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团跟着上交巡演奥地利,翻译家施小炜建议利用好乐团粉丝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发自奥地利格拉芬内格

2017-08-26 10: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继琉森音乐节、蒂罗尔厄尔音乐节之后,8月24日晚,上海交响乐团欧巡第三站,来到了奥地利格拉芬内格音乐节。
格拉芬内格音乐节距离“音乐之都”维也纳一小时车程,由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创建于2007年。
依托壮美的格拉芬内格城堡,音乐节的主要演出场地,是一座依草坪地势而建的露天云柱音乐台(Wolkenturm),几何立面的舞台造型充满未来主义气息。
演出现场
云柱音乐台共有1700个观众席,供购票观众就坐,而不想买票的乐迷,也可席地而坐,自带酒水和食物,享受音乐的美妙和自然的芬芳。
上交演出当晚,不管是观众席还是草坪,都坐满了观众。他们大都是从附近的城镇驱车而来,也有人不辞辛劳,从维也纳和德国、捷克赶来。
演出时,观众们席地而坐,自带酒水和食品
和着蝉鸣,头顶星月,观众们聆听着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六交响曲》,抬眼望去,月光掩映下的格拉芬内格城堡影影绰绰。
音乐会现场不仅有“洋粉丝”,还有20多位中国粉丝不远万里从上海一路追到了奥地利。
21位乐迷追来格拉芬内格音乐节
今年5月,上交对外发出了“奥地利交响梦旅”的招募。招募首日,15个席位即被“秒杀”,最后增开5席,仍然无法满足粉丝的热情,直到临行前候补名单还有长长的一摞名字。
“奥地利交响梦旅”以音乐为主题,导游特地安排了柏林艺术大学的博士。粉丝团除了观看上交在蒂罗尔厄尔音乐节、格拉芬内格音乐节的两场音乐会,还有机会和音乐总监余隆、部分上交演奏家互动并分享音乐。
上交音乐总监余隆、团长周平和21位乐迷合影
在萨尔茨堡,上交还组织粉丝团参观了莫扎特故居,以及布鲁克纳工作过的修道院。而在萨尔茨堡音乐节,粉丝团还听了巴伦博伊姆与阿格里奇的双钢琴音乐会,并巧遇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和夫人。
粉丝团里藏龙卧虎,专程从芝加哥直飞欧洲的朱毅,就是一位声乐工作者。
60多岁的他早年曾在上海广播电视艺术团学声乐,去美国后改了行,尽管不再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音乐却是自己一生最好的朋友。
朱毅说自己小时候是听着上交长大的,如今只要有机会回上海,他都会去听上交的音乐会。“芝加哥交响乐团也很棒,但我还是更喜欢上交,有种特殊的感情在里面。”此番在异国他乡为上交助威,他说,“上交的成长和祖国的成长是同步的,作为海外华人,我很骄傲。”
从事舞蹈服饰经营的贺莉群会在业余学习芭蕾,尤为喜欢芭蕾音乐,这次她也和丈夫一道,参加了粉丝团。
“我们常去剧场听音乐会,德奥我们也很喜欢,两个很喜欢的东西撞到一起,实在是很完美的搭配。”平时,贺莉群和家人都是通过国际卫星收看欧洲的森林音乐会,“这次有机会亲临,很梦幻。这是生活在大城市里的我们很难想象的,这样的音乐之旅比一般的旅行更有意义。”
演出前,观众们在草坪上酒宴
粉丝团里还有一位特殊观众,以翻译村上春树作品闻名的日本文学翻译家施小炜。
施小炜曾在东京听过好几次上交的音乐会,听朋友说了奥地利之行,他立马和太太报了名。
“我平时到欧洲旅行都是自由行,从不参加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活动,这次是音乐之旅,体验完全不一样。”施小炜笑说,自由行时,他都没有特别具体的旅行计划,这次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听音乐会。
施小炜是从《梁祝》开始听古典音乐的,有些曲子他会反复听,诸如贝多芬《第五钢琴协奏曲》、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他甚至可以从头背到尾。
受村上春树影响,他渐渐对爵士乐也产生了兴趣,“村上春树有三根支柱,古典乐、流行乐、爵士乐,爵士我以前不听,受他影响,翻译的时候我也会放一些他提到的曲子,还跑到日本去买相关的CD。”
有感于这趟音乐之旅,施小炜建议,上交不妨仿效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建一个类似的“小泽之友俱乐部”,“只要有小泽的演出,铁杆粉丝都会跑到世界各地去听、去助威,随时follow他们的动向。中国交响乐的发展离不开粉丝的支持,我们也可以好好利用。”
“音乐王国”奥地利之行结束,下一站,上交将亮相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续写双城友谊。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交响乐团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