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遇“脱欧”冲击,英高官访华竭力重树信心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实习生 董樱樱

2017-08-26 12: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脱欧谈判仍然焦灼,进展缓慢,下周即将进入第三轮谈判。进入“脱欧时间”以来,英国的不确定性正在加大,这对于中英关系会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英国外交国务大臣马克·菲尔德(Mark Field)的到访,似乎为外界的疑虑吃了一颗“定心丸”。
“英政府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坚持两国关系‘黄金时代’的大方向。”8月22日,菲尔德在与中国外长王毅的会谈中说。王毅也表示,今年是中英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45周年,也是中英关系“黄金时代”深入发展之年。
2017年8月22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应约会见英国外交国务大臣菲尔德。中国新闻网 图
在23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菲尔德还透露,“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初步计划于11月访华,具体时间我们还在和中方沟通。”菲尔德说,“特雷莎首相此行的目的,是继续加强在杭州和汉堡G20峰会上与习近平主席之间达成的共识。”
在持续不到半小时的采访中,“黄金时代”(Golden Era)这个词语,他就提及了十多次。
菲尔德是今年6月英国大选后首位访问中国的英国高级官员。除了中国,菲尔德在10天的亚洲之行中还到访中国香港、韩国、新加坡。在中国香港,菲尔德再次强调了英国对于“一国两制”的支持。
“黄金时代”成色仍足
6月的英国大选结果出乎意料,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未能如愿巩固执政地位,反而减少了13个议席,意外地失去了议会绝对多数党的地位,中英“黄金时代”也一并面临质疑。此前在上海举行的“纪念中英建交45周年学术研讨会”上,就有中国学者提出这个说法似乎已经过时。
更值得注意的是,7月底,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和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分别在南海问题上发表言论,声称英国两艘新建航母将进行所谓“航行自由”的航行,不会受制于中国而不去南海。此番言论也被认为是英国在该问题上向美国的靠拢。
而在被问及英方这些举动是否会影响正值“黄金时代”的中英关系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当时就指出,中方对开创中英关系“黄金时代”是有诚意的,“但是任何双边关系要发展得好,都需要双方相向而行。”
23日,菲尔德对澎湃新闻表示,“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未来听到很多次‘黄金时代’这一词语,甚至在特雷莎政府之后也是一样。”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21日在英国《旗帜晚报》上的刊文也证明了“黄金时代”的成色。刘晓明指出,“目前中国对英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180亿美元,投资领域涵盖基础设施、装备制造、高科技、新能源、金融服务等广泛领域。中国企业用实际行动为英国未来发展投下了信任票和支持票。”
“一带一路”倡议也正为中英“黄金时代”助力。菲尔德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英国希望在其中提供帮助,英国运用在承包服务,建筑领域,法律咨询等方面的专业知识,能在‘一带一路’发挥到重要的作用,互惠互利。”
实际上,这已经是英国正在极力尝试做的。菲尔德在接受采访时如数家珍般地向记者介绍他本人以及英国同中国的渊源,“我曾5次来到中国,英国最大的唐人街就在我自己的选区。”
近年来,中英企业的项目合作正在加快脚步,已经有47个项目配对成功。英国还在伦敦金融城成立专门的团队,研究中英基金资本合作可能性,并建立了基础设施学院,帮助中国公司和官员了解英国的投资流程并提供培训,协助中国推动高质量项目落地。
两个“时代”的相遇
1859年,英国作家狄更斯曾经在《双城记》中写过著名的一句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如今,中英“黄金时代”也遇到了颇具不确定性的“脱欧时代”。
刘晓明大使在文章中也引用了这句名言并指出,在脱欧这一历史性转变面前,英国是选择更加开放、拥抱全球,还是选择退回港湾、拉起吊桥,这不仅关系到英国未来,也引起英国合作伙伴的关注。
近期,英国媒体屡屡出现“中国投资威胁论”,一些人甚至担心“中国买断英国”,渲染中国投资威胁英国安全,甚至主张采取“贸易与投资保护主义”措施限制中国投资。
刘晓明指出,这种论调不仅站不住脚,也是有害的,“现在,外国投资者亟需的是英国政府信守开放承诺带来的信心和确定性,而不是收紧外资审查造成的疑虑和不确定性。”
菲尔德也对澎湃新闻表示,“我非常有信心,不管对于英国还是中国企业,都将会有一个平稳的过渡期,以确保在英国脱欧过程中贸易关系能顺利过渡。”
目前,中国正在遭受新一轮来自贸易与投资方面的挑战。18日,美国贸易代表依据《1974年贸易法》宣布对华启动301调查,之后一天,欧盟“三巨头”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又联名向欧盟委员会提议对中国收购外企的行为是否“带有政治动机”进行审查。
对于美国方面对华发起的贸易调查,中国商务部已明确表示强烈不满,认为美方行为“不负责任”,对中方的指责不客观。而在今年7月,中国外交部针对德国拟对欧盟外的企业收购行为强化审查时说,希望有关措施应注意避免受保护主义思潮的干扰。
尽管贸易保护主义正有抬头的趋势,然而在更大的层面,英国的选择似乎是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合作,菲尔德表示,“脱欧之后,英国计划优先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而且我们还要优先与之在市场准入方面合作。”
目前,由于脱欧及其带来的不确定性的影响,英国经济再次呈现出疲软的特征。据路透社24日报道,英国统计部门称2017年第二季度英国的经济增长仅为0.3%,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的最低水平。
上海欧洲学会会长徐明棋教授分析指出,“英国制造业占GDP比重在欧洲大国最低,因而与中国互补性高。英国希望中国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并与中国签订高水平的自贸协定。”
即便如此,按照欧盟《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在2019年3月完成脱欧谈判之前,英国无法与其他国家签署正式的贸易协定。而就目前来看,英国国内政局也仍然存在不稳定性因素,根据YouGov民调的一份最新数据显示,目前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支持率为35%,甚至要比特雷莎的支持率还要高1%。
菲尔德说,“目前来看,中英签署贸易协定还没有准确的时间表,但这并不会阻止我们两国的讨论进程。而且我有信心本届政府会持续4到5年时间。”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脱欧,“黄金时代”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