,设计打青州引得青州知府慕容彦达灭了秦明满门,赚得秦明上山(宋江对此事的解释是:不恁地时,兄长如何肯死心塌地?),为安抚性如烈火的霹雳火秦明,随口安排花荣妹妹嫁给秦明,如此行径,不知“呼”得何人“保”得何“义”。
明清小说对女性地位的不尊重不友好乃是普遍现象,这一现象出现的基础是封建社会女性是男性附属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社会现实。《水浒传》是表现的最为赤裸裸的,但是有一本书,对女性的不友好是极为隐蔽的,做的又是最为不留余地的,这本书,就是《封神演义》。
《封神传奇》剧照
《封神演义》是明清小说中相当热闹的一本,大战连场,人间仙界豪杰频出法宝遍地,作者雄心勃勃要为道教佛教编订秩序与传承,格局不小文字亦不劣。这样一部大背景的小说,女性角色戏份谈不上多,那么,为什么说《封神演义》对女性极为不友好呢?
因为《封神演义》几乎让所有的女性角色都领了盒饭,除了地位实在崇高的女娲娘娘之外个个不得好死,而女娲娘娘也被许仲琳狠狠的抹了一把黑,是为见女就黑无远弗届的著作典范。
纣王残暴,虐杀女性乃是日常。姜皇后遭剜眼斩首,黄贵妃被扔下高台粉骨碎身,杨贵妃自戕,苏妲己被狐狸精吃了魂魄,姜皇后宫人七十余名被丢入虿盆喂了蛇,几个名字都没有的孕妇被剖腹观察胎儿面向以供笑乐,真是丧心病狂。
西岐军中女将邓婵玉是作战善于抢先手的暗器达人,使一块板砖见谁拍谁,把哪吒黄天化拍的俊脸乌青,强如孔雀大明王孔宣居然被其连拍三砖,二郎神杨戬都被她逼得使出铁面皮功夫,被揍得脸上冒火星,如斯强将,打渑池县被高兰英放出太阳金针射住双眼,旋即一刀两断。瑶池圣母之女龙吉公主打万仙阵时抢先入阵,一个照面便告殉国,一段魂魄悠悠的上封神台去了。
截教一方女将众多,通天教主门下有五大圣母,分别是金灵圣母、火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金光圣母,各有惊人艺业。无奈阐教有一名大仙,乃是传说中黄帝之师广成子,此人手持番天印打遍天下圣母,可称“圣母杀手”,破十绝阵时一印拍死金光圣母,破万仙阵遇到强敌火灵圣母,先后斩了洪锦龙吉公主,击伤姜子牙,却被广成子反手一印又给拍死了,广成子击伤圣母多人,击毙圣母数量高达总数的40%,可谓丧心病狂。然而在圣母泛滥的今天,我们都在呼唤广成子的名字。
金灵圣母乃是殷商闻太师之师,万仙阵一役一人独战文殊、普贤、慈航大士(后成观音)三人不落下风,燃灯道人用定海珠偷袭才暗杀掉这强绝一时的圣母(许仲琳对佛教存大恶意,佛教四大菩萨之三,文殊、普贤、观音大士外加一个燃灯古佛方能拿下金灵圣母)。而最惨的莫过于龟灵圣母,先是被圣母杀手广成子一番天印拍的现了原形,美女变成一大龟,后来又被西方大圣准提道人(阿弥陀佛)制服,本打算吸纳入本教,却被一群神秘蚊虫硬生生叮成空壳,死的惨不可言,作者对圣母的恶意可见一斑。唯有逃得不知去向的无当圣母幸存,成为后世的黎山老母。
截教其他女仙死的都很憋屈。石矶娘娘先被横蛮无理的官二代哪吒射死了徒弟,去讲理的时候又被护短的太乙真人施神通杀死,是为武力远胜道理这一蛮荒逻辑的牺牲品。菡芝仙、彩云仙子先后阵亡,戏份本少不必多提。武财神赵公明之妹琼霄、云霄、碧霄三位娘娘原本与世无争,兄长被杀法宝被夺后,出山布下九曲黄河大阵,将西岐名将一网成擒。全书第一大挂二郎神杨戬都未曾逃脱,阐教十二仙也被三霄法宝混元金斗所擒,削去顶上三花,神通大减。西岐一方全然无力回天之时,元始天尊居然下界以大欺小,灭了三霄娘娘,全然不讲道理。后来封神之时,阐教中人深恨三霄娘娘,将其分配去管马桶和小儿生产,是为典型之公报私仇。
奉女娲娘娘之命,去惑乱君王,灭了殷商江山的狐狸精、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只是三个小妖怪(云中子一把木剑都受不了),被女娲娘娘这种创世级别大神亲自下令,自然诚惶诚恐无比敬业,圆满完成了任务。西岐大军破朝歌,三个美貌妖精感觉任务完成,应该功成身退下班回家了,于是撒丫子溜走,西岐众将想抓没抓住,这个时候,居然是幕后黑手女娲娘娘亲自拦住了她们,把她们交给姜子牙去斩首。三妖惊惶,口称奉命而为,女娲居然说:“让你们去败坏江山,谁让你们荼毒生灵来着。”
女娲大人啊!您不让她们去做坏事,不让她们去荼毒生灵陷害忠良,江山怎么个完蛋法?莫非要她们教纣王五讲四美三热爱,成为西周初年的四有新人?
三个妖怪没有再说什么,女娲过河拆桥过桥抽板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有没有道理地位低微的她们也没有抗辩的余地,有权势的人是不会和小虾米讲道理的。而且顶嘴可能祸及妖族,于是她们默默的去死了,在《封神演义》这本女性殉难名单上增添了新的内容,也让女娲的形象彻底崩坏,暴露外宽内忌两面三刀的本质。
最后,六十八岁嫁给姜子牙的老处女马氏,发现姜子牙位极人臣以后承受不来残忍现实,上吊自缢身亡,一条魂灵往封神台去了,成为了有名的扫把星,也终结了这段轰轰烈烈的人神历史。
虽然我对《封神演义》送几乎全体女性角色去死的写法不敢苟同,还是必须要肯定《封神演义》的文学价值和情节之美。更何况,即使在对待女性态度上,让她们轰轰烈烈战死的方式也要比《镜花缘》这种让才女们玩各种游戏数十回,最后讨武后一役集中殉情的死法强上万倍,《镜花缘》的最后几回才叫侮辱女性封建糟粕大集合。
所以,如果我是女性,我宁可如《封神演义》众人战死于沙场,宁可如《水浒传》中几位为争取自己的自由与快乐而被情杀,也不愿意像《镜花缘》中才女们,活着就为了做游戏和殉情。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明清小说,

相关推荐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