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斩”军刀主人:逃过审判的大屠杀刽子手

吴京昴

2017-08-27 10: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8日上午,一名男子闯入台湾“总统府”后门,持刀砍伤一名守卫“宪兵”。而他行凶的凶器竟是一把从台湾军史馆里偷来的日本军刀,这把军刀上刻有“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在军史馆陈列时标注为“南京大屠杀军刀”。那么,这把军刀的主人究竟是谁,他真的在南京大屠杀时杀过107人吗?
南京大屠杀的血证
此次砍伤宪兵,并不是这把军刀在台湾首次“惹事”。1999年6月19日,一名就读景美女中的张姓女学生,被看管军史馆的台陆军二等兵郭庆和性侵并用此刀杀害。当年他被警方逮捕时,表示会犯下此案,是被武士刀的冤魂所指使。台湾坊间传言军史馆共有两把武士刀,到了晚上,其中一把会发出青光,另一把则会传出哀嚎声与脚步声,当年有说法称郭姓嫌疑人就是因被刀上的冤魂附身,才会闯下大祸,但台湾警方并未采纳。这次这把刀第二次伤人,又为其蒙上了更加神秘的色彩。
台湾“军史馆”藏的这把日军军刀
要了解这把刀的来历,首先要从这把刀是怎么来到台湾军史馆说起。这把日本军刀是日军的九四式军刀,这种军刀于昭和9年(1934年)定型列装日本陆军,全刀长67厘米,为日军军官标准佩刀。但是在军史馆展览的这把军刀并没有军官饰绪,所以仅凭外观不能判断这把刀的主人的军衔。这把刀的捐赠人是魏炳文将军的后人,魏炳文将军,毕业于黄埔一期,抗战时历任第28师参谋长、师长、46军参谋长、秦岭守备区司令,抗战胜利时任16军副军长。当时16军驻扎在河北定县,负责驻河北的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受降,在接收独立混成第1旅团的军马时,日军上交了10把军刀。其中就有这把刻有“南京之役杀107人”字样的军刀。魏炳文收藏了这把军刀并辗转带到台湾。
然而,日本右翼分子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中国人,对台湾军史馆保存的这把“杀107人”的军刀,试图“否认”。他们声称,从佩环来看,军史馆保存的是一把九八式军刀,在1938年(皇纪2598年)才定型,而不可能参加1937年发生的南京大屠杀。但实际上,1938年5月,昭和天皇裕仁颁布了《昭和十三年皇室令第六号・勅令第三百九十二号》,宣布日军停止使用明治维新以来装备的西式礼装,同时废除军刀的第二佩环(军刀称“佩鐶”,而天皇佩刀称“佩環”以示尊贵)。这个“第二佩环”本身就是在穿着礼装的时候才安装的。平时日军军官佩戴的军刀,也都是只装一个佩环的。除了取消了这个本身就可拆卸的“第二佩环”,九八式军刀与九四式军刀没有任何区别。将这个“第二佩环”摘掉,九四式军刀也就成了九八式军刀。
《昭和十三年皇室令第六号・勅令第三百九十二号》中关于军刀的穿着要求
摘掉第二佩环的九八式军刀,和九四式军刀没有任何区别
台湾“军史馆”藏的百人斩军刀上的铭文
日军确实有在自己武器上记录战绩的传统。所以在这把军刀的刀镡上——镡就是刀柄末端和刀身连接处的突起——刻上“南京の役杀107人”字样,显然就是军刀主人为了记录自己战绩而刻上去的。
根据军史馆的介绍,这把军刀的主人属于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根据笔者所掌握的《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史》记载,独立混成第1旅团于1939年组建,由当时复员回国的第109师团剩余部队以及独立机关枪第4大队编组而成。组建完成后由金泽的第九师管区负责补充兵员。其基层兵员均由日本富山、金泽、敦贺等县的士兵组成,但是高级军官则来自日本各地。
《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史》书影
《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史》中关于该部组建时的记录
有研究者根据该旅团和第9师团的补充兵员均来自金泽,推测这把刀的主人是来自第9师团的退伍老兵。然而,九四式军刀只配发给少尉以上的军官,也就是说这把刀的主人在1937年至少是一名日军少尉,不可能只是一名士兵。而独立混成第1旅团的军官又来自日本各地,这也为考证这把刀的主人带来了更大的难度。
逃脱审判的百人斩刽子手
笔者查阅《终战时帝国陆军全现役将校职务名鉴》,得到了独立混成第1旅团在向第16军投降时的所有日军军官名单,又通过查阅《南京战史资料集》中所有参加南京战役的日军军官名册,终于锁定了唯一一位参加过南京大屠杀,且日本投降时在独立混成第1旅团任职的日军军官——马见塚八藏。
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步兵第23联队军官名册,马见塚八藏为第11中队长
独立混成第1旅团独立步兵第72大队历任主官名册
根据笔者考证,马见塚八藏为日本鹿儿岛县人,生卒年月不详。1937年南京大屠杀时为日军大尉,担任第6师团步兵第23联队第11中队长。1938年初调走,后任职务不详。1944年1月15日就任独立混成第1旅团独立步兵第72大队大队长,时任日军少佐。1945年9月于河北定县投降,随后就地警备等待国军接收。1946年1月向第16军缴械,前往天津收容所,1946年5月回到日本鹿儿岛。
目前因为参与南京大屠杀被追究责任的日军百人斩刽子手有三个,分别是第16师团的向井敏明、野田毅和第6师团的田中军吉,其中向井敏明杀了106人,野田毅杀了105人,田中军吉更是杀了300人之多。然而这位马见塚八藏杀了107人,并将杀人记录刻在自己的军刀之上,却逃脱了审判,战后一直逍遥法外,在鹿儿岛得以终老。
军国主义青年的刽子手
虽然笔者尚未考证出马见塚八藏的生卒年月和完整履历,但是笔者通过查阅《二二六事件研究资料》依然可以勾勒出这位刽子手的人生轨迹。1935年,马见塚八藏即为步兵第23联队小队长,深受北一辉等人的军国主义思想熏陶。同年4月,他在第23联队的青年军官杂志《青云》上发表了题为《实施昭和维新与青年军官之奋起》的文章,文中大肆鼓吹军国主义,提出“现阶段日本青年军官的首要任务就是实施昭和维新,彻底把日本改造成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并呼吁日军所有青年军官迅速奋起,加入昭和维新的大军之中”。
虽然没能参加二二六兵变,但是马见塚八藏一贯是“昭和维新”的鼓吹者(影视剧照)
1936年2月26日,以一群青年军官为首的日军部队突然发动叛乱,刺杀了时任日本财政大臣高桥是清等日本政府要员。这些青年军官高喊“昭和维新”,意图彻底肃清政府内的元老,让军队全面接管日本政府。这次叛乱事件被称为“二二六事件”,事件爆发后虽然裕仁天皇下令镇压了这次叛乱,并下令严惩叛乱者,但是日本军部此后还是逐步把持了日本政府。很显然,这位“昭和青年”马见塚八藏参加了“二二六事件”的密谋,但是由于步兵第23联队驻日本北九州,他在1936年2月26日并没能参加在东京的一系列叛乱事件。他事后肯定受到了一系列牵连,马见塚八藏1937年晋升大尉军衔,但是到了1945年还只是升了一级到少佐,和他同期的日军军官大多已经官至大佐。这也是当年参加“二二六事件”的日军青年军官在军中地位一直不高的体现。
可以想象,这位一贯以“昭和维新男儿”自居,却因为皇道派失势,而在军中屡遭打压的日军中队长,在1937年8月随第6师团侵略中国时,内心对于中国是一种怎样的仇恨。然而就在他刚刚投入侵略战场不久,就遭到了中国军队的激烈抵抗。
1937年8月底,卫立煌率部驰援南口战场,指挥第14军在北平西郊突破日军阵地,一度威胁日军在北平的指挥部。步兵第23联队刚刚踏上中国的土地,就被派往门头沟、千军台附近同第14军展开激战。此次战斗日军第23联队损失惨重,付出了战死177人,战伤371人的代价,而马见塚八藏也在此次战斗中负伤,被送到第六师团野战医院休养。
11月初,第6师团从华北转战华东,在杭州湾登陆。不久后马见塚八藏伤愈归队,率部参加了南京战役,在12月12日的南京攻城战中,在雨花台、中华门附近同中国守军激烈战斗,突入南京城后又担任南京城西南城区的扫荡。
可以想见,这位出征前就是满脑子军国主义思想的青年,刚刚踏上中国土地就被中国军队击伤,在病院里躺了两个多月才恢复的军官。在攻入南京城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在用军刀一次又一次的砍下了中国人的头颅后,马见塚八藏这位刽子手的内心是怎样的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在南京大屠杀后,马见塚八藏在刀上刻下“南京の役杀107人”。足以说明马见塚对于此事甚是得意,认为如此“赫赫武勋”足以满足他之前的“昭和维新”之梦了。
南京沦陷后,日军第6师团在南京城内举行慰灵祭
1938年马见塚八藏调离第6师团,随后几年的任职情况和经历不详。然而日本投降之时,日军高级军官必须上缴军刀,已经成为大队长的马见塚八藏此时一定战战兢兢,生怕这把刀上的字被中国军队发现,然后自己作为战犯送上刑场。然而抗战胜利后的中国一片混乱,并没有任何人来逮捕他,就这样,一位百人斩的恶魔平安回到日本。
一位一心鼓吹日本军国主义,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刽子手终于浮出水面。今年正值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祭。这位在南京杀了107名中国人的恶魔虽然逃脱了战后军事法庭的审判,而且长期不为人知,然而天日昭昭,这位马见塚八藏也终究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参考文献:
[1] 富山聯隊史刊行会编:《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史》富山:非卖品,1986年。
[2] 松原庆治编:《终战时帝国陆军全现役将校职务名鉴》东京:战志刊行会,1985年。
[3] 都城歩兵第二十三联队战记编纂委员会:《都城步兵第二十三联队战记》都城:非卖品,1978年。
[4] 第六师团战史编纂班:《第六师团转战实话》第六师团战史编纂班,1940年。
[5] 下野一霍著:《南京作战之真相:熊本第六师团战记》东京:东京请报社,1965年。
[6] 偕行社编:《南京战史资料集》东京:偕行社,1989年
[7] 松本清张, 藤井康荣编:《二二六事件研究资料》东京:文艺春秋,1993年。
责任编辑:熊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大屠杀,军刀,二二六事件,抗日战争

相关推荐

评论(2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