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口的罪与罚:非法捕捞要罚,但渔民也是资源衰退受害者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陈伊萍 实习生 张卓然 崔英

2017-08-25 19: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7月25日,上海渔政执法船在长江收缴深水张网,追捕非法渔船。 澎湃新闻记者 邹娟 视频编辑 刘瑞(01:58)
中国的古筝名曲《渔舟唱晚》,描绘的是渔民落日余晖中收网,大大小小的鱼迎着波光奋力跳跃的场景。
只是,这样的美景,在如今的长江口,已越来越难见到。
因为长江资源衰退,“捕鱼”这一传统作业方式不再只是撒把网就能“老天赏饭”。捕捞的时间、地点、网眼大小,都有规定。
有时,非法捕捞人员会置相关规定于不顾,在禁捕的时候捕捞、甚至用不正当的网具捕捞,密集的网眼连刚成型的小扣蟹都不放过。
7月27日,3起长江非法捕捞案在上海铁路运输法院集中宣判。3名被告分别被判以4-6个月有期徒刑或拘役。
只是,即便刑法已日益严厉,“现在,长江口能成渔汛的捕捞品种,也只有四五种”,唐文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唐文乔是上海海洋大学教授,也是长年研究长江渔业生态的学者。他认为,长江渔业资源衰退,根源是各种人类活动对长江的影响,比如水域污染、非法过度捕捞等。“人和长江,是生态链中共生的两段,如果长江中鱼都没了,人的生存环境也堪忧。”
追逃:候潮汐,一天仅一两小时能收非法网
7月25日正午,上海高温红色预警。长兴岛南沿江面上,渔政执法船甲板温度达六七十摄氏度。明晃晃的波光中,一排浮标随波浪起伏。
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长江站站长张学义介绍,浮标下,就是长约几十米的深水张网。按前期排摸,这一片,大致有六七顶深水张网。不过,即便网就在脚下,执法人员也不能想拉网就拉。
“捕鱼要看潮汐,我们起非法网也要根据潮汐来。”张学义解释道,这片水域,涨潮时潮水由东向西,将鱼虾冲入渔网。渔网底部较网口小,鱼虾进去就出不来。
对于非法捕捞人员而言,除了隔三差五查看网尾,将袋梢内的鱼虾取出,就不用再管渔网。但对于执法人员而言,要从江水里彻底取出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深水张网,必须在潮水刚涨,或涨潮快结束时行动。不然,渔政船随波晃动难以固定不说,如果船底挂住渔网,还容易出现危险。
上午11时不到,终于候到合适时机,执法人员赶紧抛下船锚,钩起浮标。令人意外的是:连续钩起三个浮标,下面都已没有渔网。
执法人员连续钩起三个浮标,下面都已没有渔网。 视频截图
“这就是真实的执法场景。”张学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就算他们提前看好,到了现场,仍然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这一次,最大可能,是非法捕捞人员不知为何,自己提前把网收了。
中午1时许,渔政执法船从长沙岛南港巡逻至北港。突然,两艘渔船闯入执法人员视线。
看到渔政船,其中一艘渔船加大马力,用最快速度逃走,另一艘正在作业的渔船,眼见着公安快艇就要追上了,无奈之下,便绕着浮标“S”型逶迤。
看到渔政船,非法作业渔船开始逃跑。 视频截图
“渔政船最大,公安快艇其次,渔船最小。所谓船小才好掉头,渔船这是在拖延时间,企图逃跑。”说话之余,张学义下令放下渔政船上备用的执法快艇,协助追逃。“执法快艇比渔船还小,跑起来快,这下肯定跑不掉。”
果然,半个多小时后,渔船在渔政执法人员和公安执法船的押送下归案。经过执法人员现场清点,渔船上有十来筐捕获的凤尾鱼等,其中,一条最大的长江鲈鱼,长74厘米。总计两三百斤。
收缴的鱼。视频截图
而就在追逃的同时,渔政船候到了潮汐,迅速从水里收缴非法捕捞深水张网。澎湃新闻记者看到,这张网,甚至连刚成型的小扣蟹都不放过,网兜里除了小凤尾鱼,还有零星塑料袋等白色垃圾。
判罚:打击违法捕捞已成常态
7月25日被追回来的非法捕捞“船老大”,在江面上,大家叫他“蔡头”。蔡头说,自己今年62岁,浙江舟山人,一辈子打渔为生。“是捞不到什么鱼,但是不打渔,能做什么呢?”蔡头反问。
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透露,长江口的非法捕捞,绝大多数是“蔡头”这样的外省市船舶和人员。他们进入本市水域流窜作业,管理难度很大。
在渔政船上,当得知自己的网具、捕捞上来的二三百斤鱼全部没收,还被罚款5000元时,“蔡头”一言不发,眼泪在眼眶打转。
“有时候,执法人员也同情他们,毕竟大部分人是为了生计。但法律就是法律,非法捕捞坚决要严厉打击。”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副处长田芝清说。
事实上,上海这几年对非法捕捞的打击力度,一年胜似一年,并将非法捕捞入刑。2017年7月27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就集中宣判3起长江非法捕捞案例。
被告人张某,在长江流域禁渔期期间,事先准备了深水网等工具,多次驾驶无证船舶在横沙1号丁坝长江北槽航道水域捕捞水产品并出售。法院当庭宣判张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
被告人胡某,多次捕捞长江刀鲚,价值共6136.85元。法院当庭宣判其拘役4个月,缓刑4个月。
被告人沈某,在2017年3月10日至4月10日长江流域禁渔期期间,四次驾驶承租船舶在崇明四滧港长江水域布设深水网捕捞水产品。法院当庭宣判沈某拘役5个月,缓刑5个月。
张学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禁捕的时候捕捞,用不正当的网具捕捞,船舶无证,特定水产品没有捕捞许可证的,都属于非法捕捞范围。非法捕捞一年四季都有,其中三四月份,长江刀鱼捕捞期间,对非法捕捞者利益诱惑最大。
所以,近年来,上海持续开展打击非法捕捞综合整治。2015年,全市统一行动清理取缔涉渔“三无”船舶7000余艘。今年长江禁渔期期间,上海共组织联合执法行动6次,开展了16个航次的专项执法行动,共查获、处罚各类非法捕捞案件46起,罚没款4万余元,没收、清除深水张网136顶、鳗苗网270顶、其他各类网具3000余顶。“打击非法捕捞已经成为常态。”张学义说道。
困局:长江口成汛鱼群仅四五种,不仅仅是因非法捕捞
“非法捕捞确实伤害长江生态资源,但渔民和长江所有子民一样,都是资源衰退的受害者。”唐文乔长年研究长江生态资源,在他的认知里,长江资源衰退,根源是各种人类活动对长江的影响。比如造纸厂、生活污水等,让原本清澈了几千年的河流变污;非法无序的渔业捕捞等。
唐文乔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长江口现在成渔汛的捕捞品种,只有鳗苗、刀鱼、凤尾鱼、蟹苗这几种。鲥鱼、银鱼等,要么绝迹,要么寥寥无几。这样的渔业资源,远低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其他一些品种,即便有数量也已经很少。
根据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统计,长江口渔民称得上“捕捞季”的,一年也只有长江刀鱼捕捞的两三个月。即便这样,这几年长江口的捕捞量,也不到20年前的1/20。
唐文乔称,按照农业部的要求,今后,长江流域有望逐步实现全面禁渔。“从生态资源来说,这是一个利好。直接降低捕捞强度,渔业资源才可能选择性的有所修复。”
不过他觉得,这种修复也是有限、有条件的,“绝迹了的就没有了。而像中华鲟,就算再怎么保护,也不可能恢复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的模样。”
另一方面,唐文乔也认为:“非法捕捞可恨,渔民也可怜。夫妻俩早上两三点出门,下午四五点回,捞不到东西啊,有些甚至连生计都不能维持。”
对此,上海市渔政监督管理处田芝清强调:“保护渔业资源,不仅仅是渔业渔政部门一家之事,也不仅仅是打击非法捕捞,甚至将捕捞行为完全禁止就能‘毕其功于一役’,更需要社会各界共同探讨,‘从自身做起’,共同参与和支持。”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江,渔业,非法捕捞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