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重庆西安均积极争取西部金融中心,专家称可以不唯一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实习生 吴陈怡

2017-08-26 15: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世界向东,中国向西”的口号下,谁将成为“西部金融中心”成为一个区域间热门话题。
近日,成都官方明确提出,“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务西部、辐射全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澎湃新闻问政栏目8月23日对此进行了报道(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72178)。
澎湃新闻记者检索发现,成都、重庆和西安这三座中西部重镇,近年来都曾提出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类似说法。
近期,阿里巴巴将在西安设立西部中心,以及成都方面推出建设西部金融中心时间表的做法,让这一话题再度引起舆论关注。
不过,也有学者表示,考虑到融资的便利性,西部金融中心可以有多个。
成都:2022年建成西部金融中心
作为“川港澳合作周”系列活动一部分,成都市方面8月22日在香港举行“成都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专场活动”。
活动上,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作为主推介人,亲自向香港政商及金融界人士介绍成都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有关情况。
成都市金融工作局局长梁其洲则在活动中提出了成都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行动纲领,“到2022年,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务西部、辐射全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
梁其洲表示成都将在5个方面取得突破,包括:
1、打造新金融的先行区,围绕农村金融、科技金融、消费金融3大领域率先突破,打造3项全国单打冠军,着力构建完善的新型金融产业生态圈。2、打造具有重要影响力的财富管理基地。3、打造区域资本市场中心,打造2-3家千亿市值上市公司,打造中国西部直接融资渠道最丰富、资源配置效率最高、企业培育能力最强的区域性资本市场中心。4、打造中国西部的创投融资中心,到2022年,全市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规模达到2万亿元。5、打造西部重要的金融结算中心,把成都打造成为西部地区金融结算规模最大,国际化程度和结算便捷度最高的西部金融结算中心。
成都打造“金融梦工场”。
此外,成都还在将重点打造6大金融工程,包括:
1、金融组织体系培育工程,积极引进稀缺金融牌照,鼓励境内外知名机构来蓉设立中国总部。2、打造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工程。3、打造西部创业投资基地打造工程。4、打造金融科技孵化工程,成都支持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慧、区块链等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合规应用,鼓励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深度融合,吸引聚集一批国内外领先的金融科技企业,正在研究设立金融科技的产业投资基金。5、金融服务供给侧改革工程,引导金融机构资源向产业转型升级倾斜,成都将推动发展绿色金融。6、普惠金融推广工程。
实际上,在此前举行的2016央视财经论坛暨中国上市公司峰会区域论坛上,四川省层面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建成以成都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格局的计划已对外公布。
2016年12月,四川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四川省金融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回答了外界关注的四川金融行业具体发展指标、实现路径、保障措施等关键问题。
到2020年末,四川省将基本建成以成都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这是上述《规划》提出的核心目标。值得关注的是,《规划》明确了到“十三五”末,四川金融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10%左右,社会融资规模存量较“十二五”末增加60%等系列核心发展指标。
“目前四川金融业总资产达8万亿元,居西部第一,金融机构数量同样是西部第一,四川已经具备了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一些条件,细化目标做出特色,才能成为辐射周边的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球在接受《四川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在参与起草《规划》的人民银行成都分行金融研究处秦丽看来,《规划》提出构建以成都为中心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格局,但并不意味着西部金融中心建设的任务只在成都,应该是以成都为首位城市,依托省内各个市州共同发力,西部金融中心服务实体经济、辐射周边的目标才能实现。
今年4月以来,成都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全面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5月,《成都金融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出炉,提出“到2020年底全市金融业增加值要达到2200亿元以上,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12%以上”的发展目标。
加上此次在有国际金融中心美誉的香港提出了具体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行动纲领,成都对于“西部金融中心”的目标志在必得。
重庆、西安均曾提出西部金融中心构想,学者称中心可以不唯一
不过,距离成都两百多公里外的重庆,也提出了区域金融中心的定位。
国内知名金融媒体《上海证券报》曾在2016年8月刊发文章《重庆:中西部金融中心框架成型》,对重庆在金融领域的优势予以介绍。
重庆市金融办副主任曹子玮告诉上证报记者,重庆提出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此前长江上游金融中心概念的延伸和拓展,后者的定位是差异化和特色化。相较于上海的国际化,重庆立足于内陆地区的功能性。
除去成都与重庆的“双城记”,另一座西部重镇西安市也表达了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的想法。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2009年6月,国务院批准了《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根据这个规划,西安市的浐灞金融商务区将为构建西北区金融中心发挥核心作用,进而成长为西部经济与金融发展的增长极。
虽然较重庆和成都,西安金融业整体规模还无法企及,但近年来金融业发展势头迅猛。《每日经济新闻》2016年11月的一篇报道提到,西安金融业增加值三年平均增速达到23.45%,在西部地区乃至全国都是最快增长。
而最近的一条消息也让西安在争取“西部金融中心”的道路上平添了几分底气。
据新华社消息,8月20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在西安市建设阿里巴巴西北总部。“作为西北龙头,西安是阿里巴巴发展布局中不可缺失的板块。”马云称。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此前在《每日经济新闻》接受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发展态势看,西部金融中心很有可能不是唯一的。
张建平认为,金融中心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规模和水平的产物,它的形成,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路径。一般而言,不同地区发展情况不同,因此拥有不同的金融优势。
张建平指出,成都在金融机构总部数量、国际化水平,以及国内中西部的辐射等优势已显现。但重庆近两年的经济增长在全国领先,其基建大为改善,新一轮产业聚集速度飞快,服务实业的资本集聚程度高,将来也有可能朝着区域金融中心的方向发展。西安,则更多着眼于新一轮高附加值、高科技的产业集聚,资本和技术密集型的产业集聚程度较高,基于经济规模和产业规模,会带来金融服务的扩大。
同时,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研究员、上海经济学会理事黄少卿8月25日晚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融资的便利性,西部金融中心可以有多个,但其最终的形成有自然规律,主要依赖于各城市提供金融服务的能力,包括经济力量、人才支撑等因素。
此外,黄少卿还认为,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电子交易更加普及,现代经济效益受地域的影响日益减少,一味追求多个西部金融中心,或者一味脱离实际的竞争都可能引发资源浪费等不利结果。同时国家对此也应积极引导,增强规划。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融中心

相关推荐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